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e书小说 -> 恐怖灵异 -> 逃脱

正文 第 27 部分(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另她紧张的是,纳兰获的目光终于看向她并向她走过来。他是那么俊美,如同绝世的撒旦,她的目光竟定在他的脸上无法移动,她咽了一口唾液,可是目光还是无法从他x感薄唇间移开。

    少年好像并未感觉到她赤裸裸的盯视,因为不经意,所以魅力被他身体的每一个细枝末节诠释到极致。他俯身有点粗鲁地撕开了她的长裤连同内裤。

    蓝静仪轻呼,身体抑制不住地轻颤,可是她几乎没有力气反抗,甚至心里还有另一种可耻的想让他接近自己的想法。

    纳兰荻拉开她修长雪白的大腿,看向早已春潮涌动的私密花园。那里像带露的花瓣,y艳,美丽,略略红肿。

    眉微蹙,长指滑向湿漉的花唇,疏淡的声音传出来,“是谁干的?”

    逃脱 正文

    章节字数:3366 更新时间:08…09…01 18:17

    蓝静仪因他的碰触,小嘴里发出诱人的轻吟,她根本没有听到纳兰荻在说什么,她所有的感官好像都汇到了一点,那一点强烈地感受到少年手指的抚摸,并将这种感觉无限放大。

    “当然是我们,哥难道以为我们会禁欲吗,就在她垂手可得的时候?忍了一整天我们的行为哥感同身受吧?”纳兰葎和蓝蕼说道。

    纳兰获没说话,双手拉大她的大腿查看,“湿成这样了,就那么想要吗?”

    蓝静仪一只手紧紧抓住他的手腕,虽然紧咬嘴唇,但轻吟声还是清晰可闻。

    “不……不是……”细如蚊鸣的话音连她自己都不相信。她的手拿着勺子试图将米饭放进嘴里,还是勺子却在下一刻与细碟碰撞发出清脆声响。

    “看你,怎么饭都不会吃了?”纳兰获抓住她的手不落痕迹地将它们束在身后,抬眸看向纳兰葎和蓝蕼,两个少年站起来,自动地过来给她喂饭。

    “不是说早饿了”纳兰葎说。

    “要多吃一点,恩?”蓝蕼温柔地将一勺米饭送进她的嘴里。

    纳兰获却拿起餐桌上一根形状漂亮而粗长的胡萝卜抵在她的入口,慢慢的轻轻旋转着向里c入。

    “不要……恩~~恩~~”

    胡萝卜完全被她吃进去,只露出顶端,丰沛的花蜜顺着顶端流出来。里强列的异物感却让蓝静仪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兴奋,可是意识里残余的羞耻感让她想紧紧地并拢双腿,可是已经并不紧。可以清晰地看到雪白的大腿间她小里塞着的红色的顶端。

    “来,宝贝张嘴”蓝蕼和纳兰葎虽然黑眸早被那y靡景像吸引,但仍不忘自己的职责。

    蓝静仪的小嘴里塞满了米饭,下边却被一根胡萝卜充塞的满满的。纳兰获又取了一根大小一样的胡萝卜,抵在入口处,那里已经没有一丝缝隙。

    可是他硬是把尖端挤进去,蜜汁很快就浇下来。蓝静仪身子急烈地颤抖。

    “不……不要……我不行了,会撑裂的……”

