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e书小说 -> 都市言情 -> 异能田园生活

正文 第72章二凤下套三更求首订和粉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龙二宝脸瞬间涨得通红,眼睛黯淡了下来,这是他痛处,动作明显缓了下来。*****$百~度~搜~四~庫~書~小~說~網~看~最~新~章~节******

    本来就准备还手吴氏听了这话,如同她心上割了一刀,眸子红,向黄氏冲了过去。此时再也不顾忌其他,啪啪顺手就打了黄氏几耳光,将她打傻当场。

    “你这条疯狗,逮谁咬谁,看老娘今儿不好好收拾收抢你,让你嘴贱,记你嘴贱。”吴氏一边声嘶力竭喊着,一边脱下鞋子向黄氏嘴狠狠舟煽去。

    二妞又换了把平日里扫鸡粪扫帚,对着黄氏身上拼命狠狠打着。打死你这死女人,打死你,让你欺负人,贱女人,她心里暗恨着,将手里怨气怒气全部撤了出来。

    “好了好了,都不要打了。”龙年突然冲了进来,向黄氏和吴氏中间一站,吴氏鞋子打了他身上,好疼啊。

    “桂ha嫂子,对不住对不住了,改天来赔罪。”他向吴氏忙着道歉,并将黄氏向外面拉去。

    披散着头黄氏此时样子比鬼还要难看,脸上带着道道血印,衣服也有些凌乱,还沾着鸡毛和鸡粪之类东西上面。

    “放开我,老娘我今天要和这烂婊子一家拼到底,拼到底!”黄氏厉声喊道。

    她龙年手里挣扎着,整个人如疯了一般,曾几何时她受过这等侮辱和被人欺凌。嗯想以前,可都是她欺负别人份儿,谁知今天自己竟然被吴氏一家这般给整了,这口气憋心里怎能咽下。

    “走吧,还想丢人不成。”龙年有些不耐叫道。

    对黄氏,不知不觉中他心里隐隐生了厌意,一天到晚处处惹事生非,没一天安生,让自己都难做人。

    突然很恨他娘当初为什么要答应这门亲事,让自己过了这些年窝囊日子。

    不过,这是龙年现想法而已,想当初刚娶黄氏,猛得过上稍微富足日子时他还是得意。现是事过境迁想法竟然开始慢慢变了。

    虽然黄氏不想走,但龙年到底是男人,力气大些,硬是将她给拉了回去。一路上不时有人偷偷指着黄氏背影悄悄议论着,捂嘴笑着。

    见黄氏走了,吴氏气终于消了些,看着一旁无比消沉龙二宝,心里对二妞怨了起来。

    她指着眼前也有些狼狈二妞责道:“二丫头你说说你都这样大人儿了,做事咋就不能用用脑子呢。明知道那黄氏不是省油灯,你好好应了凤丫头去做那事干啥啊。还有你一个姑娘家,咋就变得这般凶狠起来呢,这事传了出去那你名声“…………”

    “我不要名声,我……“……,我要名声做啥,做啥……”呜呜……“……”二妞不等吴氏话说完,突然就蹲地上哭了起来,先是轻声哭着后来干脆就是嚎啕大哭。

    吴氏心里颤了一下,忙停了。,心下开始狐疑,难道二丫头听到了刚刚自己几人说话要不然一贯老实憨厚她,怎会敢和黄氏对打。

    她心一阵揪疼这二宝和二妞对于她来说,手心手背都是肉,该如何成全呢?只怪自己做娘无能,无法为儿女们遮风蔽雨。哎,重重叹一口气!

    本来愣神龙二宝,听到二妞哭声,忙走了过来低声问道:“妞儿,是不是哪里打疼了?”

    二妞趴自己腿上哭着,没有答话,只是摇着头。她不是身体上痛,而是心里痛,想想龙二宝亲事,她心就疼,心滴着血。

    自己原本还替他高兴着,谁知需要付出这样大代价。二哥一直很疼自己,小时候他有点啥好吃总是留给自己。明明是自己犯下错事,他却每次替自己顶着。他因为腿不好,从小就受了其他人嘲笑和欺侮,自己实是无法向爹娘说自己不愿意嫁过去,甚至又开始后悔这句话不该说出来,怕二哥会伤了心。

