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e书小说 -> 恐怖灵异 -> 我与兼职熟女的故事(简体与繁体)

正文 第二章、再战熟女,开辟新熟女(简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头部广告】    在家休息了几天,没有出去玩,上班时百般无聊的玩着手机,不经意看见,联系人中曾玲的名字,让我又想起了,她丰腴的身体,肥厚的大**……这几天老婆正好出国考察了,要一个多月才能回来,正好可以找曾玲她们玩玩,于是我拨通了曾玲的电话,曾玲接通电话后,用很爽朗的声音,调笑我道,我是不是想她了……我道是啊,不过快到中午了,我请她吃饭,曾玲说可以,但她要带她的两个姐妹室友一起来,好像有什么事要我帮忙。m4xs.com【随机广告4】我应声,开车过去接她们。

    我来到她楼下,打电话告诉她,我到了就在楼下,是一台别克的汽车。五分钟后她们走到我的车前,让我眼前一亮,只见曾玲穿着一身黑色的连衣裙齐B裙,丰挺的大**将胸前的衣服高高顶起一座山峰,两个大**随着她身体的走动轻轻地颤动。

    短裙下浑圆的大屁股向上翘起一个优美的弧线,修长匀称的美腿穿着黑灰色的超薄透明连裤丝袜,映衬着超薄透明丝袜裹着的大腿的白嫩与细腻。而和我损友有过亲密接触的灰丝熟女,今天有点愁容,穿着粉色的短裙,薄薄的衣服下,突显出乳罩的印子,显得**颤巍巍的。

    一双长腿还是穿着灰色的丝袜,另有一翻分味。而她的另一位室友一身黑色紧身吊带裙,白嫩的大腿穿着黑色的网袜,涂着黑色指甲油的淫脚趾,红色的圆头低跟凉鞋,肌肤雪白细嫩,**丰满,低胸的吊带衣露出深深的乳沟。

    三位熟女上了车后,问她们想在哪吃饭,她们都说随便,我就开向我的目的地,玉树林,因为这有包厢,能说事,价格也不贵。在玉树林的门口,我碰见了几个熟人,公局治安大队的队长,雨岳分局的局长……我们寒宣几句,就分开了,但灰丝熟女见我认识这些人,对我的眼神有了些变化了……吃饭时的闲聊,我知道了灰丝熟女叫张丽,黑色紧身吊带裙的叫桔子,她们是姑嫂,她们是常德人,但她们都是命不好的人,男人吸毒,不顾家,现在都被抓起来,强制戒毒,桔子则在超市当收银员,桔子结婚多年因为身体原因不能生小陔,夫妻由吵架变成了打架,男人在外吸毒,玩小姐,身体早垮了,张丽在这开了个小的服装店,生意也不太好,有个十七岁的儿子,读书不进,在外面瞎混,前天在外,和人发生的冲突,把人打伤了,现在被关在据留所里。

    张丽很着急,在我损友的口中得知,我在这个城市朋友多,想找我帮忙,又怕我拒绝,正好我今天请她们吃饭,刚才又见我认识公安系统的人,所以开口请我帮忙。桔子也求我,想办法把她的侄子捞出来,到时她和嫂子好好的谢我,玲姐也在一边帮腔。

    我不是一个好人,但我知道我要是帮成了她们,她们的**我能随时享受,也能得到她们的心与更好的服务。于是我答应了,当着她们的面,我给公安系统的朋友打了电话,就说我一侄子,年轻气胜,在外打伤了人,想请他们帮我把人捞出来,朋友说这事不大,但也不小,毕竟有人受了伤晚一点给我答复,张丽听了之后,愁容才舒展了一些,这顿饭吃得,有得没得,但也平静,饭后,桔子下午还要上班,张丽就回服装店里看店,等我的消息。

    她们姑嫂二人走后,我在包厢门口挂上了请匆打扰的牌子,并在里面锁上了门。这时包厢只有我和曾玲两人了,我把玲姐抱起来放在桌上,我站着,一边和她亲嘴,一边摸她的**,她半推半就的依偎在我的怀里,双手搂着我的脖子,喘息着。肉大棒在她的呻吟,变长变硬起来。