    三个少年轻笑,纳兰获轻轻地将第二根向里推进,缓慢的,他觉出很大的阻力,却并没有停止动作。

    “啊~~~”蓝静仪身子向后弯起来,绷成一张弓。第二根胡萝卜居然也连根c进去,嫩的粉r被撕拉开,却仍不断收缩吐纳。

    蓝静仪的双腿大张着,根本再也无法合拢。口被两根粗长的胡萝卜塞满,纤细与粗硕,白晰与鲜红,合拢与撕裂都强烈刺激着少年的眼眸。

    “获,好涨,好难受……”蓝静仪轻轻呻吟着,双腿间被粗长坚硬的异物充塞撑大,那感觉既难受又刺激。

    少年欣赏着她脸上靡乱的表情,不放过她的任何一声娇吟。

    当纳兰获取过第三根,蓝静仪惊骇的脸色发白,“不要了,获……我……真的不行了……”她的细小现也无法承受第三根,她就要被撑爆了。

    但少年却仍旧抵在被撕拉的口,手指施加了力气,却极力小心地向里推进。

    “嗯,啊~~~”蓝静仪整张小脸都皱成一团,身子不断痉挛。

    两个少年已经停止喂食的动作,双眸紧紧地盯着她的双腿间。慢慢的第三根粗长竟奇迹般的被她吞进去,三个粗硕的顶端塞在原本连手指c入都困难的细,形成强烈的视觉冲击。

    蓝静仪的大腿已经被迫分开差不多一百八十度,她的脚尖绷起来,胸口剧烈地起伏着。

    三个少年的手指分别捏住三个顶端轻轻地旋转,那里的窄窒让旋转变得异常困难,可是只要轻轻一动就会带动蓝静仪强烈的呻吟。

    下体的紧绷和刺激让她难过的要死。

    纳兰获撕开了她的上衣,两颗雪白在她胸脯骄傲地跳跃。她下体仍旧塞着三根粗长的异物,却还要张嘴吃进蓝蕼和纳兰葎喂给她的米饭。

    而纳兰获却擒住一颗白汝,用手指捏弄着汝晕,汝头硬挺红艳,慢慢挤出汝汁,薄唇适时地凑过去,开始吸食她的乃水。

    “嗯~~~”她不断扭动着身体,却被两个少年催促着赶快吃东西。

    一餐完毕,蓝静仪趴在地上,娇臀高高翘起,双腿间仍被异物塞满,纳兰获一根根取出来。被释放的快感却让蓝静仪达到高朝,她身体不断痉挛着,被撑大的小嘴里不断流出蜜汁。

    三个少年的胯间早已硬的疼痛。纳兰葎却取来了两个粗硕的按摩,双双c进蓝静仪的ying道和后庭,将按钮开至最大,蓝静仪娇吟连连,连跪都跪不稳。

    这时,三个少年却将自己胯间粗大的欲龙释放出来。

    三根硕大热烫的纷纷移到蓝静仪的嘴边。

    “唔……”她的小嘴被其中一根塞满,不断地舔弄着它的顶端,而另两根却也挤进来,她的手一边握住一根不停地套弄,嘴里还塞着一根。

    她跪俯在地上,ying道和后庭都c着火硕的假yang具,一波波振动搅得她娇吟连连,手和嘴却还要满足三个少年满涨的欲。

    蓝静仪被架在沙发上,纳兰葎和纳兰获的粗一齐c进她的嫩。

    “啊~~~~~~~~”那被冲击的感觉比之前的三根胡萝卜更强烈,蓝静仪身体颤抖不已。蓝蕼吸弄着她的汝汁,让她的手替自己套弄。

    纳兰葎和纳兰获窄臀轻摆,两根巨不断在她嫩里进出,蓝静仪失声呻吟,小脸皱成一团。而下一刻,雪白的身体伏在地毯上,嘴里,里,后庭都已经被c满。

    三个少年或者同频率或者不同频率地在她体内狂烈冲刺。乃白的r体肌肤因激烈x爱而变成淡粉,雪白的汝房晃成了白波。

    r欲拍打声因被多个男子玩弄而变的重叠放大,女子吟叫和轻泣声不断从微开的门缝里飘出去。牛大齐守在门边,银质的面具让他如老僧入定,可是那紧紧握起的手指泄露了少年的心事。他承受着无比的痛苦,却依旧如奴仆一般守立在门口。

    早晨,蓝色跑车在公路上飞驰,纳兰葎手握方向盘不紧不慢地开车,目光总是不经意飘向后座。蓝静仪身着墨绿的长裙伏在纳兰获大腿上轻憇,纳兰获的一只手抚着她的长发,一只手却埋在她的裙摆里。

    只有纳兰葎知道,他的手在不断抽c着按摩,那粗大的按摩正不断进出蓝静仪的小香。

    “恩……嗯~~~”蓝静仪轻吟着,睫毛却紧紧地关闭。可身体的某处感官还活跃着,在少年不断玩弄中获得了极大的满足。

    “jin说的没错,药效居然能持续二十四小时,昨天我们三个玩了她一夜,她还是欲求不满……”纳兰葎说。

    “别提那只狐狸的名字”纳兰荻淡淡地道。

    车子开进了风雅校园,纳兰荻轻拍她的面颊,“宝贝,到了”

    蓝静仪张开惺忪睡眼,从纳兰荻身上爬起来就向下走,可是立刻查觉那只粗硕的按摩还c在她体内。她墨绿色的裙子里什么都没穿。

    “获……”

    “带着它去”纳兰获命令。

    “不要……”

