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e书小说 -> 玄幻魔法 -> (快穿)只要他说喜欢我

正文 街舞男神是胸控(二十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滕菲的手机被经纪人一直在CALL,她整个人很烦躁。骆邱是怎么回事?当年那个随便她玩弄的小玩具,竟然公然发这种微博打她脸?更奇怪的是,这个节目里的很多街舞选手都点赞转发了他的这条微博,标榜着……

    【街舞人背地里是你不了解的付出!】

    所以,不是明摆着说她在节目中说的话都是乱说的吗?这些人谁给他们的勇气这么不给她面子?再看看自己微博底下的留言,全是她比赛里的视频截图,而且P得一张比一张丑,这根本不是她!

    局面难以控制,她只得不甘地听经纪人的关微博评。

    接起电话,她就骂道:“你看到微博上那些人把我说成什么样了?公司的公关是死人?”

    经纪人深吸一口气,在给她打电话她一直不接的半个多小时里,早就把她骂了个遍,真的是蠢货!以前就说滕菲这个人脑子不灵光,成天整些幺蛾子的事情!本来就是个过气女艺人,还天天装得跟一线一样!背地里都不练舞的,还能跳舞?好不容易借着街舞选秀热度,给她这个嘉宾资源,她随便卖个笑说两句都不会,全程在那里装什么?现在好了,没事点个赞,被人喷得体无完肤,还以为自己很有道理?

    他深吸口气,“你现在发条微博,就说,我对选手不够了解,才会产生如此大的误会……”

    “滚!”滕菲听也不要听,“你叫我道歉?我是叫你找公关,帮我把那些人都压下去!”

    “拿什么压?”你有新作品?还是你那个在国外又新搞上的三流小帅哥?

    经纪人也不跟她多废话,胸大无脑,多听一句,脑垂体都会和她的假胸一样,无药可救!

    “我只是和你说一声,现在我会直接上你微博,发道歉函。”

    但是风向这么明,肯定是有人背后做手脚,怪得很,滕菲是又得罪了什么人?

    相较于滕菲的不好受,简茉倒是得以喘息一会儿。先前还在说她心机婊,金酸梅奖候选人的网友们,纷纷跑去怼滕菲了,她倒是巴不得滕菲被怼得厉害些,能够遗忘她。她悄悄删掉先前发的微博。

    点进骆邱的微博主页,只有一条微博,还是为童颜发声的!没有话,只有一个视频链接,却被上千万的人看过!他的微博没有关注人,她却还在关注着他。她只能告诉自己,他谁都不会关注。他帮童颜发声,只是因为他们都是跳地板舞的,是一个街舞圈。

    可是,她的心还是很痛,她想到重生前没人理自己,不屑与自己说话的绝望,那时候没有人来帮助她,嫌弃她穷,嫌弃她胖,嫌弃她丑!现在,童颜就是被网上随便骂骂,就有这么多人维护她,凭什么?!凭什么?!

    她喜欢的,她想要的,为什么都跑到她那儿去?!

    她的努力没人看见,童颜就练个舞都要被吹捧上天?!

    不公平!一点都不公平!

    被她说上天的童颜,正揣着手机,看着天上的大月亮。

    现在是六月一日的凌晨一点半。是骆邱生日开始的一个半小时。骆邱是不是会等她的生日祝福?要不要发个消息给他?还是直接打电话?

    她蹲下身,捧着脸,为什么知道自己被他这么护着就……更害羞了,小鹿乱撞……比起他们做爱的时候,反而有过之而无不及。她觉得自己像个水表,快要爆表了!

    终于,她鼓起勇气给骆邱打去电话。

    还想着趁没接的时候,酝酿下,他竟然——

    秒接!

    “喂。”

    额……既然是生日,那就气氛活络些?

    “嘿,;  UP,生日快乐!”

    说完,他们都沉默了。

    天……她可以挠个洞钻进去吗?好傻啊……她的酷GIRL形象荡然无存!

    过了会儿,他“嗤嗤”笑了起来,她能想象他抖着肩笑到抽搐的傻子样!

    “你是第一个。”他说。

    “哎?”是说生日祝福?不是吧……“没想到你人缘这么差啊!”

    真是个小可怜。

    被她唤作小可怜的家伙,满脸黑线,他发现,童颜的智商越来越低了,是不是和苏可可待久了……

    “你有什么想要的吗?”

    “你。”

    “想要什么礼物?”

    “你。”

    “有什么节目安排?”

    “操你。”

    “再见了!”

    “别。”他说,“你……陪我?”