    我把她抱在了沙发上,站直了,把**从裤中掏出来,放在了她的嘴边,这时的**足足有十七厘米长,又粗又大,玲姐,娇羞的看了我一眼,说就会做贱人。她把旁边桌上的冰水,喝了一口,然后张口,含下**旬,舔着马眼,冰水的刺激,让**更回的粗壮,玲姐,这时又喝了一口热的咖啡,直接从**给我含下去,享用这顿「咖啡加冰**」,这样来回了几次,冰与火的刺激,让我想插入她的**中,我抽出**,拉起她,让她背对我。

    我撩起她的裙子,我把她的裤袜扯到膝盖,露出白花花的大腿,然后把她的花边内裤推到一边的大腿根,把**露了出来,毕竟是在饭店里,我们都没脱衣服,然后把大**在她的两片**上蹭了蹭,她已经流出了好多水,两片骚肉裹着我的**,发出吧唧吧唧的声音。我说:「真够骚的,流了这么水了。」她笑而不答,我托起她的屁股,熟门熟路的插了进去!她娇哼了一声,趴在沙发上,她**的声音真的很媚,是从鼻腔里发出的那种颤音,很勾魂的。我就这样抱着她操了有二十来分钟,她一直低低闷哼着,生怕惊扰到外别的人,过了一会忽然颤抖起来。我知道她要泄了,狠狠地操了几下,果然一股暖流冲出来,包着**,玲姐泄了。

    老实说这种环境下操逼真的很刺激,何况还是个老逼!我格外兴奋,没有射的冲动,我看着**从后边插进她的**里面,抽出来,带着她的**,和肥厚的阴肉,很有征服感。玩命的操起来,边操边把手伸到她的下面,摸她的大**。这个姿势是我操逼的时候最喜欢用的,一边操逼,一边可以摸女人的大**,还可以欣赏女人美妙的大屁股,有一种完全掌控女人的感觉。

    她似乎也很兴奋,叫声逐渐大了起来,屁股后直往后拱着,配合着我的大**进进出出。【随机广告1】她的屁股又大又白,而且滚圆滚圆的,相当性感。那种兴奋难以用语言形容。有谁会想到光天化日下,这间饭店的大包厢里,有对男女正在进行如此淫荡的苟且之事呢?

    她的叫声越来越大,我担心控制不住局面,于是加快节奏,大腿和她的屁股频频碰撞着,发出啪啪啪啪啪啪啪啪的声响,由于她大腿上沾了很多骚水,股肉碰撞的声音在包厢里面显得格外刺耳,格外响亮。这时我感觉她的**开始一缩一缩的抽动起来,知道她又要**了,于是抱紧她的大屁股用力的操,终于同时到达了**,我在她的**里面狂射着,我有几天没碰女人了,这下子将多少天的存货全部倾泻了出来。

    她发出嘶哑的尖叫,我连忙捂住她的嘴,紧紧的抱住她颤抖的躯体,她一直在哆嗦着,当我松开手的时候,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我让她转过身把她抱在怀里,狂吻着这个迟暮美人她的舌头都被我吸了出来,口水流了我一脖子。

    许久她才缓了过来,说:「你刚才都快把我憋死了!」我说:「你叫那么大声,不怕把警察招来呀?现在正扫黄呢!」「哼!警察来了,我就说你强干我!」我说:「我操!这还有天理吗?」我们整理了一下衣服。www.83kxs.com相拥的又聊了一下天,我了解,到玲姐,和张丽,桔子是老乡,玲姐是做梅琳凯销售的,和老公离了婚,有一个儿子在读大学,快40岁的女人是,**最强的时候,又是失婚的女人,所以为了生理需求,也为了多挣点钱,她和张丽,桔子做起了这个……因为下午还要上班,我从钱包里拿出400元钱给她,玲姐怎么也不肯收我的,我说这个是给姐买衣服,又不是别的钱,姐一定要收下。玲姐这才含笑收了下来。

    下午,在办公室没什么事,加上中午体力运动,有点累了,就在沙发上睡了,但到了四点多钟,公安局的朋友来电话,说要四万元,对方同意可以私了,但还要一万的活动费用,明天就可以放人出来,我听了说行,对朋友说哥,你费心了,晚上在华天大酒店我请吃饭。我随后打电话给了张丽,事办成了,但要五万。