    纳兰获掀开她的裙摆将按摩取出来,蓝静仪立刻觉得身体燥热空虚,连步子都移不动。

    “看吧”纳兰荻说着又将按摩c进去。纳兰葎打开门,手里却多了另外一只按摩,“宝贝,把这个也带上”说着,他按住她的小p股,将粗硕的假yang具强硬的c进她的后庭。

    振动都开到最大。蓝静仪呻吟不已。

    “去吧,你们的课已经开始了”蓝静仪被抱下车放在地上,她的身子轻软下去,被纳兰葎接住,他一把抱起她将她送进教室。

    所有的同学包括老师都微张的嘴看着蓝静仪被一个天神般的少年抱进来。老师在讲课,可是蓝静仪什么都听不到,她跪俯在画架前,连坐都不能坐。

    前后两根按摩不停地在她体内翻江倒海,她必须费最大力气抵制身体的轻抖和嘴里的呻吟,但快感还是一波波袭来,她脸色苍白,汗珠直淌。

    “蓝,蓝,你怎么了,不舒服吗?”一个日本女孩问她。

    蓝静仪缓慢地扭过头去,费了最大力气摇摇头,向她展开一抹虚弱的笑意。

    “我……恩……没……事”

    天啊,体内的按摩好像力量更强大了,她几乎达到了高朝,她伏在地上死死咬着唇,身体还是掠过一阵阵痉挛。好在同学都在认真听老师讲课,没有人注意到她。

    快点下课吧,求求你快点下课……她快受不了了。

    这三个恶质少年,明明他们在按捺着情欲却不给她,他们的借口是要上课要去公司,可是他们想要她的时候却从来没有任何理由可以阻拦,现在他们是在故意折磨她,玩弄她,而她也迫不及待地需要被填满,那些按摩只要一离开她的身体,她就会比现在还更难过。

    逃脱 正文

    章节字数:2532 更新时间:08…09…02 18:11

    那天下课后,空旷的教室里只剩下蓝静仪,纳兰葎和纳兰荻在教室里疯狂地要她,蓝静仪婉转承欢,如同永远都得不到满足的x爱娃娃。

    第二天上课,蓝静仪为茱蒂带来了那件珍珠长裙,虽然晚了一天,但昨天的她意识里一片模糊,能感受到的只有身体里充塞的按摩带给她的无边欲望,她几乎没有注意到茱蒂,印象里心急的茱蒂也没有向她讨要,但她是守信的人,她答应过茱蒂要把珍珠长裙给她。

    但是茱蒂没有来,茱蒂常常缺课,她没有在意,只是把长裙收起来,等她上课时再给她,可是一连好几天茱蒂都没有来,问别的同学,他们都说不知道。

    而这时蓝静仪才注意到,那个法国男模罗卜特似乎也消失了。

    那天回家后,她伏在床上,将头埋在臂弯里。吃饭时,纳兰葎倾身过来,抚着她的背,“宝贝,开饭了”,蓝静仪没有动。

    “怎么了,宝贝?”纳兰葎想扳起她的脑袋,蓝静仪一下子甩开他。

    纳兰葎皱眉,向着餐厅喊,“获,蕼,你们谁惹到宝贝了”,纳兰荻和蓝蕼很快上楼来。

    “怎么了?”纳兰获问。

    蓝蕼则倾身抚上她的头发,柔声说,“开饭了,快点和我们一起下去”

    蓝静仪还是一动不动,一声不吭。纳兰获大步走过来,一把抱起她,蓝静仪满脸泪痕,剧烈挣扎,捶打着纳兰获。

    “放开我,放开我!”她尖叫。

    “哥”纳兰葎和蓝蕼都走过来,将蓝静仪抱下来放在床上,“宝贝,到底怎么了?不要哭啊,你知道你一哭,我们心里有多难受吗?”

    纳兰获脸色难看地看着她。蓝静仪抽噎,好半天她才说,“你们……把茱蒂和罗卡特弄到哪去了?”

    三个少年对换了眼色,纳兰葎说,“谁是茱蒂?我们根本不认识啊”

    蓝静仪红着眼睛说,“别装了,我知道是你们弄的,茱蒂已经好几天不来上课了,以她的x格,在我答应第二天给她那件珍珠长裙后,她不会一直不闻不问”

    “珍珠长裙?”

    “你答应给她?”

    “你好像忘了那是我们特意买给你的生日礼物……”

    “的确是我不对,但那时情况很棘手,我只能这么做,况且那也只是一件珍珠长裙,除了昂贵之外,不一定生日礼物就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可是茱蒂和罗卜特你们到底把他们怎样了?你们不要伤害他们……”

    “请你搞清楚,什么茱蒂,罗卜特我们根本就不认识,他们失不失踪和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不要无礼取闹。另外你随便就把我们送的生日礼物送出去,这太让我们失望了,你应该彻底反醒一下,今天晚上就不要吃饭了,葎,蕼,我们下去”纳兰获转身走出去。

    纳兰葎和蓝蕼对望一眼,也只得跟了出去。门啪地关上了,只剩下蓝静仪一个。

    “是不是我们有点过分了,荻”蓝蕼忧心地说。

    “是啊,她的情绪很不好,而且体质本来就差,你还不让她吃东西……”纳兰葎说。

    “难不成你们还要把茱蒂和罗卜特给她弄回来,让她和他们纠缠不清?”

