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e书小说 -> 玄幻魔法 -> (快穿)只要他说喜欢我

正文 电竞(四):薯片黄瓜芒果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司昉走得极快,白花花的背,乌黑的头发,结实的线条,盛世美颜,光芒万丈。www.83kxs.com

    进入基地的大厅,很浓重的男性荷尔蒙气息夹杂汗液的味道。

    恍若置身巨大的养鸭场。

    鲜活的男性肉体,光着上半身,裤子脱一半,喊着:“鸡巴都热湿了……”

    尔后,终于看到大厅站着的人,不高不矮,黑得一匹。不再出声,敛眉垂眸穿好衣服,淡定无比地坐到训练区的机子前,开机戴耳机。

    不愧是一流职业战队的心理素质!

    “我们先进行考核。”伍教练说。他对童颜的初印象还不错,打扮朴素,见到一堆弱智儿的香艳画面,没有惊乱失态。

    站得也直,就是眼神看起来……

    有点呆。

    “用厨房里的食物做一道小点心,十五分钟,OK吗?”

    他提出要求:“你的口罩可以摘下来?”

    “我怕吓到您。”她吞吞吐吐起来,“我发了些痘痘。”

    伍教练无所谓地摆手:“没关系,队里不缺好看的。”

    童颜不再犹豫,抬起手,摘下口罩。

    伍教练看后,先前的从容瞬间龟裂。走近,帮她重新戴上。

    “教练,我先去做菜?”

    伍教练回神,应了声:“往前走就是了。”

    她把包先放到沙发上,走出去几步路,又噔噔噔跑回来,认真又小心地问:“教练,我的脸会给您的食欲带来不好的影响,从而降低我的考核通过率吗?”

    怪有意思的小孩。

    他喝了口菊花枸杞茶,给她看手机倒计时:“你还有十四分钟。”

    她瞪大眼,一咕噜滚进厨房。

    打开冰箱,里面是一排排整齐插着的黄瓜。底下两只芒果,一只烂了一半。旁边架上有酸奶丶沙拉酱和国民女神老干妈。冷藏层里,躺着保鲜膜包着的六只大虾。

    “虾子很好做,煮熟沾老干妈就是人间极品。”

    说话那人,嘴里“咔咔咔”嚼着薯片,顺手拿过她取出的老干妈,拧开瓶盖,沾上薯片,塞入嘴内,一气呵成。

    司昉感到她视线的炙热。歪了歪脑袋,不解。

    就听她问:“现在你是在厨房吧?”

    怪问题,他嗯哼一声。

    “薯片也在厨房吧?”

    “是可以这么说。”

    “能给我吗?”

    他垂眸看向她神来的手,怪怪的。这是他长这么大屈指可数的,别人想从她手里拿过他正在吃的食物。

    “我用来做吃的,可以吗?”

    他有些意外地看她一眼,递过来,“那加油。”

    是上天派来拯救她的天使来的吧?

    然后,肉眼可见他的耳廓,红彤彤的,顺着耳垂,蔓延上他修长脖颈。

    她慌忙转身,想着自己刚刚看薯片的眼神,是不是太热情如火?摇摇头,她来到灶台边,一瞬屏息,拉下口罩,仰面吐出口气。目光一凛,周遭气场已和先前截然不同。

    司昉靠着厨房门,揉揉眼,慢悠悠地打个嗝。从兜里掏出口香糖,塞到嘴里,缓解嘴里的味道,飘然地回到训练区。

    手机倒计时跳完,童颜刚好端着餐盘出来。伍教练把茶几上的纸和本子推开,给她腾出放置的位子。

    清新的颜色,一块块嫩黄的薯片,像一寸寸土壤孕育出美妙颜色的花朵,绽放在他的眼前。橙黄的芒果,粉白的虾仁,翠绿的黄瓜,白色的沙拉酱。餐盘上还摆着小杯的……

    “酸奶?”他端起,问。

    “是的,可以沾着酸奶吃,另一种酸甜的口感。”她笑着说,“这道点心叫薯片黄瓜芒果虾。黄瓜丶芒果丶大虾切丁拌上沙拉酱,铺在薯片上,最上面是只加过少许盐的大虾。”

    不得不说,小资优雅的点心,有蛋白质和果蔬,很合他的口味。

    他放入第二块,满口酥脆,薯片的油腻之感被黄瓜和芒果驱除得很好。虾肉煮得刚好Q弹不酥烂,沾上酸奶,甜度恰好。吃完甜的,便想吃咸的。他在她眼皮下,吃下一块又一块。

    没有直接给她通过,而是问:“为什么想到做这道?”