    张丽听了,在电话另一头,当时就哭了,她身上没有这么多钱,只有三万五。我说,好人做到底,剩下的钱,我借给你,等一下我来接你。张丽告我她店子的地址。挂了电话后我洗了把脸,又从保险柜中拿了三万元。便出门接张丽去了。接了张丽,来到酒店,我把一万五给了她,她感激的看了我一眼,我要她包好,一会给我的朋友,朋友如期而到,在席间,我故意少喝酒,有意灌着张丽,张丽为了她儿子,几忽杯杯尽、盏盏干。

    酒足饭饱后,朋友拿了钱走了,我则抱着有点醉张丽,到大厅开了间房,要她陪我一下。进了房之后,我一把将张丽拉入怀中,嘴巴压在她涂着粉红色唇膏的双唇上,开始贪婪的吸吮起美女甘甜的津液。张丽的香舌在无意识中探入了我的嘴里,两人的舌头缠在一起,就像热恋中的情人一般,彼此吞咽着对方的唾液。

    张丽两手搂住我的脖子,发出苦闷的鼻音。而我则用左手揽着美人的肩膀,右手已伸入了她的短裙中,抚摸着丰腴的大腿。她圆圆的屁股就直接落入了我的魔掌。两人亲吻了足足有三分钟,我才放过张丽的舌头。张丽闭着眼睛,张着小嘴,急急的喘着气,胸前的两团大**也跟着不停起伏。我搂着她软绵绵的身子,快步进入房中,放倒在床上。

    我用牙轻咬着她娇嫩的耳垂,更将舌头伸入耳孔中伸缩着。左脚把张丽的双脚分开,左膝抬起,磨擦她嫩嫩的小浪屄。开始轻柔的揉捏那沉甸甸、弹性极佳的丰盈左奶。张丽眉头紧锁,一副难奈的表情,小嘴微张,发出「嗯嗯」的声音。

    我低下头,在张丽雪白的脖子上舔着,紧接着飞速的将她粉色齐B裙脱了下来,推开淡紫色的奶罩,轻轻用指甲刮她的**,直到它像一颗小樱桃一样站立起来。又移到她的肥乳上上亲吻,把**含入嘴里吸吮,用舌尖在黑色的奶晕上打转,直舔得张丽仰身挺腹,奇痒难忍。我左手的两根手指插入张丽的嘴里,搅拌着她的嫩舌。张丽的芳心不知不觉在我的挑逗下春潮起伏。

    在迷乱中,不自觉的开始吸吮我的手指。我的**这时已勃起来了,我马上脱光衣服,将她的丝脚放在我的裆部,轻轻的夹弄着我的**。我忍住快感说:「快点,给我打脚枪。」她的丝淫脚时快时慢的蹉弄我的**,更狠的是她用丝袜丝脚趾使劲蹭我的**。丝脚趾逗弄着我的**,那美丽的丝袜脚趾和我紫红色的**摩擦发出嘶嘶撕的淫糜的声音,顿时我就觉得浑身发软,有种想射的冲动。

    我分开张丽的丝脚,发现张丽的裤袜的裆部明显已经湿了,我于是我把她裤袜完全扒了下来了,忙乎了一身丝汗,最后把她湿透的内裤也扯了下来!当着她的面,我很绅士的把内裤放在鼻子底下嗅嗅,然后潇洒的把内裤向脑后抛去,那条白色的内裤在空中划了个弧线,落到地板上。

    她看着我咯咯的笑着,一边用手揉搓我的**。灯光下我仔细端详着她,脱光衣服的她明显显露出中年女人的体征,即使保养的再好,也抵挡不住岁月的无情。她的**明显的下垂了,但大小适中,腹部明显有赘肉,不过她的屁股保养得不错,浑圆丰满而坚实,两条大腿上的赘肉也不明显,显然是常去健身的结果。【随机广告1】

    她的**已经充血了,显得很肥大,荡啷在外面,**的颜色有些深,她的阴毛不太多,颜色也不深,几根阴毛卷曲着,沾着**,灯光下闪闪发亮。操!都到这地步了,子弹都已经顶上膛了,怎么可能不发射呢,再说她的身上的那种成熟妩媚的韵味真的很吸引我,就连她上身上散发出的老女人特有的汗丝都令我痴迷,特别是此时她自己还用手拨弄着她自己的阴蒂,一边脉脉含情的看着我,当时情形真的是难以描述的淫荡啊……我把早已坚硬无比的**,在她**上来回摩擦着,大量**流了出来,她喘息着,一只手揉搓着自己的阴蒂,一只手熟练地沾着浪水涂抹着我的**,她的动作异常娴熟,很快我的**上涂满了粘液,于是我托起她的屁股,她乖巧的握着我的**对准她的**口,然后缓缓的坐了下去,我的大**很顺畅的被她吞了进去,她开始熟练地上下颠簸起来。