    二人无言。

    蓝静仪坐在黑暗里发呆,到底是不是他们做的,二个人不可能无缘无故的一起失踪,况且前车之鉴是原来他们班的班长于邶的失踪,无疑是他们做的……可是他们拒不承认,她也从来没抓到过把柄和证据。

    现在她的疑虑飘移不定,即笃定是他们,又对自己的断定有一丝怀疑。

    蓝静仪还是第一次和他们冷战,她把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间里不吃不喝,她本来x格就倔强,只是以前纳兰获兄弟两太强势,没有给她发作的引子。

    一天过去了,蓝静仪没有下楼的迹像。

    纳兰葎终于坐不住了,他从沙发上站起来,“我去看看她”

    “我也去”蓝蕼也站起来。纳兰荻的眼睛定在电视屏幕上,却并没有对他们的话表示出异议。纳兰葎和蓝蕼明知他心里比他们还要担心,可是他还真是沉的住气。

    门反锁着,房内没有一点动静。纳兰葎和蓝蕼叫了几声,他们对望,都在彼此眼中看到极度的担忧。

    她……会不会想不开……他们平时虽然霸道一些但都明明是将她捧在手心里的,这次这么漠视她的存在还是第一次。

    “宝贝,宝贝”敲门的声音也开始急促起来。

    这时纳兰葎和蓝蕼看到一个人影冲了上来,纳兰荻站在他们面前,喘着气,原来冰酷的黑眸里此时写满恐惧。

    他的身体撞向了房门,门砰地打开,蓝静仪像可怜的小猫一样坐在床角的地板上。纳兰荻看着她,脸上紧绷的神情在瞬间松懈下来。

    他走上前拉她的胳膊,“起来,去吃饭”

    蓝静仪甩开他,冷淡地说,“我不饿,我不要去”

    纳兰葎和蓝蕼都感觉出纳兰获的让步,他们怕情况弄的更糟都走过来。

    “乖,去吃饭吧,不然会饿坏的”

    “对呀,饿坏了我们宝贝,我会心疼的”

    “走吧”纳兰荻压着声线说道,手指碰了一下她的手背。

    “坏蛋,坏蛋,你们三个都是坏蛋”蓝静仪捶打着纳兰荻,纳兰获一把将她抱进怀里,蓝静仪在他怀里像小女孩一样委屈地哭泣。纳兰葎和蓝蕼终于松了口气。

    “今天晚上我要一个人静一静”蓝静仪站起来,静静地说。

    三个少年都没说话,蓝静仪也不管他们答不答应,就独自转身上楼去了。

    “看来她的气还没消”纳兰葎叹气。

    “很早就知道,她骨子里有一股倔强,其实这次是我们做的有点过分,也难怪她会生气”蓝蕼说。

    “明天去教堂吧,jin让我们一月去一次,这次已经过去一个星期了”

    “她见到jin或许会好一点”纳兰葎酸酸地说。

    “但是我们就这样一辈子依赖那种魅药吗,她的热情只是我们的一种错觉和自我欺骗,或许jin就是利用了我们的这种心理。但我搞不懂他有什么目的。我们三个心里都一直有个疑问:我们三人到底在她心里是什么位置,她有像我们一样爱过吗?”

    蓝蕼的话说完,三个人的空气陷入了沉默。

    逃脱 正文

    章节字数:1526 更新时间:08…09…03 17:00

    她该来了。

    他穿着灰色干净的布袍,站在教堂的十字架前祷告。长睫盖出清泠的眼眸,他的身影像天空最清寂的那颗星星。

    蓝静仪走进来站在他身后,他没有转身,轻轻地说,“你来了”

    “嗯,我来了”

    jin才转过身来,淡眸轻轻描画她的脸庞。

    “怎么你一个人?”

    “他们在外面,我让他们等我,我有话要和你说”

    “恩?”jin眉尖微蹙继而轻笑,“想和我说什么?”

    “这是我最后一次来见你”蓝静仪淡淡地说。

    微笑从jin唇边抽去,清泠的眼睛忽成枯槁。

    “你是为了见我才把药给他们,而他们为了得到我而对那种药产生依赖……你究竟是什么目的?如果是为了我的心,那么我告诉你我是不会爱上你的”

    jin笑起来,“你确定不会再来见我?确定你自己不需要那种药,你有j力承受三个男人吗,而你知道他们是男人中的男人,如果没有那种药的保护,你恐怕早已经被他们……”

    “这不需要你来关心”蓝静仪冷冷说。

    “好,你可以不来。但你能保证他们不需要吗?”jin说。

    “你以为我不能保证”蓝静仪突然向他柔媚的一笑,“如果我自己能满足他们,又何必用你的破药”

    jin一点不生气,“你能满足么?”语气

    快乐人生(未删节1…313章)笔趣阁

    平和却充满挑衅。

    “当然”蓝静仪说,“你没有试过怎么知道我不能满足”

    jin看着她,“你变坏了……你是在调逗我吗?”

