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e书小说 -> 恐怖灵异 -> 情人系列三《我的改造俏情人》

正文 Chap19.回忆的羁绊(2-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那一页上面,有着满满的她与其他人的照片。

    她的时间犹如静止,对於眼前这本册子明明是那样陌生,但为什麽又会有她的存在?

    这……都是什麽?

    突然,夏苡婕冷冷失笑,一直以来她对於自己的过去本来就存在着质疑,而如今这东西的出现彻底证实了自己的疑虑或许是对的。

    她的心底变的茫然,她的记忆彷佛又变回了空白。

    流下泪水,滚烫的泪珠滴落在那满满的照片之中,照片上的自己曾经是笑得如此腼腆丶如此灿烂,而如今却找不到当时的模样。

    翻着册子当她翻到最後一页时,一张照片的出现更让她久久无法言语──

    「韩焰……」

    抹去眼泪她颤抖着手将照片拿起,照片中的她穿着高中制服,韩焰手抱一颗篮球穿着队服从後拥着她,看起来相当甜蜜。

    『我跟你以前……是很好的朋友吗?』

    『是朋友,同时也是情人。』

    「情人……」夏苡婕呢喃着,复杂的记忆交错使她陷入迷惘。

    放下毕业纪念册,夏苡婕起身拿了套衣服换上,戴好鸭舌帽以及墨镜後疾步离开房间。

    她搭乘电梯来到一楼,一出电梯口她立刻走往柜台,相当迫切。

    「您好,请问有什麽需要服务的吗?」柜台人员向她微笑致意,一眼便能认出她就是目前下榻在饭店的明星。

    「我想找你们总经理。」

    闻言,柜台人员卑躬询问:「不知道是什麽服务上的问题让小姐感到不周到了呢?

    「你们没有不周到只是有点问题想请教他,不知道能不能替我联络他?」

    「好,请您稍後一下。」

    语毕,柜台人员拿起内线拨打。

    一阵,柜台人员挂回电话恭敬说道:「这边请。」

    「谢谢。」

    跟着柜台人员走往另一处的员工电梯,才一走到门口电梯便刚好打开,只见一名外国女人对着她微笑走来,毕恭毕敬,「我是总经理秘书名叫坎蒂丝,总经理吩咐我带您上楼。」

    她露出一抹笑意随着坎蒂丝上楼,最後来到了饭店主管办公室面前,坎蒂丝轻敲两声。

    「进来。」

    「安琪拉小姐您进去吧,我先下去忙了。」

    「谢谢。」拿下墨镜,夏苡婕朝坎蒂丝淡淡一笑,目送着她再度进入电梯离开後才慢慢压下门把。

    坛木混杂着些许古龙水味自里头扑鼻而来,她拿下帽子缓步走进,立刻见到一名样貌英挺的男人坐於办公桌面前,低首批改文件。

    「不好意思打扰了,您就是……这家饭店的总经理吗?」夏苡婕细声问道。

    放下手中的钢笔,温子森这才抬头与夏苡婕对视,感概道:「真是女大十八变。」

    夏苡婕纳闷的沉默。

    「要不要喝咖啡?」

    夏苡婕摇头,「不用了,我只是……」

    「问我为什麽会托人给你那本毕业纪念册,还是想问我关於韩焰的事情?」解开袖口将衬衫卷起,温子森走到她的面前:「是韩焰要我转交给妳的。」

    「你们认识?」夏苡婕感到讶异。

    「我和他是生死与共的患难兄弟,妳说呢?」温子森神色无奈:「妳真的……什麽都忘记了吗?」

    「对,」夏苡婕露出一抹苦笑:「总经理,我们以前也认识吗?不然你怎麽……」

    「妳以前是我和韩焰的高中学妹。」温子森道:「但现在说这些都已经没有太大作用了。」

    「为什麽会没用?」对於温子森的话,夏苡婕不能明白:「我想找回自己的记忆,不管要花多久的时间,那些曾经对我很重要的人丶事丶物我都想找回来。7k7k001.com」

    「那妳有没有想过……或许遗忘才是老天爷对妳的善良?」

    什麽意思?