    啪啪啪啪啪啪啪!房间里响彻着肚皮撞击下体的淫荡声响,她以老女人特有的低沉的声音叫着床,我向上挺动着身体,操了好几百下,我感觉这样操她太累了,就把她抱起来放在床上,让她平躺着,然后两手托着她白生生的大腿,狠狠地操起来,足足操了有半个多小时,她忽然紧紧的抱住了我,**紧紧的夹着我的**,一抽一抽的蠕动着,然后一泄如注,一股热流从里面流淌出来,顺着我的**流出来,一直流到她身下的床单上。

    我知道她是泄身了,一股兴奋冲上大脑,我也射了出来,射在了她的**里面,操中年良家妇女就是有这点好处,不必担心怀孕,也不用带什么套套,可以尽情的狂射。我把自己的精液尽情播撒在她的**里,此时她发出尖声的怪叫,我吓坏了,担心走廊的服务员会听到,急忙就用嘴堵着她的嘴,她大口喘着热气,眼睛向上翻着,我几乎能看见她的眼白……我更加兴奋了,射完精的**反而变得更加硬了,我加快了抽送的频率,就像火车加速一样。逐渐达到了极限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她突然抓住我的胳膊,哈哈,看来她似乎从来没被人这么操过她,她**持续着剧烈的**,全身紧绷和皮肤发红发烫……她的声音开始嘶哑起来,拼命摇着头,舌头都被我吸出来了,**夸张的硬着,一边拼命的揉搓着自己的阴蒂,我持续高速的操着她,感觉腰都快要折了。

    我数不清她来了几次**,只感觉她一直在颤抖着,嘶吼着。汗水浸透了她的全身,她的头发全乱了,完全抛去了端庄的仪表,整个就象是个荡妇。就在她连续**缩阴的同时,我的**终于再也忍不住了。狂射出来!我搂着她,玩着她的**

    蜜桃爱恋日记txt下载

    。

    张丽媚眼如丝说:「总,我借你的钱,我会尽快还你的。」我说:「这个不急,你方便时再说,你真的很迷人,性感,和你**真爽。」张丽说:「真的吗?为什么你第一次,来家里,不要我,要曾玲。」我囧魄的说:「这个不是我朋友选了你吗……」我们就这样无关痛痒的聊着,不知道,今天怎么回事,**特别强,不经意间,**又开始勃起,张丽见了,对我说:「总,我怕是大姨妈要来了,刚才和你激烈的**,我现在还没缓过来,肚子有点涨疼了,我不行了,要不我叫桔子来陪你吧!」我说:「能行吗?」张丽说:「行的,你等等。」说着,她拿了手机走到卫生间,打起了电话,十多分钟后,她出来对我做了个OK的手势说,桔子等会就过来,要不我先给你按下摩,你休息一下,待会和桔子好好玩玩。我点了点头,躺在了枕头上,张丽则很温柔的按着头部,不知不觉在这温柔乡里我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被一阵水吵醒,张丽说,桔子来了,在洗澡,让我休息一下。我说一声好,我也洗洗好了,我起身走进了卫生间,对桔子说,帮我也洗洗好吗?桔子没说话,点了点头,帮我淋湿了身体,然后温柔的给我搓洗着,我们没有**,一是待会可以好好的玩,二是我真的累了,洗一下热水,人清爽了很多,冲洗完后,我们一起出来。

    我牵着桔子的手,来到时沙发边,我坐在了沙发上,分开双腿,说:「我要你用嘴把它含硬了,才能好好和你干一场,快点啊!」桔子然二话不说,跪在我面前,抓出大**,小口一张吞了我的**,狠狠舔舐着。张丽见我们在沙发玩起来了,起身去洗澡了。见着张丽的白嫰的娇躯消失在我的视线,腿间给我吹萧的桔子,能和这对姑嫂双飞,真的很刺激。我只觉得一阵强烈的快感直冲脑门,我看着露出一副迷醉表情的她,正不断翻滚着口中的香舌,卖力地舔着自己紫红的大**,一种征服的心理快感油然而生,这种快感要远远超过了生理上获得的快感。