    “我不需要挑逗你,因为我身边有比你更优秀的男人”蓝静仪故意激他,“以后请你不要再打扰我们的生活”说完,她转身向外走。

    “你以为你不来我就看不到吗?”jin不紧不慢的声音响在耳边,“没有发现在你周围的空气里都是我的眼睛么?我是获和葎的教父,也是他们在天主面前的替身,你也许不会相信,我几乎和他们的感官相通,当他们爱你的时候,当他们进入你的时候,你身体的每一分一毫的变化,你的呻吟,你的收缩,还有那无以伦比的快感一点一滴的细节我都能感觉到,他们要你的时候,如同我就在你的身体里,他们喷射的时候我也同样会浑身颤栗……不管你在什么地方,只要他们还陪在你身边,我都能感受得到,他们就是我,我就是他们……”

    蓝静仪越走越快,把他的声音抛在耳后。

    当冲出教堂,她发现自己浑身难以制的颤抖不已。jin像一个鬼魂,一个让人颤栗的蓝色鬼魂。

    “宝贝”三个少年看见她都走过来,而她却冲过他们身边。她再也不会来这儿,再也不要见到jin。

    蓝蕼紧紧地抱住她急跑的身子,感觉到她身体的颤栗,泪水在她脸上奔流,她无法厄制地哭泣。

    “怎么了,怎么了?”三个人都被吓住了。

    “jin和你说了什么?”纳兰获问。

    “我去问问他”纳兰葎气冲冲地要去找jin。

    “不要”蓝静仪喊道,“我要回家,快带我回家……”

    车子行驶在回程的公路上,面色苍白的蓝静仪静静地睡在纳兰荻和蓝蕼的膝上,长长的睫毛盖住眼睑,她像一个孤独无助的小女孩。

    “以后我们不要去教堂了……”纳兰葎沉声说,“我宁愿压抑自己的欲望,不想再让她去教堂”

    “我也这么想,哪怕不碰她,只要她陪在我身边就好”蓝蕼说。

    纳兰荻没说话,却把蓝静仪揽得更紧了。

    蓝静仪生病了,整整一个月病情才慢慢好起来。她变得沉默而敏感,三个人因为她生病一直都对她悉心照料而且一直没有碰过她,直到蓝静仪慢慢好转,但蓝静仪似乎对他们的接触分外抵触,因为她的虚弱,因为怕伤害她,三个人几乎憋成内伤。

    书快完结了,写文的家伙却越来越懒,真是对不住大家~~~

    逃脱 正文

    章节字数:1633 更新时间:08…09…05 19:56

    蓝静仪住回了自己的出租屋,一个人。她答应三兄弟只住一个月就回去。三个人虽然不愿意她离开,但看到蓝静仪情绪低落,的确需要调整,所以只能答应下来。

    在学校请了一个月长假,她彻底放松下来。每天时间很多,久违的一个人的日子她过的很惬意。已经说好一个月她不和他们见面。但牛大齐陪在她身边,这是他们的底线,所以她没有拒绝。

    睡觉睡到自然醒,起来后自己弄早餐和午餐,然后出门闲逛,买书,买菜,晚上一边吃零食一边看喜欢的碟,她觉得自己还是比较适合一个人的日子而且有点乐不思蜀。

    唯一让她能想到三个人的就是牛大齐了,她知道他是他们派在她身边的保镖,她的动向随时由牛大齐传达到他们那里。逛街的时候,她身后总有一个身材高大魁梧,戴银质面具的男人若即若离,这让她的回头率飙升至百分之百,开始她觉得很别扭,但时间一长就习惯了。

    三个少年坐在逸蓝别墅豪华卧室里的电脑前,眼睛看着屏幕。屏幕里一个女孩子穿着休闲衣裤,束着马尾,看起来像个清纯的女大学生,她悠闲的漫步在街头,偶尔进到铺子里去,在一些花花绿绿的小饰品前流连,或者看一些服饰,她所到之处都会引来一连串注视的目光,不仅是因为她身上有种说不出的气质,而且还有她身后跟着的那个高大而神秘的戴银质面具的保镖。甚至有些女孩子还捂着嘴尖叫,飘向牛大齐的目光全是崇拜,而看蓝静仪时则是满眼的羡慕和妒忌。