    她两眼直盯着他,没把话问出口。

    『据小柔说的,他们之所以不告诉小夏失忆的原因是怕她在精神上再一次造成崩溃,医生说过小夏如果要恢复记忆只会有两个可能,第一个就是她内心能接受过去发生的所有事实,第二个就是内心选择继续逃避。如果是第一个那麽小夏就有可能恢复健康,但如果是第二个,那麽她就可能会患上精神病……』

    想起昨日与韩焰的对话,温子森从他那听完整段事情後内心同样也感到非常不舍与难过。

    他们都知道夏苡婕为何会没了记忆,也明白她身边的人为何要选择隐瞒她这麽多事情,只因为不管是谁……都不愿意去赌这一把。

    「我只希望妳现在可以过得平安,这样对我们丶对妳的朋友而言就足够了。」

    「是吗……」暗自呢喃,她抬眼看着温子森:「原来到最後……每个人都是一样……」

    没等温子森开口,夏苡婕转身快步离开了办公室。

    搭着电梯重新回到一楼,夏苡婕心底忽然发酸。

    看了眼饭店大厅方向,夏苡婕悄悄从後门出口方向离开。带着包包,她独自一人走在行人鲜少的小路中,身心疲惫。

    她有意无意地踢着路上的小石子,视线也变得越来越模糊,渐渐的她再也走不下去,倚靠着冰冷的墙面全身像被无助抽光了力气,暗自哭泣。

    带着泪水,夏苡婕从包包里拿出那张夹在毕业纪念册中与韩焰的过往合照,她看着里头的自己以及身旁的男人,内心痛苦。

    她究竟遗失了多少东西?

    想着,她举起一只手拼命敲槌着自己的脑袋,她每敲一下泪水就会跟着滴落到照片上,最後她终於忍不住放声大哭,哭喊着脑中一再出现的那个名字:

    「韩焰……韩焰……」

    突然间,她的手腕被一股力道紧紧捉住,沉浸在自己悲伤之中的夏苡婕这时才注意到有人靠近,下意识抬头想甩开却被眼前出现的模样狠狠愣住──

    望着泣不成声的女人,韩焰见她停下所有动作後慢慢松开,温柔地替她抹去泪痕。

    「别哭了。」

    夏苡婕望着韩焰,再次陷入迷惘,韩焰则轻轻地将她手中握紧的照片抽过。

    「看来阿森还是把它交到妳手上了。」

    「这张照片是我高中时的模样,对吧?」夏苡婕颤抖问道:「你跟我说过我们以前是情侣,就是这个时候?」

    「嗯。」淡淡地,韩焰没有多说。

    见他与之前看到自己时的那般激动变得不太一样,夏苡婕忍不住抓上他的袖口,开口哀求:「你……能不能告诉我以前的事情?我身边的每一个人没有人愿意把真正的事情告诉我,我现在唯一能依靠的或许就只有你了……」

    韩焰不语。

    见到他的沉默,夏苡婕无力的松手跄踉靠回墙面。

    「对现在的妳来说,我在妳心中或许只是找回记忆的线索而已。」韩焰沉重的说道,「以前的我,在妳心底或许已经消失了。」

    说出这句话的同时犹如千刀万剐,只是不仅仅是夏苡婕感到迷茫,就连现在的他也是如此。

    对现在的夏苡婕来说,他这个人是否还存在在她的心底?

    她的内心深处对自己……是否还有感情?