    桔子这时充分了展示她的舌技,小口紧紧含着**,不断吸吮着,以制造真空的快感,舌尖则专门在**上的敏感带游弋,时不时地还在马眼处逗留一会儿。没弄上几下,我的**被撩拨得更加粗大,硬度热度更是达到了顶点,一颤一颤的随时都会喷发精液。我想不到她的技巧竟是如此高明,很快就迷失在了巨大的快感中。

    然而,这一切只不过才刚刚开始。灵巧的舌头仿佛知道**的敏感分布,先是刺激着敏感点,很快就逗弄得**处在临界状态,就在将射未射之际,舌尖却一转,转到别处去舔弄,让无数涌到**处的精液刹住了,待我的快感消退之后,又再次刺激着这些敏感点。反复了几次,快感的累积达到了前所未有,我已经被她舔得快要疯狂了,双手死死按住张茵的头,喉咙里「荷荷」作响。

    当她的舌尖又重新点到了马眼处,象往里钻似地狠狠顶着时,我再也忍不住了,狂吼一声,一股股滚烫黏稠的精液如箭般射出,全都射在了桔子的嘴里和脸上……这时张丽出来,擦着头发说:「总,这不像你的风格啊,这么快就射了,要不休息,休息下。」我难堪的笑了笑,有点累了,休息休息下,我喝点水,我走了饮水机旁,从我的包里,掏出两颗伟哥,就着水吞下。转身来到床边,但前的一幕,让我更冲动,张丽和桔子坐在了床上,桔子脸上的精液没有擦掉,而是张丽用舌头一点一点的,舔干净,含在嘴中,然后和桔子亲吻,舌吻着,分享着我的精液……我仔细的欣赏起,两个熟女,丰韵的**,张丽身材匀称,有着一身的白肉,看上去瘦,但操起来有肉感,毕竟人到了中年,腰有一点发福,**也有点儿下垂。而桔子身材修长,皮肤有点黑,**很大,是圆型的,因为没有生过小孩,还没有下垂,她的阴毛比较少,**很肥厚,也很黑,性感。不知是香艳的刺激,还是药的做用,我的**又有感觉了,我走上床上,来到她们中间,说你们一起给我吹,张丽一口吞下**,吞吐着**,舌则划着圈舔着**,桔子则舔着肉蛋蛋,和我的大腿内则很麻,很爽。

    **这时很粗很长了,充份的充血了,我将**从张丽口中抽出,让她们硊在两边,双手扶着她两的头,要她们两个人用嘴和舌头,同时舔着我的**和**,热热的湿湿的,很不错的感觉,两个肥乳紧挨着我的腿,随着动做,**都硬了。

    我的**全被打开了,我要操穴,于是我要她们两个摆成了69式,桔子躺着,张丽硊伏在桔子上面,要她们相互舔弄着**,桔子说你真会做贱我们女人,我说宝贝这不是做贱这是**情趣。她们没再说什么,照做着,我朋友跟我说过,张丽是可以肛交的,而且感觉还不错,我还没有肛交过,所以想干一次,机会就在眼前,我当然不会错过。我伏在张丽的背后,一只手抓住张丽的一只肥乳,猛的揉捏着,捏搓着她的黑黑的**头,一只玩弄着她的阴蒂,桔子则舔弄着我的**和蛋蛋,等张丽**泛澜时,我说,丽姐,我要操你了,但我想走后门。张丽脸色潮红,点了点头,说你来吧,但要温柔点。

    我把张丽的**,抺在了她的肛门口,让桔子多舔了两下**,觉和湿润后,对准她的屁眼捅了进去!嗯!的一声,呻吟,我感觉张丽的肛门很紧,很温暧,这样操了一阵,我又想念,她的**,又将**,插入**中,猛干起来,使她**四溢,我又转换阵地,操她的屁眼,这样不断的操弄着张丽,桔子也配合我情调张丽与我,我干屁眼时,她就舔张丽的**,我干张丽的**时,她不时舔我的蛋蛋,**与**的结合处。