    但是女孩浑然不觉,看到喜欢的东西她会久久把玩欣赏,黑眸里有淡淡的光彩流转,然而只是看看而已,她什么都不买,她手里连包包都没拎,而她身后的保镖手中也没有成打的购物袋。

    逛了几家店,她从铺子里走出来,坐在路边的长椅上休息,她仰起脸,让自己沐浴在阳光里。牛乃般细滑的肤质在阳光下变得仿似透明。

    她扭头和牛大齐说话,示意他也坐下。牛大齐摇头,说自己不累,她也不坚持,将头仰在长椅上休憩,牛大齐站在她身边默默守候,看着她闲适轻松的样子,他的眼睛里有淡淡的温暖的光芒。

    三个少年看着屏幕,看着沐浴在阳光中的那个女孩,眼睛里即有惊艳又有怅然。

    “想不到她一个人过的那么好”纳兰葎说话的语气有点酸意。

    “别忘了这是她以前二十几年的生活”纳兰荻说。

    “她好像把我们三个都忘了……”蓝蕼的话才说出了他们最担心的实质。是啊,二十天没有见她了,虽然天天能到电脑屏幕前看到她虽然微型跟踪仪在随时观测着她的行踪,但是思念仍然在他们心中疯狂地生长。

    只是相对于他们,蓝静仪离开后自己过的是那么好,那么惬意。好像她心中完全把他们删除了,好像他们的存在是多余的,他们在她的心中完全找不到自己的位置,甚至一个小小的影子。

    第二十一天,蓝静仪在书店里看了一天的书,难得以前好动的牛大齐一直在书店陪她,从书店里走出来,她手里多了一大袋子的书。

    牛大齐要帮她拎,她坚持拒绝,还说只有自己拿着才有充实和满足感,走到中途,她袋子里的手机铃声急促地响起来。她取出来,看到屏幕上跳动着纳兰获的名字,她蹙了蹙眉尖,想把手机放回去,但铃声是那么急促而顽固,她心里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她终于打开了手机贴在自己耳边。

    “你快回来,获出事了……”纳兰葎嘶哑的声音从手机那端传过来。

    “叭”手机和手中的书应声落地,蓝静仪脸色蓦然苍白,她突然转身跑向大道,急急地去拦出租车,出租车载着她绝尘而去。

    牛大齐愣怔,他还不知道这一分钟之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能让蓝静仪有这么大的变化。他顾不得那些丢在地上的东西,大步向路中间跑去。

    “老师!”他嘶叫,身子拦住一辆飞驰而过的出租车,拉开门就坐了上去。

    逃脱 正文 92哇哈哈 大结局

    章节字数:4297 更新时间:08…09…06 18:45

    急救室门口,纳兰葎和蓝蕼正焦急地等在手术室外,蓝静仪跑过去抓住纳兰葎,“获呢?”

    “在里面急救”

    “到底出了什么事?”

    蓝蕼说,“本来我们三个人说好今天去悄悄地看看你,可是才出门不久就有人袭击我们,获为了保护我们俩自己头部中弹……”

    “头部……严不严重?”蓝静仪知道自己的问话是多么多余,因为两个少年都没有说话。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蓝静仪的耐x一点点消磨殆尽,她心里越来越担心,越来越恐惧害怕,面孔的血色一点点消失,她的手也开始轻轻颤抖起来。

    泪水一滴滴划下眼眶,她不自觉,双手因为紧张而紧紧地握起来。纳兰葎和蓝蕼轻轻揽住她,用身体给她温暖。

    蓝静仪终于不可扼制地哭出声来,将自己内心的恐惧全部发泄出来。她以为自己完全可以回到过去,可是现在她终于知道她再也回不去了。因为已经有了牵拌,感情已经在日日厮磨中不知不觉地累积起来,起初只是不觉,可是当到了关键的时候,那感情便如洪流般溃堤。

    纳兰获不能死,他怎么可以死呢,他是那么强硬而绝断,仿佛除了他自己没有人可以打倒,他是那样霸道和冷酷,但是生活中点点滴滴的还有他不经意透露的柔情。

    “都是我不好……如果不是我绝意要到外面去住,获他也不会因为看我而受伤……”

    “不关你的事,是有人早就盯住了我们,不管你有没有去外边住,总有一天他们会下手的……不要自责……”

    “不是,全都是因为我……获如果出什么事我不会原谅自己的……”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手术室的门打开了,医生疲惫地说,“手术成功了,但获少爷受伤太重,而且伤及大脑,他现在仍在昏迷,还要观查能不能度过危险期,或许他会一直昏迷下去……现在只能看能不能出现奇迹了,对不起,我已经尽力了”

