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e书小说 -> 玄幻魔法 -> 大唐第一败家子

正文 第三百五十八章:弹劾蜀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李愔原本以为,要说服五姓七望,还会费一番口舌。(Www.)

    没想到,居然并不需要。

    在听到李愔的保证之后,五姓七望,居然似乎一下子就相信了,再也没有来质问过。

    这时候,就连李愔自己都在怀疑。

    难道本王的信誉,已经坚挺到这等地步了吗?

    李愔当然不相信,五姓七望的人,会对他信任到如此地步。

    说不定,是他们正在准备什么阴谋诡计而已。

    不过,对于五姓七望之人得阴谋,李愔现在都懒得理会。

    在益州,李愔还真的不怕五姓七望。

    有什么招数,就使出来好了。

    ……

    铁路期初得修建,已经步入了正轨。

    整条铁路的路线,也已经规划完成。

    接下来,只需要按部就班的进行铺设就好了,不需要李愔随时跟着。

    而李愔,终于可以腾出时间来,返回益州,继续规划益州的发展方向了。

    现在,益州的真正管理者,其实是都督府得长史上官仪。

    上官仪不愧有宰相之才,在短短几个月的功夫中,就将整个益州完全掌控在手中。

    当然了,这里的掌控,是相对的掌控。

    如果说对县乡乃至村的掌控的话,仍然需要地方世家的支持。

    不过,和大都督作对的赵家,已经被消灭掉了。

    王家,彻底地投奔向大都督。

    剩下的两大世家,根本翻不起什么浪花来。

    而他们,也不敢翻出什么浪花来。

    这两大世家,官府的命令,都极为配合。

    而因为目前的益州,各地都在进行大建设。

    如果按照后世经济的一项重要指标gdp来算的话,目前益州的gdp大概比大都督就任之前,起码翻了一番,甚至更多。

    ……

    长安,皇宫之内。

    李世民御案上的奏折,忽然多出来上百封。

    这些多出来的奏折,无一例外的,都是在弹劾蜀王李愔。

    而为首的,就是王家的王信,还有其他五姓七望世家的官员。

    而他们弹劾蜀王李愔的理由有两条,第一条就是,蜀王来到益州之后,不顾百姓死活。

    只顾着建造新王府,并且劳民伤财,修建毫无用处的铁路。

    而他修建的铁路,全部都是用上好的钢材修建,而宽度只有四尺多。

    这样的宽度,能干什么?

    除了好看之外,简直一无是处。

    这不是劳民伤财,又是什么?

    只顾自己享乐,不管百姓死活,穷奢极侈,这就是他们弹劾蜀王的第一条。

    而第二条则是,蜀王荒诞不经,不理政事,属于教化。

    现在整个益州的百姓,在蜀王去到蜀地之后,安于享乐,不事生产,不孝至亲。

    而整个益州,在今年的科举考试之中,竟然没有一个考生高中。

    这足以证明,在蜀王来到益州之后,益州的教化,简直形同虚设,毫无建树。

    这两点弹劾,对一个皇子来说,是极为致命的。

    皇子担任大都督,一般情况下,都是遥领。

    也就是只是名誉上的大都督,地方上实际的政务,还是当地的刺史说了算。

    但是现在,李愔不但是益州的大都督,并且同时兼任刺史一职,还有持节权。

    这,已经可以说是益州的土皇帝了。

    如果再加上世袭罔替这一条的话,那可就是益州真正得土皇帝了。

    本来,如果李愔励精图治得话,那也就罢了。

    就算他啥事不干,混吃等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是现在,偏偏他刚到益州,就迫不及待地为自己建造王府,完全不顾百姓死活。

    并且,在官员最看重的教化方面,更是做的一塌糊涂。

    这两方面,对蜀王来说,是致命打击,是抹不去得污点。

    当然了,朝堂之上,并非一片讨伐的声音。

    也有人,为蜀王李愔说话。

    比方说,卫国公李靖,就站出来为蜀王李愔说了一句公道话。

    “王信匹夫,你少在哪信口开河,污蔑忠臣!这一次,益州刺史,勾结外贼,如果不是蜀王李愔的话。整个益州都将被外族攻克,益州百姓,将死伤无数。”

    “还有你弹劾他的问题,第一,蜀王既然敢修建铁路,必然有他的作用,只不过,你不知道罢了。蜀王所做的事情,那一桩那一件,都不都是出人意表?神奇无比?”

    “而第二件,蜀王才刚刚到达益州,还不足半年的时间。试问,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能做出什么事情来?益州的教化问题,只能归结在远益州刺史林诀身上,又如何能算到蜀王李愔身上呢?”

    在卫国公李靖之后,陈咬金等一帮老臣,纷纷站出来,大声符合。

    程咬金,更是伸出胡萝卜粗细的手指头,指着王信得头皮,破口大骂。

    那唾沫星子,几乎将王信全身都给浇湿。

    最后,还是在李世民发火之后,这帮武将得声音,才逐渐平息下去。

    王信不由反诘问道:“那么敢问卫国公,四只多宽的铁路,又能做什么用呢?益州百姓的教化,怎么会和益州大都督,益州刺史全无关系?”

    “听说,现在的益州,百姓就只向钱看,完全没有了礼义廉耻。而这,就是在大都督李愔去到益州之后,才发生的事情,怎么能说和蜀王没有关系呢?”

    王信的话,让李靖一时之间,难以反驳。

    虽然李靖极为信任蜀王李愔,毕竟,这是他的孙女婿。

    李愔的为人,李靖自认为还是熟知的。

    但是现在这件事情,真的不好解释。

    李靖也不清楚,李愔到底为什么会修建这样的铁路。

    既然辩不过,那就只能胡搅蛮缠了。

    而胡搅蛮缠,正是这帮武将的拿手好戏。

    以程咬金为首的一帮武将,在李靖的带领下,和那帮文臣,展开了激烈的交锋。

    险些上演了一场全武行。

    最终,还是李世民一声令下,才制止了这场闹剧。

    至于这次对蜀王李愔的弹劾,最终,李世民也不能置之不理。

    最终的处理结果是,派遣魏征为钦差,前往益州,彻查这两件对蜀王李愔的弹劾。

    魏征为人嫉恶如仇、刚正不阿,派遣他前往,无论是文官还是武将,都能放心。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