    「你的……**……好粗……把姐姐的……浪屄……插得满满的……姐姐好舒服……你不要停……姐姐要你……插……浪屄……好痒……亲哥……你的好大……好大啊……插得姐姐……都要舒服死了……爽死姐姐了……啊……啊……啊……喔……舒服死了……姐姐舒服死了啊……姐姐……不行了……」张丽的淫叫声让我更加疯狂的干她,张丽的肥乳时而被我抓揉着,变成各种型状,**被我扯捏着,我狠**着,张丽的大白腚被撞得啪啪直响,「亲汉子……你要**死我了……姐不行了……好弟弟……哦……哦姐姐更觉得你……真的好大……好大……喔……姐姐真的是……爱死你的这根……大……宝贝了……啊……啊……用力……用力干姐姐……啊……嗯……啊……好舒服啊……啊……啊……亲弟弟……啊……哦……啊……酸……死了……你干得……姐姐……酸死了……」我的大**抵住张丽**深处的浪屄,张丽全身一阵颤抖,**紧缩,一股热呼呼的**直冲而出,扭着细腰肥臀向后顶着,使她紧凑迷人的小肥屄更是突出地迎向他的大**。

    「宝贝……用力**……吧……姐姐的浪屄好痒……快……用力插……大**哥哥……宝贝……我的好老公……你的大宝贝……插得姐姐……要上天了……好儿……再快……快……我要泄……泄……了……」张丽被我的大****得媚眼欲醉,粉脸嫣红,她已经是欲仙欲死,屄眼里**直往外冒,浪屄乱颤,舒服得魂儿飘飘,魄儿渺渺,双手双脚搂抱得更紧,肥臀拼命摇摆,挺高,配合我的**。她如此骚浪的叫着,刺激的我的**如狂,真像野马奔腾,搂紧了张丽,用足气力,拼命急抽狠插,大**像雨点似,打击在张丽的浪屄上「噗滋、噗滋」之声,不绝于耳,好听极了。

    含着大**的嫩屄,黑色的屄肉随着**的向外一翻一缩,**一阵阵地泛滥着向外直流,顺着肥白的大屁股流在床上,湿了一大片。我卯足气力的一阵猛烈**,已使得张丽舒服得魂飞魄散,胸前的一对大白**倒吊着晃来晃去的。不住的打着哆嗦,娇喘吁吁。

    「大**亲老公……我……的心肝……不行了……我……好美……我泄了……」张丽说完后,猛抬肥臀,将小屄挺高。「啊……哥哥……你要了我的命了……」张丽一阵抽搐一泄如注,全身都瘫痪了。

    张丽的呻吟越来越微弱,我想她已经有**了,该是桔子这个美娇娘了。我抽出**,将张丽放在旁边,用浴巾擦了擦汗,和张丽并排躺着,我要桔子坐上来,这时**上沾满了张丽的**,还冒着热气,桔子迫不及待地跨在了我身上,一手握着**,一手分开自己的两片**的**,对正屄眼之后,大白腚重重地蹲了下去。早就渴望已久的浪屄终于被硕大的**填满贯穿。

    「唔……」甫一插入,便深深感受到**的坚硬和火热。**插了没4——5分钟桔子就浑身一阵哆嗦,忍不住来了一次**,屄心子深处释放出一鼓热流,喷洒在了我的**上。上半身一软,伏在了我的胸膛上,不停地喘息着。但她很快就恢复了体力,双手一撑坐直了身子,停了片刻,大白腚开始起起落落,享受着被**摩擦的无穷快感。

    我也是畅快淋漓,桔子那多褶皱的**,磨蹭着我的**棱子,激起了阵阵酸麻,刺激得**更加充血火热。我兴奋无比,双手紧紧抓着她丰满的大白腚,十指深深陷入了屁股肉中,配合着当她坐下时,就用力往下拉,同时,挺着腰部将**狠狠往上撞击。由于是两个人使力,**的力道异常猛烈,大小**都被干得翻进翻出,只一会儿,**已被带得四处飞溅,噼啪咕唧之声不绝于耳。