    吴氏和龙二宝两人将她拉了起来,替她擦擦眼泪,软声哄着:“好啦好啦,别哭了,进屋去呆会儿吧,娘不说你了。”

    吴氏悄悄抹了抹眼睛,二妞进了自己房间,趴床上抽泣着。

    于氏轻叹一口气,一旁提醒道。“娘,如今得罪了这黄氏,怕今年租子不好交哦。”

    吴氏整整衣裳,瞧了她一眼答道:“管不了这样多了,娘可不能眼睁睁瞧着自家孩子受欺负。”

    然后转向进了厨房,背影有些悲伤。于氏瞧着心里也有说不出滋味心头,轻摇头进了自己房间,去哄孩子了。

    龙二宝情绪则低落了,一个人坐院角着呆。

    二凤带着绣ha样兴冲冲走进二妞家院子,悦声喊道:“桂ha婶,二妞。”

    很她现院子里今儿气氛有些不对劲,院子里有些乱,地上零落着扫帚、粪耙子,鸡食槽也翻倒地上。吴氏非常勤,这种脏乱情况是怎么也不会出现。

    二妞也没有应声而出,二凤开始心里隐隐有些不安,正想着该咋办时,吴氏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桂ha婶,这是咋啦?”二凤指了指院子里乱乱样子低声问道,并将手时篮子递给了吴氏。

    这是用空间水种出来青菜和苋菜,颜色碧绿喜人,菜杆子泛着晶莹透亮光泽,干干净净,既没有黄叶没有虫眼。

    “哟,这些菜长得可真好。”吴氏忍不住夸了夸。拉着她手进了厨房,将先前黄氏来闹事大致说了下。

    “什么?这老女人也太过份了吧,这关二妞啥事她咋不去找我呢。”二凤怒道,立马又向吴氏道着歉:“桂ha婶,真是对不住,因为我家事倒让你们跟后面受委屈了。”

    她怎么也不想不到事情会展今天这个地步,早知道是这样,当初宁愿不清龙年,也不能让二妞一家人委屈。特别是二妞,那样一个憨厚之人,难为她和黄氏斗还不知道吃了多少亏呢?

    哎,越想,她越恨自己。嗯当初要是龙年不去自己家,后来会省很多事,娘也不会那般伤心。

    这龙年真是一个衰人一群人跟后面委屈。

    “傻丫头,别说这听话那黄氏本就是喜欢九事生非之人。她早瞧着我们两家是得近,心里不乐意了,只是一直没有借口来闹事罢了,这不,现挑了这个借口过来了。不萃她怎样闹,我们都不怕她今天她可没讨着好,下次看她还敢不敢过来挑事。”吴氏反过来安慰道。

    先前她心里确恼着二凤,想要不是她让二妞去喊龙年,黄氏也就不会来家里寻事,也就不会连带着二宝受气。

    但后来又想想也不能全怪二凤,她也不是故意这样去害二妞。

    如果是一般讲理人儿,也不会因这事来家里找麻烦,这样想着也就不恼二凤了。

    “桂ha婶,谢谢您能谅解我,二妞有没有被那老女人打得井样?”

    “二丫头屋子里委屈着呢你去瞧瞧她吧。”吴氏指了指二妞屋子。

    二凤掀了二妞屋子门帘走进去,头凌乱她还趴床上哽咽抽泣着,裸露外面小腿上有着明显红印。

    “妞,对不起啊都怨我,早知道这样我不该让你去喊哎。”

    二凤她床边坐下后表达着心里歉意。

    趴床上二妞突然坐了起来,一把抱住了二凤,将头靠她肩膀上哭泣着摇摇头:“凤儿,我不是因这事而伤心,不是,呜呜……。”哭得厉害己“那是因何事?”二凤疑惑问道,放下心再次提了起来。

    二妞只是摇头并不说是何事,无论二凤怎样问就是不回答,只是拼命哭着,好像要把这辈子泪水要流般。

    见此,二凤也是很无奈,只得等她哭够了,低声劝了几句,让她先好好休息着,就出了屋子。和吴氏打了招呼后,就先行离开了二妞家……,

    看着有些阴沉天,她向另一条不是回家路行去,黄老女人,这事可不能就这样算啦,得再给你点儿苦头吃吃。

    她还未到黄氏家院子,就远远听到里面传来了吵闹声,院外站了一些瞧热闹之人,并不时指点议论着,也不乏捂嘴偷笑之人。

    不知道是谁先现了二凤,互相使了个眼色,这群人很散了开去。虽然二凤一家和黄氏有些不对头,但龙年毕竟是她父亲,当着她面议论龙年总是不好。

    二凤走近了现院门是虚掩着,黄氏里面大声嚷嚷着:“龙年,你这孬种,老娘我被人欺负成这样,你连个屁都不晓得放,反而还向人家赔礼,有你这样无用男人吗?”