    她也想陪他啊,可是苏可可也要过生日,“可可也是今天办生日,我们要去庆祝,所以……”

    “好。”

    “嘟嘟嘟嘟嘟——”

    靠,他竟然就把电话挂了?亏她还想着怎么好好感谢他在微博上帮她说话,亏她前面还被他一晚上陪着她练舞感动流泪,他——

    是不是生气了呀?

    他好像特别喜欢她哎?喜欢的人不陪自己过生日好像是很失落的事?可是她也不能重色轻友吧,如果可可能和骆邱共存就好了,他们两见了面就和斗鸡似的……

    “咔嚓”

    阳台门被推开,苏可可揉揉眼,看着她,再揉揉蹲着的她的脑袋,“今夜无需你放风,早点歇息吧,来福。”

    骆邱挂完电话,隋宇的电话就马不停蹄地进来,他终于接起,隋宇的大嗓门就跟放鞭炮似的:

    “祝我骆骆哥,人旺财旺桃花旺,鸟旺肾旺鸡巴旺!生日快乐!”

    骆邱觉得他说这段祝福语的时候,压根没考虑过他的两条狗腿。

    隋宇:“卧槽,我这焦灼的等待,我真以为我和你不是一个时代,我是在打电报吧?我咋一直联系不上你呢?我掐着秒表准备零点给远在异国他乡的好兄弟来一波温暖,咋就是赶不上呢?”

    “因为童颜是第一个。”别的电话他都没接,童颜可不是第一个给他祝福的吗?他就喜欢她做他的第一。

    “等等,我消化一下。”隋宇自言自语一会儿,总结道,“你给童颜发微博,她知道?然后你俩又搞上了?”

    “她不知道。”她干嘛要知道?看微博上那些乌烟瘴气的东西,还是不知道得好,反正他都会把那些家伙压下去。

    隋宇觉得他对骆邱一贯的定位,产生了极大偏差,他还没怎么喜欢童颜,所以没什么失去所爱的剜心之痛,“没想到,你竟是默默付出的人物,小宇甘拜下风!今儿你下午回国,我已经给安排好节目了,我们去K歌啊,包厢我都订好了!我的童颜小姐姐也会来?”啧,有点糟糕啊……他还喊了班长简茉呢。这她俩一副水火不容的架势,会不会撕起来?

    “她不来。”

    哪壶不开提哪壶,真是兄弟就是拿来往胸口插刀子的。

    “那真是太好了!”隋宇脱口而出,耳边瞬间

    穿越之惑情美杜莎吧

    充斥“嘟嘟嘟嘟”。

    “还不睡?”气质极佳的中年女人推门而入,手里端着一杯刚刚热过的牛奶,“真的非要今天就回去?”

    骆邱伸手接过,喝了口,抿唇,他还是有期待……他觉得他回去了,或许她会给他惊喜呢?就算没有,他也想看看她。

    “喜欢就去吧……”她说,“别的事,都有妈妈在。”

    “没有什么事能伤害你们。”

    她一直知道自己不是一个好母亲,她一直知道自己的儿子和自己并不亲近。但她没想到,他那天,给她打电话,竟然会是那般的语气。

    他说:

    “妈,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可以吗?”

    她该说什么?她没想过他们会生疏得……这么公式化。

    她干巴巴地告诉他,“好。”

    他仍然整个人很紧张,声音皱巴巴,大风大雨的天,的确是很冷的,他到底有没有好好多穿衣服呢?她都不知道,他一直一个人过着,她都快以为是理所当然的事,她竟以为他和自己一样喜欢自由。

    看着他陌生地长大,没有在他该撒娇承欢的时候,给过他作为一个孩子的权利。她觉得可悲,母子情,是天生的,但后天没有经营,她得到只是一个无法和她说心里话的儿子。

    “我在节目录制的场地,一直在,在这里等。”

    苏可可和童颜一觉睡到下午,两个懒散的女生在梳妆镜前化妆打扮穿衣,最后整得人模人样地出门。司机王叔来接她们的时候,笑容慈祥:

    “大仙女,二仙女好,请上车!”

    童颜和苏可可互看一眼,竟有种自己要上南瓜车去赴一场人间最帅王子舞会的错觉。

    “你家司机真会做人。”

    苏可可得意,瞅着童颜这一身,还真是怎么看都看不够!她挽着她的手,比以往更紧,生怕她跑了似的。

    “今天你得陪我,我可不许你离开我的视线!”

    苏可可撒娇地在她肩上蹭了蹭。

    骆邱下机就被隋宇和江煜接了去。到KTV,都是班里关系比较好的。他找个最边上的位置,坐下,开始刷手机。

    江煜坐到他边上,把之前准备好的礼物递给他,“老规矩。”

    骆邱伸手接过,看都不看扔到旁边。

    “啧,你这样我要伤心啊。”

    骆邱白了他一眼,“所以,你送礼物可以有品些?”