    看回手中的照片,韩焰突然将它撕成两半。

    见状,夏苡婕立刻从他手中抢回照片,情绪激动道:「你为什麽要把它撕掉?这张照片……这张照片不是有回忆吗?就算我现在想不起来,可是……可是你怎麽可以就这样撕掉了……」

    夏苡婕一边说一边蹲下身努力地想将照片重新拼回,泪水如泉涌般不停掉落,沾湿了双手也沾湿了两半照

    镜无弹窗

    片。

    看着无法恢复原样的合照,夏苡婕紧紧握在手中对着韩焰质问:「你为什麽要这样……为什麽!为什麽我明明没了记忆却还是记得你的名字……为什麽当我重新见到你的时候心里是那样莫名的心痛……为什麽你们全部都一样,都把我当成小孩子似的哄骗,我只是失去记忆而不是降低了智商阿!」

    停下动作,夏苡婕无力地不停啜泣。

    看着她一连串的反应,韩焰缓缓跟着蹲下,轻轻地将眼前泪庞抬起,道:「不就只是一张照片而已吗?这麽激动做什麽?」

    「因为我很在乎我的过去,但更在意你阿!」

    脱口而出的瞬间,夏苡婕也呆了。

    久久的,他们两人之间没有说话,只是互相看着彼此。

    「失去记忆的这六年来往往当我躺在床上闭眼前,脑袋里也会出现你的名字。对你,我是那样的在意。」

    「我曾经不知道自己为什麽要在意一个忘了长相的男人,但你还记得吗?你之前来饭店找我那时我虽然认不得你,可是对你说的话我却感觉到心痛,在你离开以後我不停想着丶努力的想想起有关於你的事情,而当我看见那张照片丶看见你把它撕掉的那霎那我的心也是那样疼痛,到了刚才我才知道原来我会这麽在意你丶这麽想找回记忆都是因为想想起你……都只是因为我的心告诉我对你还是有感觉的阿……」

    尽管,她忘了他忘了六年,可大脑里的某一部分记忆却还是替她保留了她对韩焰的情感。

    即使六年後再见到他她不认得,可他的话却依然能牵动着她的心,他们的照片依然带给她莫大的波浪。

    或许因为他在过去是那样重要,所以即便失去了所有,大脑深处也依然记得这个男人。

    思及此,夏苡婕看着韩焰悲伤道:「听完这些话後,你会不会觉得我很神经病?明明几天前一直说着不认识你,但现在却又……我真的很矛盾,对吧?」

    夹杂着泪珠,夏苡婕自我嘲讽。

    含情脉脉的望着她,韩焰将她从地上扶起不自觉的抬起她的下巴,缓缓靠近。

    淡淡的温热气息滑过,夏苡婕视线移往一旁不敢直视。

    「如果我说我想亲妳……妳会愿意吗?」

    水汪眼瞳动荡,夏苡婕看回眼前距离不到自己十公分的男人,缓缓点了点头。

    见到她的回答,韩焰一手扣住她的脑袋一手扶着她的腰间将人往前一带,六年来的思念丶六年来的渴望彷佛集於此时,温柔却不失绵密。

    对於他给的吻,夏苡婕除了沉醉外更有着一番意外。

    之前,往往每当拜伦想与她有更近一层亲密接触时,她的身体总会莫名的反感而将人推开。

    她也曾因此看过心理医生,却不曾好转。

    过去六年来,她与拜伦只限於拥抱无法拥有更进一步接触,如今韩焰的亲吻於她而言像是一种心安,她的身体也没做出任何不舒服的反感。

    一手抚上她的侧脸,韩焰轻轻地烙下最後一吻後,重新睁眼望着她说:「等了六年,如今一切都值得了。」

    「你……真的等了我这麽久?打从我六年前出事後,就一直在等我吗?」

    韩焰摇了摇头,「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妳让我知道即使对我没了原本的记忆,妳的心里依然还是有我的存在,这样就足够了。」