    龙年声音稍低些反驳道:“咱们做人要讲道理,你好好跑去人家家里去闹,人家能饶你嘛。”

    “你说是啥屁话,老娘没事跑去他家闹,要不是他家养得那贱东西害人,老娘我会去吗?”黄氏怒骂道。

    这话应该说是二妞,门外二凤拳头紧紧攥起,这黄氏真是满嘴喷粪,论贱谁都没她贱!但她暂时忍了忍,继续听着下文。

    “那二妞平日里都鲜少和你说话,到底啥地方得罪你了,让你如此怨她呢?”龙年终于问了重点。

    黄氏喘着粗气怒道:“还好意思问这话呢,要不是她伙着二凤那贱丫头一起来骗老娘,那天你去得了汪红云那老贱人家去嘛。如果你不去,我能扰了那山神嘛。结果你瞧瞧,自从得罪了山神后,冉家哪天安生过。好好鸡被人偷了,老娘被蚂蚁咬了,虎子要悔亲。你瞧瞧,这桩桩件件,哪一样不是要人命大事儿。再这样下去,咱家这日子还能过下去嘛,我能不去找那臭婊子去算账嘛。”

    “人家还是小姑娘呢,别骂得那样难听。”龙年低声道。

    二凤门外听了黄氏骂汪氏正准备冲进去时,可后半句让她差点笑出声音来,龙爱虎想悔婚!好啊,报应来了!

    她知道龙爱虎脾性,同时也知道那女方家并不是好惹,这下子有黄老女人头疼了。

    “骂得难听?你这没用男人,一副窝囊样,人家欺负你婆娘,你竟然还向着人家说话,我瞧你啊就不是男人?”黄氏刻薄骂着龙年。

    他脸上红一阵白一阵,胸膛起伏着,看出此时他心里也窝了不少火。

    二凤适时推门而入怒道:“黄老女人,你少骂我爹,你们俩这儿吵架,声音就不能小点儿嘛,别人正外面笑话咱家呢。”

    黄氏和龙年两人同时回头瞧向门口,见是二凤,都是十二万分惊讶。

    龙年做梦也想不到二凤会帮自己说话,而黄氏则是没有想到二凤竟敢当面这样称呼自己,还有一个想法和龙年一样,自己印象中二凤是恨龙年,现怎么向着他了。难道龙年背着自己给了她家什么好处?

    “你这死丫头好大胆啊,竟敢来老娘家挑事儿。笑话?谁敢笑话我?老娘我有什么好让他们笑话?啊,你今天倒说说看,要是说不出来,看不我不撕了你这张嘴。”黄氏又冲到了二凤面前,将矛头指向了她,心里怨气正好向她撤来了。

    二凤心里乐了乐,就等她这句话了,黄老女人,你可不能怪我哦,要怨就怨你自己说话不细细思量着。

    披散着头非常凌乱,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嘴角明显有些红肿,黄氏这副狼狈模样让她大感痛。

    但她脸上却一副为难模样,瞧瞧龙年又瞧瞧黄氏,欲言又止道:“人家说……,说……爹,我说出来可不许骂我哦。”

    龙年也瞧着她,心里突然莫名咯噔了一下,隐隐有不好预感。预感二凤说出话是自己不想听见,但又想知道是不是如同自己所想那样,因此没有阻止,而是点点头。

    “有话说,有屁放,老娘没时间和你耗着呢。”黄氏怒道,手向上抬了抬,随时准备收拾二凤,她自认自己没啥话柄落别人嘴里。

    “这可是你们非让我说,到时候可别乱脾气啊。”二凤一副不情愿模样。

    二凤越是这样,龙年和黄氏越是好奇他们到底有什么笑话让别人瞧了去,龙年点点头:“凤儿,你说吧,爹不骂你。”

    二凤心里一乐,这可是你们逼我说,要是受了内伤,可不能怨我呀,嘻嘻。l3l4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