    “因为想要您能让我通过。”

    她说得直接,他吃得动作一顿,“哦?”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我搜集您的个人食物喜好,从您的个人微博一堆有的没的博文中,找到您有转发过一家很小资的创意料理店。食物风格偏小众,每天限定接待,餐品外貌清新漂亮。您转发的内容是“抽我吧抽我吧抽我吧”乘以十,最后以啊啊啊这种少女心咆哮方式加个颜文字表情结尾。我想您真的很喜欢这种料理,有酸奶有沙拉酱有水果。而这道小食并不是我的创意,我只是稍稍改良。”

    伍教练不说话,看向她,她的眼睛像两颗黑珍珠,没有逃避地回视着他。

    这小孩……

    “我记得厨房没有薯片吧?”

    不仅不会有,基地内是明令禁止垃圾零食的。

    “我还看到您有种植有机瓜果,最多的是黄瓜。MW队员的健康饮食您很关心,我看到您微博早前有许多健康营养食谱和制作视频,我想您是把他们当孩子一样宠爱,想要给他们做出能好好吃下去的美味营养食物吧?”她说得情绪高昂,发自肺腑:“像您这样的良心教练已经很少了,身兼教练丶经理还要当营养师,默默付出着。”

    这小孩……

    果然和那群没良心的智障儿不一样。

    “不过,长期压迫不能吃零食什么的,很容易造成队员的情绪问题。适当吃点零食还是没有问题的,配合上蔬果和蛋白质,吃得开心也有营养。”

    他板着脸,心里却想笑,“薯片哪儿来的?”

    面前瘦巴巴的女生,眼神闪躲,“我厨房捡的。”

    她可不能出卖人呐!

    伍教练暗想:很好,还没进队就懂得袒护包庇队友了。

    “还记得转发微博是在第几页?”

    她一愣,就见伍教练把自己的手机,递过来,她摊开手,接过。

    “把那条微博删除就可以通过了。”

    他起身,说:“删完过来进行SOLO考核。”

    伍教练进入训练区,脸色挺难看。万宝龙看向旁边的司昉,后者红着眼,趁着匹配间隙玩着抡锤子。游戏是一个男人坐在罐子里,抡锤子爬山,看似简单实则变态至极。据说游戏制作者的初衷就是用来折磨人。

    变态的游戏当然只有变态会玩,司昉玩这个很在行。不过,现在,这个锤子男人一直出师不利,连续嘿嘿嘿地摔下来,而司昉光是嘿嘿嘿地按鼠标,就颇为气喘,脸涨得微红。

    此刻,伍教练走到他身后,冷峻的脸,严肃地板着,看他玩锤子男人。

    伍教练:“准备SOLO。”

    司昉:“和谁?”

    “新来的小孩。”

    “小孩?”

    伍教练:“前SW的小孩阿姨。”

    锤子男人再次滚回山脚。

    童颜按照教练所说,开机输入他提供的账号。战队里其他人倒水路过得多起来,她遭受四面八方的打量,说不紧张是假的。伍教练站在她后面,其他人只能缩到司昉边上观看。

    SOLO赛的规则,双方在选人确定后才能看见对方选得是哪个英雄。进入游戏后,推掉敌方一座防御塔丶击杀敌方以及补兵数到达100,满足其中一个条件,就能获得比赛的胜利。通常会选择后两种方式取得胜利。

    实力悬殊的对抗,谁都没觉得司昉会认真。就想着他会玩哪个英雄,放水得不太明显。谁知,他秒锁发条魔灵,极其擅长的远攻法师英雄。他们都用一种“你他妈欺负人吧?”“你疯了吧?饭不要吃了?”“你是准备走什么骚套路?”

    而对方童颜的选择英雄也呈现屏幕,是刺客战士型近战英雄:潘森?!

    “我艹……”

    带着点燃和虚弱的潘森,带着屏障和虚弱的发条?禁不住朝后面被教练挡住大半的童颜看去,这他妈的不就是选择认真硬钢吗?小阿姨凶得一匹啊!