    桔子,胸前那对丰满坚挺的大白**,在下身被猛烈冲撞下,也剧烈晃动摇摆着,在空中划出一个又一个圆圈。我看得心动,一伸手各抓住一个白里透红沉甸甸的大**,浅褐色的**头儿已经硬立了。力握了握,只感觉这对**实在是又弹又挺,无论被抓成什么样,只要一松手,瞬间恢复原状。兴奋之下,随心所欲地揉捏成各种形状,时而还用两指捻一捻早就发硬的**。上下要害都落入我手。

    桔子被干得娇喘不止,「啊……啊……嗯……嗯……」浪声淫叫着。浑身上下香汗淋漓。突然小腹一阵肉紧,接着浑身颤抖,又来了一次**,屄心子喷出股股**,但已经陷入疯狂肉欲的她,丝毫没有停下动作,一边哆嗦着喷洒**一边拼命地挺腰扭臀,大量的**被挤压着喷出了体外。我感受着她滚烫的热流,更加卖力得顶挺着,巨大的**重重地撞击在她的屄心子上,力道大得似乎想把她的身体戳穿一样。

    很快,桔子再次到了顶峰,抓着我的手在她自己的大**上猛搓,那种淫荡劲,真是意犹未尽,屄肉不由自主地收缩着。在大**又一次狠顶在屄心上时,**的堤坝也随即被打开,大量的**哗然而泄,汹涌的程度更胜前几次,经爽的翻白眼了。我的双手死死按住了她的大**,往下拖,不让桔子有丝毫动作,**紧紧顶在屄心子心上,感受着**的冲洗,享受桔子屄肉一松一紧的吸吮快感。几次**过后,桔子终于软倒了,趴在我的身上,只剩下喘息的份儿。

    药力也渐渐散去,我自己也到了快感爆发边缘,我抱住桔子一翻身,桔子压在了身下,我坐了起来,将**从她浪屄中抽了出来,她修长的双腿大大的分开,暴露出肉色肉香的屄眼,在她的腰下塞了个枕头,让我好更深的插她的**,我重新顶直捣黄龙,插入她的**深处,用力研磨数下,桔子的**下子,就不断的涌出,口中更是**。啊……真美死了……我用力快速的抽动着,桔子双手紧紧抱住我,双脚紧缠着我的雄腰,扭着细腰肥臀。「啊……啊……啊……啊……喔……美……美……你……插死浪屄了,对!好!啊……用力……对……就是……那里……喔……好痒……痒得钻心……再深点……用力掘……哎啊……真好,爽死我了……」屄心又被快速的撞击,桔子也许感觉到我就要射精了,不住**了起来。我被桔子搂抱得紧紧的,胸膛压着桔子涨噗噗、软绵绵的大**,下面的大**插在**的浪屄里,猛抽狠插、越插越急,时而碰着浪屄,每次**到底就研磨数下才抽出。桔子的两条**上举,勾缠在我的腰背上,使她紧凑迷人的小肥屄更是突出地迎向他的大**,两条玉臂更是死命地搂住我的脖子,娇躯也不停地上下左右浪扭着,「哦……我痛快死了……你的大**又碰到……姐姐……的屄心里……了……宝贝……我的好老公……你的大宝贝……插得姐姐……要上天了……好儿……再快……快……我要泄……泄……了……」我用起最后的力气,把**送到了最深处,硕大的**毫不留情地一次又一次顶开了桔子的子宫颈,一股股浓热的精液终于爆发,纷纷射在了子宫壁上。已经无力的桔子一声呻吟,忍不住又来了一次**,最后的力气也彻底流尽了。在极度满足中我们,进入梦香。

    次日醒来时,已经是九点多了,房间里迷漫**的气息,有着精液和**的气味,姑嫂两的**都有点红肿,证明着昨晚的疯狂与快乐,起来后,我们一起洗了个澡,让我享受熟女的温情,我们没有**,因为还有她们事要办,她们要准备去守所接人,我还要回公司办室。

    在分离时,我给了她们2000现金,本来她们不肯收的,说还欠我的钱,不好意思再收了,我说我们是亲密的朋友,希望她们买点好吃的,补一下身子,昨晚太猛了,弄伤了她们不好意思,要她们一定收下。她们这才满脸潮红的收下,她们谢谢我的关心与帮忙,我以后想要人陪了,想放松一下,随时可以找她们。

    又多了一对姑嫂炮友,看来我要多锻炼身体才行了。【尾部广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