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e书小说 -> 玄幻魔法 -> 倚玉偎香(高H )

正文 宇辰归来:只想在你身边贪欢放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侯府小住的两三日里,沈含玉几乎没有下过床,连吃饭都是坐在床上哥哥们喂她吃的。她总是在肉棒的抽插中入睡,睡醒的时候小穴里插着大肉棒在抽插。三个男人也是识趣,知道她要回蓝府,并没有在她身上留下什么痕迹。这倒让她安心不少。

    幸福的时光短暂而美妙。

    她知道回到蓝府后恐怕又要一段时间不能再和他们相见。

    沉浸在伤感里。

    却不知道,有个人已经从遥远的希夷回了蓝府,等待着她和她的解释。

    就连她回去的路上,秦珏也在马车里抱着她,不停的吻着她。怎么都不舍得分开。直到那马车即将进入蓝府的最后一个拐弯处才飞身离开马车。她望着秦珏消失的很快的背影心里也有些难受,她想自己也是爱着秦珏的吧,否则也不会在蓝府的时候总是想起他,有时候也会梦见她,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秦珏在她的心里和她的大哥二哥已经是一样重要的位置了。不过,她好像也并不反感,相反,每次想到他们的时候她心里都是甜蜜的。

    回到蓝府,她刚换洗过衣服,只着了水红色的肚兜,躺在床上小憩。

    一个高大的身影便破门而入。

    蓝宇辰再也等不急了。他回府已有两日,也等了她两日,此刻听到家仆来报沈含玉归府。他便大踏步赶来询问。他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她会嫁给大哥。他要亲口听他说。

    沈含玉躺在床上听到有脚步声,以为是蓝宇恒,便坐起身来,撩开了床幔。

    长发如墨的随意披散着,有稍微的凌乱,增添了几分诱惑。美人香肩裸露,粉嫩白皙的肌肤,在那水红色的肚兜的映衬下更显得冰肌玉骨,胸前的高耸丰满把那肚兜上的金菊大花顶的繁荣盛开,像是一朵真的菊花一般。她的脸颊粉红,看到他之后眼神慌乱。模样羞怯。这一副美景就这样呈现在蓝宇辰的眼前。他看直了眼,忘记了要说的话,呆愣的没有反应。

    直到沈含玉的声音传来他才尴尬的干咳一声,拳头掩着嘴角。

    想要质问的话语怎么也说不出来。听到沈含玉不满的驱逐他,他终究是不想她误会了,才急急的解释。轻声的询问。

    沈含玉也是迷惑了。不嫁给蓝宇恒要嫁给蓝宇辰,什么意思。

    听到她口中慢慢说出蓝宇恒救了她的事情,他就觉得事情不对,仔细询问一番,才知道原来别院的丫鬟红儿在从中作怪。气的他的拳头握的咯吱咯吱的响,脸上阴沉密布。模样骇人。

    良久,才看到沈含玉被他吓到了,他赶紧出声安慰。

    好像无济于事,

    他走过去,坐到床边,从她身后轻轻揽着她,把她抱到怀里。头抵上她的肩膀,在她耳边轻轻的安慰她。“玉儿,别怕,我只是太生气了,如果那红儿不使那幺蛾子,你现在就是我的夫人了,我只是后悔,后悔那日为什么不等你醒来再走,玉儿,你知道吗,我在希夷的这半年,每一天都在想你,每天晚上睡觉前都要念着你的名字才能入睡。受伤的时候我只要想到

    星耀娱乐圈无弹窗

    你,就感觉不到疼痛了,为了及早回来见你,这一路我累死了五匹马,前天才赶回京。却听大哥说娶了你。你知道我当时的心情吗?你知道那种绝望吗?玉儿,我真的好想你,玉儿,我真的好爱你,从四年前,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已经喜欢上了你。尽管那个时候你还只是个小丫头,可却住进了我的心里,怎么也赶不走。你知道吗?半年前救你的那天,我又后悔,又高兴,我后悔没有早点把那个山贼的老巢给端了。我高兴的是能够及时救下你,我高兴的是救你的人是我。玉儿,你知道吗?那天晚上我整夜都没有睡,一遍一遍的和你结合,一遍一遍的感受着,我怕睡醒了就只是梦一场,我一直都不敢睡。玉儿,你知道吗?当时我在你耳边说要娶你为妻,要一辈子疼爱你。玉儿,别怕我,你害怕的表情让我难过,我不想你害怕我,玉儿,别怕,我永远不会伤害你的。玉儿,我爱你,玉儿,我蓝宇辰爱你沈含玉,玉儿”

    沈含玉感觉自己的肩头有凉凉的水滴下,她知道,那是蓝宇辰的泪,不知道从他说到哪里开始,那泪就滴在了她的肩上,越来越多。泪水滑过她的肩膀,流过她的锁骨,一直流到雪白的丰满上。她知道男儿有泪不轻弹。她从身后男人的话中听出了绝望,听出了悲伤。他是爱惨了她吧。可是造物弄人。她现在已经是他的大嫂了。

    她已经不再害怕了,就那样静静的坐着,等着身后的男人恢复情绪。

    出乎她的意料。

    一盏茶后,

    她感觉有片湿热的唇吻上了她的肩。她瞬间的怔住之时,那片唇已经吻上了她的脖颈。吻到了她的耳朵上,那湿热的气息打在她的耳背上,打在她的耳孔中,酥痒起来。

    “唔,小叔,不要这样,别这样,小叔,唔唔……”

    她拒绝的话还没说完,蓝宇辰便吻上了她的唇,他的吻很火热,很霸道,很急迫。她只能承受。

    那张嘴含住了她的小舌吸允起来,吸允的啧啧有声,像是极喜爱那味道一般。她的舌头被他吸的发麻。身子也软了几分,靠在他的怀里,倚在他炽热的胸膛上,虽然他仍旧衣衫整齐,可这已是四月半的春衫也是极薄,她能清晰的感受到他胸腔里那颗砰砰跳动的急促的心。惹的她的心跳也加快了几分,脸色绯红一团。

    他的大手干燥,并不粗糙,只是右手虎口处有层细茧。想是常年握剑所致。他的大手摸着她的丰满,虽隔了层肚兜,她却感觉到那层细茧,摩挲着她的玉乳更加酥麻。跟大哥他们的感觉并不相同,他手中的力度很大,沈含玉被他摸了几下就浑身酸软的彻底躺在了他的怀里,她的玉背赤裸着紧紧的挨着他的胸膛。

    他感受到怀中女人软下了身子,知道她已情动。心里又满足了几分,那颗心似乎也不再那么绝望那么疼痛。他刚才绝望的只想再吻吻她,他只想离开之后就离开蓝府离开京城,走的远远的,可当他吻上她的肩,却怎么也不舍得离去了。

    此刻,他什么都不要想,只要怀里的女人,他什么都不要顾,只要狠狠的疼爱她,给她快乐,让她幸福。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