    纳兰获躺在病床上,头上缠着密密的绷带,身上c着各种维持生命的管子,他长长的睫毛盖住眼睑,像是睡了。

    蓝静仪一直不眠不休地守在他身边,手轻轻地握着他的手,盼望着他能够动一动,能够睁开眼看看她,可是她一次次失望了。

    “回家吧,这儿有我守着”纳兰葎握着她的肩怜惜地说。蓝静仪已经有一天一夜没有合眼了,整个人都憔悴了许多。

    “不要……我要守着他等他醒过来”她带着哭音固执地说。

    “那就喝杯果汁吧,你一直都没吃东西”蓝蕼递过一杯橙汁。蓝静仪摇摇头,“我喝不下”

    “乖,喝了它,如果获醒过来看到你这么憔悴一定会心疼的”纳兰葎端过果汁,强迫地拿到她唇边要她喝下去。

    喝完后蓝静仪的身子慢慢倒在纳兰葎的怀里,纳兰葎轻轻地将她放在床上,替她盖好毯子。

    “她累坏了”他动情地说。

    蓝蕼也走过来,“她也害怕失去我们”

    “不是我们是我”一直躺在床上的纳兰获将氧气罩和管子拔掉坐起来,他一发言,迎来了纳兰葎和蓝蕼的攻击。

    “你是不是真中弹身亡了?装死人装的那么像,都要把我们宝贝吓坏了”

    “你是不是早该醒过来了,没看到老师都担心成什么样了吗,还真是心狠”

    纳兰荻黑眸转向昏睡中的蓝静仪,眼眸刹那温柔,“心越狠才越能试出真心……所以说你们做不成大事,如果是你们俩躺在这里的话,恐怕见到她进来就会立刻坐起来,那样岂不是坏了计划?”

    “少臭美了,凭什么每次的美差都是你的?”

    “当然,没看到她为我担心成什么样了?她心里最在乎的还是我”

    “葎说的没错,我们俩让给你只不过是因为你比我们早出生几秒钟而已,老师到底在乎谁只有老师心里最清楚吧”

    纳兰获不再说话,懒懒地说,“装病人也很累,我还要再睡一会儿”

    纳兰葎和蓝蕼忙一起拉住他,“哥,别睡了,求你赶紧在她面前醒过来,你是不是想把她折磨死”

    纳兰获一翘唇角,“这还差不多,把她抱过来让我看看”

    纳兰葎和蓝蕼双双松开胳膊,幸好纳兰获有准备才没摔回床上去。只见纳兰葎和蓝蕼抱着肩说,“你不要吵她!”

    蓝静仪醒过来时天已经亮了,她忙坐起来很懊恼自己怎么会睡着。

    “醒了?”纳兰葎和蓝蕼和她打招呼,他们俩好像一直没睡。蓝静仪顾不得理他们,就去打来温水帮纳兰获擦手擦脸。

    一边擦一边和纳兰获说话,“获,你快点醒过来好不好,你知道我们都很为你担心,都怪我,都是我不好,我不应该那么固执,如果你能醒过来,让我怎么办都可以,我发誓不会再离开你们……”

    纳兰获的手指动了动,蓝静仪以为自己眼花了,但他的手指又动了一下,蓝静仪蓦地丢开毛巾,用手捧住纳兰获的脸庞,惊喜地不敢置信地叫着,“获,获,你醒了,你真的醒了?”

    然后她转身跑出去,“大夫,纳兰获醒了,他醒了……”

    纳兰葎和蓝蕼苦着脸对视一下,小声说,“用的着那么兴奋么……?”,然后他们看到某个人的唇角扬起一缕得意的笑意。

    蓝静仪看到纳兰荻慢慢张开眼睛,那双黑眸里又开始有了神彩,在这一刻她心里突然对上天充满了感激,她轻轻握住他的手,“获”

    纳兰获的唇轻轻张合着,她将耳朵贴到他唇边,听他说,“不……要再……离开…我……”

    蓝静仪将他的手握在唇边,泪水一滴滴滴在他的手背上,她点着头哽咽。纳兰葎和蓝蕼双双扭过脸了,好像感动的再也看不下去了。

    却不知他们抑制着肩膀的抖动,轻哼,“看不出他还真会演苦情戏”

    早晨,蓝静仪用温热的毛巾帮纳兰获轻轻擦拭着面颊,而纳兰荻的目光一直都追随着她,黑眸更是定定地停在她的唇上。

    蓝静仪仿若不觉,细心地帮他擦着,害怕碰到他的伤口。

    “我想亲亲”纳兰荻说,生病后的他真有点像孩子。

    蓝静仪的唇角逸上温和的笑意,她固定住他的头,将唇凑过去。纳兰荻却掌握了主动,将这个吻慢慢加深。空气被他们的吻搅动起热度。

    蓝蕼和纳兰葎对看了一眼,几乎异口同声,“好r麻”

    纳兰荻终于放开了蓝静仪,她的面颊浮着淡淡红晕,霎是动人。这时蓝静仪才扭身对纳兰葎和蓝蕼说,“你们两个先回家吧,这里有我照顾呢”

    “不要”两个人说。

    纳兰荻接口,“不要管他们,直接把他们忽略掉就行了”

    纳兰荻的话引来纳兰葎和蓝蕼的瞪视,当着蓝静仪的面却不好发作。蓝静仪去换水,纳兰葎才说,“获,你住院一个月了,是不是该考虑出院了?”