    伍教练看她专注的神色,不像手滑,那就是有套路?她带着血瓶和吸血剑出门,看起来是玩过潘森SOLO的,这就很有意思了。

    第六天魔王笔趣阁

    相较于远攻的发条,潘森补兵被消耗得有些多。到达六级,相差十多刀。发条回家补给,装备栏是两块血石和两个回蓝戒指。符合他一贯的出装,稳得惨绝人寰。而潘森在回家后,直接掏出吸血弯刀,就……

    相当狂躁啊。

    印证他们的猜想,童颜的潘森释放大招,一屁股坐在发条脸上,给发条点燃,发条不慌不忙地套上护盾。

    “伤害不够,十六手里还捏着虚弱技能没用。”

    “发条66个兵,慢慢压线就好。”

    就在他们以为司昉会用补兵数量取得胜利的时候,他操作发条释放大招,即便童颜反手一个虚弱,还是被打掉一半血。

    幸好有吸血弯刀,她慢慢靠补小兵回血,没有回家,把兵线继续往前推。

    伍教练眯起眼,片刻后,在记录本上飞速写着什么。

    屏幕上的发条补兵数已经到达83,这是最后一波线的机会。

    童颜推完这一波线直接回城,看着潘森绿油油地回着血,汗湿的手往裤管上擦了擦。屏息再吐纳而出。

    伍教练顾不上嫌弃自己裤子上的汗渍,便见她再次释放大招。

    潘森的菊花压上发条的脸,挂上点燃,技能清空敌方小兵。司昉反手给她套上虚弱,她带着己方小兵压到他塔下,没有回旋的余地,输赢在此一举!

    司昉的眼睛更红,敲击键盘,技能打到她,潘森进入塔的攻击范围。

    塔的伤害丢在潘森身上,塔前己方小兵对发条制造伤害。

    潘森和发条都只挂着一点血!

    最后一刻,塔的攻击朝她袭来,司昉对她平A,她丢出冷却好的Q技能。

    所有人不敢眨眼,生怕错过这零点零几秒。

    她的椅子被后面的伍教练压着往前推了推。

    所有人倒抽一口凉气,屏幕上——

    厚重的披风,破旧的头盔,手持铁盾,紧握长枪的战争之王潘森挂着最后一丝血,高高地矗立在发条魔灵奥利安娜的尸体上。

    “啪——!”

    激动得难以克制,鼠标被她不自觉地摔出去。

    “刚加入MW就毁坏公物,扣工资。”

    伍教练收起笔,捡起地上的鼠标,放到桌上。

    她怔怔地握拳撑着桌边,莫名想哭是为什么呢?很怕真的哭出来,她侧过头,恰尔对上围观队员间隙内,转过椅子的司昉,眼镜又是不好好戴的戴法,一双桃花眼熏熏然的,无辜地对骂他傻了的队友笑着。

    对上她投来的视线,一愣,嘴角弯起,无声地说:“恭喜啊,小阿姨。”

    “钱队会和你讲战队的一些事项。”

    伍教练叫来钱队,对她说:“明天起正式入队,今天的话先熟悉下。”

    钱队走过来,看向她,一通打量,她脑子里还在回放先前的SOLO。

    “我们战队平时训练比较军事化,每日早晨八点统一起床吃早点,通常就是面包煮鸡蛋什么的,九点会三公里跑步,之后会是上午的游戏训练,中午午餐……”他说着转了下她的椅子,“你起来,带你去厨房,你看下需要备些什么,以后午餐和晚餐需要你准备。”

    她起身,跟在他后头,听他说:

    “晚上十点后不能喝水,十一点半统一排尿,十二点睡觉,没有特殊情况尽量不要离开房间。”

    脸撞上他的背,钱队转过身,问:“我说什么,你听到吗?”