    瞄了眼她手中撕成两半的照片,韩焰淡淡一笑:「会这麽做,只是因为我想知道现在的我对妳而言究竟有什麽样的意义罢了。」

    闻言,夏苡婕连忙低下头来没有回话。

    看着她低头不语的模样,韩焰似乎在她身上看见了高中时那青涩丶容易害羞的夏苡婕那般,嘴角再次轻勾。

    「看看妳,眼睛都被哭肿了,这样会变得不可爱的。」伸手替她抹掉泪痕,手指的温度滑过略为红肿的双眸带给夏苡婕另一种不同的安慰。

    「我以前哭的时候,你是不是也会替我擦眼泪?」对於这个举动夏苡婕总感觉熟悉,却一直不确定究竟是拜伦或是韩焰所带给她的感觉。

    可她的直觉告诉她,那个人就是韩焰。

    「嗯,」晗首,韩焰替她将帽子戴上:「以前妳只要在我身边哭的时候,我都会负责帮妳擦眼泪,或是在妳身边当妳的出气包。」

    「是你把我惹哭的吗?」用力吸了吸鼻子,夏苡婕对此有点好奇。

    听到她这麽问,韩焰忍不住轻笑两声:「我敢保证我以前从没让妳因我而哭,有的话也都只是因为被我感动到哭而已。」

    「你有这麽好?」

    「当然有,只是妳忘了而已。」

    闻言,夏苡婕再次陷入沉默,神情多了份苦涩。

    「别想太多了,就算妳忘了也没关系,回忆什麽的都是人自己创造出来的。」拍了拍她的肩头,韩焰温柔安慰道。

    暗叹一气,夏苡婕抬首与他重新对视,淡淡点头:「谢谢你。」这时,夏苡婕忽然问道:「对了,你为什麽会知道我在这?」

    「饭店员工说的,我今天会来这其实并不是要找妳,但因为我要找的人却先见了妳,後来我到员工电梯那看见妳从饭店後门出去,说实在妳那离开的背影让着让人不太放心,所以才会决定跟着妳出来看看。」

    夏苡婕明白似的点了点头,接着又问:「所以你今天来这是要找他们总经理?」

    「嗯。」

    「他长的挺俊俏的,而且还跟我说我是他的高中学妹。」

    「阿森向来桃花运很旺,妳不要跟我说妳对他也有好感。」

    不知为何,看着韩焰正经说完这段话後,夏苡婕不禁发笑,「你这是在吃醋吗?」

    「夏苡婕!」

    韩焰佯装生气地喊道,却忽然被夏苡婕的瘫软吓了一跳。

    扶着韩焰的手臂,夏苡婕头部突然一阵疼痛,她努力的想站稳脚步但却开始天旋地转,脑袋传来一阵又一阵惊叫──

    『你放开我……算我求你了……放开我……』

    『我求你放过我……拜托你……』

    女人的尖叫哀求如魔般疯狂翻搅着她的脑海,像是自己某一部分灵魂被在禁锢於那,似是哀求着自己将她释放。

    夏苡婕颤抖着身子两眼惊慌,她的世界忽然变得相当黑暗,就像梦靥般突然来袭,让她无处可逃。

    为什麽会突然看不到东西?

    为什麽世界会变得这麽黑暗?

    拜托不要再尖叫了……拜托……

    『放开我!放开阿!啊──』

    韩焰……你在哪里……

    焰……救命……

    夏苡婕不断的抱头挣扎想从中逃脱,这时,熟悉的嗓音渐渐盖过脑海的尖叫,接着她才感觉自己正被人紧紧抱着,「有我在,没有人会再伤害妳的,从今以後我都会在妳身边,不会有人再伤害妳的,没事的小夏……没事的。」

    慢慢的,夏苡婕停下动作缓缓抬头,看清韩焰的那一刻她的世界也恢复了色彩。

    颤抖着双手,夏苡婕一时无法言语。

    「没事了,没事了。」温暖的大手轻抚着那苍白的脸蛋,韩焰再次紧紧将人拥入怀中,轻拍着她的背。

    咬着嘴唇的贝齿缓缓松开,她将脸庞埋入他的胸前用力丶大口的呼吸着,彷佛只有这样,她才能感觉自己还活着。

    「韩焰,」一阵过後,夏苡婕压下恐惧问道:「不管以後会如何,你都会愿意陪着我吗?」

    闻言,韩焰点了点头:「早在与妳交往的那一天起,我就下定决心这辈子都会好好的保护妳,不管以後我们会变得如何,妳只要记得……我,永远都在。」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