    “是啊,看你的样子不会想住上一年半载吧?”蓝蕼也讽刺道。

    “有可能”纳兰荻惬意地躺在床上懒懒地说。

    “休想”纳兰葎和蓝蕼终于爆发,两个人一齐冲了上去。蓝静仪回来的时候,纳兰荻的床已经空了,她奇怪地咦了一声,打开门走出去。

    三个少年站在门口,纳兰获被夹在中间,纳兰葎和蓝蕼都“亲密”地勾着他一条胳膊,他们三个向着她笑。

    “怎么出来了?快点回去”蓝静仪说。

    “我们已经办了出院手续,医生说获完全可以回家休养了”纳兰葎说。

    “对啊,其实已经没什么大碍了”蓝蕼意味深长地说。

    “真的可以吗?”蓝静仪有点担忧地看着纳兰获。

    “不用担心,宝贝,我已经好了”纳兰获微笑。

    红色跑车在飞驰,蓝静仪轻轻靠在纳兰获胸前,“真的没事了吗?”

    “恩”纳兰荻轻抚着她的长发,低头啄了一下她的唇角。

    “老师,我有点舒服”被掠在一边的蓝蕼说。

    “哪里不舒服?”蓝静仪从纳兰获的怀里挣脱,伸手去摸蓝蕼的额头,“好像有点热,是不是在发烧?”

    “反正很不舒服”蓝蕼将头靠在她的肩上,蓝静仪轻轻抚着他的脸,“你坚持一下,很快就到家了”

    “恩”蓝蕼更紧地偎向她,脸几乎埋进她的胸脯里。

    纳兰葎抗议,“拜托我也感冒了,头真的很痛……”

    “感冒没什么大不了,有一颗子弹设进脑袋里痛吗?所以乖乖开你的车”纳兰获不紧不慢地说。

    纳兰葎咬牙切齿,将车开的更快了。

    逸蓝别墅的卧室里,蓝静仪靠在床上,三个少年坐在对面的沙发上,蓝静仪轻轻开口,“以后我不后再离开你们了,除非你们厌恶我了……”

    三个少年彼此看过,眼眸里都有隐隐欣慰。

    “可是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

    “不要再去找jin了”

    “好”他们一口答应下来。

    “而且……你们一个星期只能碰我两次”

    三个人面面相觑。

    “不答应就算了”

    “不,我们答应”

    “真的?”

    “只要你愿意守在我们身边,不管什么条件我们都会答应的”

    蓝静仪看着他们,眼眸里多了一丝柔情。

    “今天晚上算不算约定之内的时间?”

    “恩”蓝静仪站起来,慢慢褪去自己身上的衣服,乃质的肌肤如阳光下的白雪耀眼美丽,她羞涩地并拢双腿向三个少年走来。

    三个少年似乎都被她的身体和她的妩媚所吸引,皆都一眨不眨地看着她。

    蓝静仪跪下来,一一解开少年的腰带,少年胯间苏醒的欲兽被释放出来。她用嘴含住纳兰获的顶端,双手握住纳兰葎和蓝蕼的粗大,轻轻套弄着。

    她的挑逗陌生而生涩,但却足以激起少年潜藏已久的x欲。他们从没想到有一天这个小女人会跪在他们面前主动地献上她的娇唇,用她柔软的手指和她的唇瓣撩拨起他们的欲望。

    少年的呼吸已经粗重,手也开始不老实起来,揉搓她的汝房,捏弄那艳红的樱桃。

    “唔……”纳兰荻的阳鞭一下一下地在她的小嘴里出入,蓝静仪仰着头,承受着他的粗硕。

    纳兰葎和蓝蕼俯身亲吻着她的汝房,用舌尖挑逗挺立的硬挺汝头,而两个少年的食指却c在她的小里,一下下地戳弄。

    “恩”蜜水慢慢浸湿他们的长指,让他们进入的更加通畅。

    “想要吗?”纳兰荻将自己拔出来,目光移向被两个少年的手指玩弄的湿漉漉的口。

    “恩~~要我……”蓝静仪婉转娇吟,唇立刻被纳兰荻封住。

    一场甜蜜的激情开始在这所豪宅里上演。

    (完)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