    江煜拿了两罐啤酒,递给他一罐,“喝?”

    骆邱犹豫,他喝完酒很容易……出事。

    “慌什么?挂了就把你扛回去。”

    骆邱伸手接过,和他碰了碰,他说,“生日快乐啊,兄弟。”

    耳边是班里几个男生在那里唱《追梦赤子心》,勾肩搭背,打来打去,追来追去,吼来吼去。骆邱发现,每个人看起来都比他更像在过生日。

    一口喝了小半罐,江煜见了,挑眉,“喜欢的女生不来陪你过生日,的确有点命苦。”

    骆邱笑,“你又要说简茉?没事把我们凑在一块儿……”他一喝酒就爱说心里话,搭上他的肩,“有时候,真他妈地想揍你……”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江煜慢条斯理地喝了口,“恐大胸这种事,既然碰上个不那么想吐的,试试也是没错的。你看,你试了试和简茉同学相处,不就发现……”

    “还是童颜那种小小的最可爱。”

    骆邱喝掉第二罐,整个人感觉都快上天了,轻飘飘的,他软趴趴地靠在江煜肩上,打着嗝,“嗝……完全不想吐……就想……就想……”

    完全听不下去!

    江煜往旁边挪了挪,他的脑袋就往他身上继续靠,他作势要抬脚,骆邱就往回倒。可以说幼稚装醉得相当可爱了!

    江煜:“苏可可也今天过生日,你说巧不巧,“她们”也在这边K歌。”

    骆邱眯起的眼,睁开些,仿佛先前醉得东倒西歪的人,被瞬间浇了盆冷水。

    江煜语重心长地拍了拍他的手,“骆仔,你先这里玩着,我去看看她们。”他说完,站起身,骆邱拽着他的衣摆,蹙眉,“走了就别回来!”

    江煜转过身,扯掉他的手,轻笑,“放心,我会——”

    “没说完温柔——只剩离歌——!!!”

    傻逼正在引吭高歌,他只能眼睁睁开着江煜嘴巴一张一合,却根本听不清。然后,没把他话放在心上地往外走了。他站起身,江煜推开门,门外恰好站着简茉和蒋雯雯。

    简茉来之前去摄影棚网拍,此刻,还穿着那家潮牌店的新款衣服,粉色加荧光白的运动短款上衣,下身是荧光白的超短裙。她特意直接过来的,她很满意化妆师给她化的妆容,一改以往的清纯形象,眼影和眼线的画法更成熟女人。她要让骆邱看到不一样的她,他最近和童颜走得很近,肯定也是对这个风格一时新鲜。

    哼,她的颜值打扮起来,一点不输童颜!

    “我们来晚啦!”简茉和包厢里的人打招呼。原本在聊天的班里女生一瞬安静下来,不是很热情,冲她点点头,也没有给她腾座位。

    她心下不满,不过没有表现出来,没急着先往骆邱那边蹭,而是先去找隋宇。隋宇在和几个男生玩英雄联盟,她拍了拍他,他抬头,她提醒道,“隋宇,你别忘了呀!”隋宇给她比了个OK,继续埋头苦战。

    简茉坐到蒋雯雯边上,蒋雯雯开了两罐橙汁,递给她喝,“搞定了?我等下帮你去拿!”

    “你说他会喜欢?会感动吗?”

    “肯定会啊!”

    苏可可玩得很疯,酒也喝得多,整个人醉呼呼的。她把所有骂男人的歌都点了一遍。当唱到《姐姐妹妹站起来》的时候,她跳到沙发上,甩着手铃,声嘶力竭地吼:

    “十个男人七个傻八个呆九个坏——!”

    童颜没她这么嗨,满怀心事的样子,总是瞅着手机的时间。

    苏可可不满地把她拽到沙发上,和她并排站着,把铃铛递给她,她接过,边甩边听苏可可唱。苏可可唱歌挺好听的,可她却唱着唱着哭了。

    握着话筒,问:

    “颜颜,你是不是特别讨厌我呀?我知道今天是骆邱生日,还故意让你陪我过……”

    童颜心下一软,替她擦眼泪,柔声道,“才不会,你生日当然得我陪你一起过!”可她的眼泪像拧不紧的水龙头,她推开她的手。不看她,跌坐在沙发上,嘴里喃喃:

    “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但你今天得我在一起……必须得和我在一起……”她仰头,看她,眼里全是泪,她的身影在里面扭曲破碎。

    “因为你六月一日会死……会死……”她说着她无法相信的话,却哭得让她不得不信,“这是第三次了……我过得第三次六月一日……前两次你都死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