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e书小说 -> 恐怖灵异 -> 【西幻】第十二夜(H中篇集)

正文 笼中花·为什么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头部广告】    西尔维亚步调踉跄地靠上树干。【随机广告3】维德兰将她困入自己臂弯与胸膛组成的一方逼仄空间,手臂支着,袖管和手套之间露出一截结实的小臂线条。

    树被震得微颤,枝叶抖落数重积雪,在他们相望的视线中弥散开一场纷纷扬扬的小雪。

    西尔维亚抬眼瞅着他的脸,隔着四溢的雪沫望去,他的眼神有点阴翳,那片湛蓝大海中每一个浪尖都漾着**的**。

    他压下胸膛,低头就吻。

    西尔维亚本能地偏过头,这个忍耐已久的吻从她唇角滑过,烙在颈侧。嘴唇在凝乳般娇嫩的雪肤上肆意侵犯,牙齿碾过勒痕,燎起一簇簇不安分的火。

    维德兰咬住她脖间锁链仰头扯拽,双眼冷冷起,核桃粒大小的喉结在修长硬朗的颈线上滚动。

    金锁卡进脖颈,疼得西尔维亚不顾一切去捶打他的胸膛。

    “躲什么?”维德兰松开锁链,一把拧起她的下巴,“亲一下都不愿意?”

    “……”西尔维亚认真考虑了一下该如何回答。维德兰在她张口之前将手臂绕过她的身子,五指张开用力嵌入她的臀部,布料都被抓得一小块一小块鼓起。

    还在颇为**地揉捏。

    西尔维亚背抵着树干踮起脚,企图脱离那双大手的控制。

    “狩猎服合身吗?”维德兰问她。

    他问这个干什么……

    西尔维亚有点懵,那双按住她臀部的手已经揪住了大腿附近的系带,用力抽拔。【随机广告2】

    藏在宽松衣服下的所有系带骤然收紧,勒入她的皮肤。

    “等等――这件衣服……”西尔维亚拧了拧身子,羞恼的视线钉在维德兰脸庞上。上俯视与仰视不经意接轨间,维德兰眯起眼凑近她微微皱起的鼻尖,恶意呵的吐气钻进她水润微张的双唇流。

    看上去就像一只狮子在戏耍无辜的羚羊。

    “合适吗?”

    系带勒得更紧。绕着她的胸口将两颗圆润的**勒得更为高耸。大腿根也绕了两圈,挤在新芽般柔嫩的腿肤里来回抽动摩擦,隐约压迫着藏匿在腿心里的女性私处。其他地方当然也没有落下,从颈窝到腋下,从小腹到臀缝,柔韧的系带像蛇群密密匝匝缠满她的身子。血液流通受到阻碍。

    维德兰从哪儿学的坏毛病?

    西尔维亚脊骨发软地靠在树上,身体下滑时,她惊惧地发现腿心里碾进一些异物。

    是一串珠子,原本别在腰上用以装饰,被维德兰一抽动,整个挤进裤中,钻入并拢的腿缝。

    珠子一颗碾着一颗彼此滑动,带着一层布料挤开她羞涩咬合的两片花唇。

    “唔――”西尔维亚半眯着眼捂住嘴唇。

    滚珠在动,在磨,在钻入。

    带着一层婴孩皮肤般的薄绸,缓慢地贴上她被挤开的花唇,若有若无擦过内里透出的一点甜蜜嫩肉。【随机广告2】

    好痒……

    她大腿根痉挛着,花穴像张脱水的鱼嘴,无法控制地轻缩。

    将珠子连同布料含得更深。

    不经意间,珠子猛地碾过丰盈蚌肉深处的小肉珠。

    陌生的刺激炸软神经末梢。

    “嗯啊……!”

    呻吟软腻得像雏鸟翅下最细的绒毛。

    维德兰揽住她发软的身子。

    灰蓝的目光沉淀而下,带着海洋风暴般缠绵纠葛的气息。

    怀中的身子很软,娇小的一块

    草样年华(1-3全)帖吧

    ,像烈日下晒化了的奶油,像从湖中掬起的水生花,瘫在他臂弯里似要流下似要渗入。

    西尔维亚的眼睫上弯着,仓促地发着抖,在眼中那一池清潭里扇起涟漪,不知所措地望着他。鬓发在耳际纠缠凌乱,耳尖、眼角、鼻尖和下唇,全是绯红蒙着涟漪水泽的。

    她胡乱抓着衣领,似乎想把系带抽出来。

    狩猎服空荡荡包裹身子,皮质衣料被纤细的五指攥出细褶。落在他眼中,薄得几近蝉翼――

    一撕就开。

    她被细绳缠住的身子会袒露在他视线里。

    勒下的地方,陷出性感的肉痕,鼓起的肌肤莹润得要溢出光。

    脖颈弯起,弧线柔美。

    腰身无力扭着。

    “西尔维亚……”

    他低头念着她的名字,声音又沉又哑。

    像只刚刚饮了血的兽。

    西尔维亚按住他的胸膛,嘴唇扣在齿下。

    白的,红的。

    凉风吹过,拂乱他们如经如纬交错交织的呼吸。

    维德兰突然觉得现在很适合**。

    他一把将她按倒在地上,身体随之俯下。

    “维维……?”

    他抓起她的衣领,嘴唇狠狠地印下。

    毫无章法地碾磨,逼迫得她张开双唇控制不住溢出津液,黏湿交磨的嘴唇。

    呼吸黏黏腻腻地缠在一起。

    维德兰将舌伸入她的嘴唇,一只手捏住她的**。

    隔着布料,指尖在硬挺的奶尖上挠了一把。

    拨动枝桠,整个树冠都随之轻漾。

    西尔维亚的身子压着冬季的碎冰与枯草枝里。她应该推开他,但她没多少劲,只能陷在他的怀里,不住颤抖扭动。

    宽大的手掌按住她的后脑,金发在头顶灿烂地闪着,的手掌按住她的后脑,亲吻剥夺呼吸。

    为什么不?

    钻入,勾弄,轻按,像驾着马的侵略又像柔若羽毛的爱抚,滚烫的舌掠过之处留下烙痕。

    这个时候还拒绝什么?

    口腔和胸口在肆无忌惮的开疆拓土中沦为他地,西尔维亚感到理智溃散,抓住他的衣领,缩在他宽大的衣服里扭头顺应来自上方的吞噬与吮吸。

    林外突然传来人的骚动。

    “有,有人……”

    维德兰咬住她挪开的嘴唇,打了个响指。

    雄狮跑过来在他们身侧伏爬下,庞大的躯体挡住他们交缠的身体。

    维德兰把她拉回来,吮咬她的下巴。

    系带勒得越发深,西尔维亚浑身失力。

    …………

    ……

    最后西尔维亚提前退场了。

    她回到住处,心律还是有点急促。

    她竟然跟维德兰藏在林子亲了有一刻钟,如果不是她挣扎得厉害,她怀疑维德兰会在那儿做出点更出格的事。

    她解开衣服。

    白皙的身体被勒得到处是红痕,有种说不出的**感。

    下方的小花穴也是,被蹂躏得有点肿了。

    维德兰金色的脑袋在眼前晃呀晃的。

    亲吻是个开始,一开始她推拒的态度很明显,维德兰视若无睹,硬是要带着他那身嚣张的气焰把她畏缩谨慎的生活烧成一团糟。

    那接下来这种吊诡的关系会朝何处发展?

    ――

    累累累,需要留言治愈(′Д`)【尾部广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