    童颜摸摸鼻子,视线却飘到司昉那边,她好像发现先前PK的问题所在。

    木讷地回道:

    “十点后不能排水,十一点半统一喝尿。”

    “噗——”

    队员们憋笑憋得很痛苦,她浑然未觉,继续回答着前一个问题:“十二点不要离开房间……”

    “因为会有怪东西。”

    下路辅助萝莉仔正好在边上,抬起头,阴测测地告诉她:“会看到不干净的东西,你以后就会知道,比如有东西会莫名其妙消失啊……”萝莉仔长得很嫩,实则是队里年龄最大的,负责指挥,“之类的。”

    童颜:“因为很多基地都建在郊区,所以古怪灵异事情就很多吗?比如荒芜之地下面曾经是乱葬岗,我们脚踩着着或许是古时候含着怨恨而死之人的尸骨,他们可能遭受过残忍刑法,尸骨不全,饱含怨气夜里做梦的时候托梦给我们。”

    她的语速很快,带着一股子认真劲头。

    钱队撑着额头,蹙眉:“迷信……”

    萝莉仔:“鬼压床也不是不可能啊,更何况我们这边……的确很古怪。”

    “我是觉得,我们没有做过不好的事,就不用畏惧他们。当然,类似钱队不相信鬼怪之说的,大多是因为没有遇见过,真是非常幸运的人!不过我倒是相信见鬼之说,人在气压很低的时候,很容易把磁场切到和鬼怪同步,容易见到鬼。生病时候遇见鬼的例子,的确屡见不鲜呢!”

    钱队难掩无语,“所以到底为什么要说这种鬼不鬼的?”

    童颜:“因为我看萝莉仔很感兴趣,想依靠这个话题,和他能够熟悉起来,成为朋友。”

    听得两人总觉得哪里不对,哪里不对呢?哪里都不对吧!

    哪有人会把话这么不拐弯地说出来,太奇怪了吧?!

    “这真的是垃圾桶捡来的小阿姨吗?”

    萝莉仔椅子推近,被钱队一脚踹回去,还旋转个圈。

    钱队带着她往厨房去,走廊上,离开训练区队员们目之所及处,她的背上一疼,后背抵着墙,生疼,推着他的人,单手撑在她的脸侧,眼神阴鸷。

    “司昉喊来的替补阿姨。”

    他另一手抚上她的口罩,心里讶异,比如,她没有丝毫慌乱,更别提什么娇羞扭捏。

    “几个月前的常规赛最后一场,他吃到你做的东西,就提出要你进队。除了做饭,还有哪点迷住他啊……”他离得越来越近,掐紧她的下巴。

    就在要扯下她口罩那一刻,她……

    “啊!”

    叫得脆响,接着说:“他最后的补兵数量是九十九,只要再补一个小兵就会赢我,可是,他在最后时刻,选择A我,而并非是A被塔打到一下的小兵,实在是……”

    放水得明目张胆吗?

    “你这个演员!放水放得当我们瞎啊!”万宝龙抱怨道,“我以前和你PK怎么没享受过这种福利啊!”

    “不要争风吃醋。”司昉揉揉酸涩的眼,好热啊……“蒙森说,战争重要的是求取政治上的成果,而不是军事上的成功。”

    “你果然还是放水想让小阿姨通过考核是不是?”

    “我刚开始是这么想的。”司昉颓颓地一躺,“可我忍不了,她的潘森一次次给我吃屁股。”

    万宝龙是不信的,“你告诉我,头顶的99补兵是瞎子才看不见吧?”

    “龙龙。”

    他无比真诚:“我真的眼花。”说得脸都涨红,他不信的话,简直不是人!

    “实在是迷醉啊。”

    童颜说完,看向他,脖颈伸长,仿佛多在理似得。

    “是司昉大神喊我来战队的话,一定是因为我做得食物他很喜欢。也就是说,是我的做菜实力打动他。其他优势,我想我以后会努力!至于你说的迷人点,我想你在这方面和他一样,眼神很迷醉。”

    她在他来不及反应下,一把扯下口罩,看向他。他扫到她的下巴,一动不动。她从他的怀里钻出,他还是撑着墙面的僵硬姿势。

    “我没什么长相优势的,甚至最近发痘痘还挺恶心。”

    她没有情绪地说着,又笑了笑,“我带来酸梅小番茄,我去拿来分给大家吃吧?”

    一溜烟跑去厨房。

    “怪人……”

    童颜打开冰箱,在最底层找到她的酸梅小番茄。此刻,它们只有三四颗,孤零零躺在白葡萄酒见底的瓶罐里。

    “比如有东西会莫名其妙消失啊……”

    萝莉仔的话回荡她耳边。

    洗手间——

    司昉用冷水洗把脸,撑着洗手台,脸上的红褪去些,眼神还是很迷,半天又打个酒嗝。

    ###

    司昉:补兵全靠本能,醉得压根看不见最后一个小兵啊~(?_?)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