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e书小说 -> 武侠修真 -> 带着仙门混北欧

正文 375.天高云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两辆自行车一黑一白,安吉丽娜把黑车给了陈松,自己推走了白车,然后约定等到自由集市庆典结束后一起去骑自行车。(看啦又看小说网)

    自由集市庆典总共两天,庄园卖了两天的蔬菜,倒也是小赚了一笔。

    天公不作美,庆典结束当天晚上下起了小雨,陈松正好待在玻璃屋里赏雨,结果雨水越来越大,到了午夜就变成了瓢泼大雨。

    冰岛南部降雨量是最充沛的,而且容易出现大雨。

    玻璃屋里一片热闹,白哥、道哥和板凳狗们都钻了进来,另外两窝鸬鹚幼鸟也被暂时带了进来,陈松怕它们被雨水给拍出问题来。

    鸬鹚幼鸟需要温度,它们便看中了白哥的肚皮。

    白哥在地上葛优躺,瞪着俩眼珠子一边看鸬鹚幼鸟一边流口水,看样子恨不得一口把它们全给吞掉。

    这样小鸬鹚们摇摇晃晃跑到它身边简直是羊入狼口,惊喜冲昏了白哥头脑,它张开嘴等着鸬鹚们自己往里钻。

    结果鸬鹚没有钻进去,一只鞋子飞进了它嘴里,陈松虎视眈眈的看着白哥说道:“你敢给我吃它们,我就敢给你撬下两颗牙来!”

    白哥吐出拖鞋悻悻的闭上嘴,偷鸟不成还,鸬鹚们钻到了它身边享受温暖,然后闭上眼睛开始睡觉,美滋滋。

    硕大的雨滴哗啦哗啦的拍打在玻璃屋顶上,溅起一朵朵晶莹剔透的水花。

    陈松调转灯光照上去,水花变成了亮水晶色,很美。

    白哥它们可不懂得欣赏雨夜,几个毛孩子陪了陈松一会,然后开始打瞌睡。

    先从白哥开始,呼噜声出现了,随后道哥、沙发们聚集在一起你靠着我我枕着你,这姿势不舒服,它们一个个也开始打呼噜。

    呼噜声就像交响曲,好几个声调混在一起,高低起伏。

    陈松坐在地毯上倚靠着一张沙发看向毛孩子们,可能雨夜的缘故,他莫名有些伤感,然后忍不住就想到了老家、想到了爸妈。

    在他很小的时候,他家是一座老房子,每到下雨的时候他会坐在屋檐下看着雨水滴滴答答的滚落下来,然后如果是春天那他会在停雨后去竹林里找竹笋,如果是夏天那就会在停雨后去找菌子。

    回忆了一会,他摇着头关上了电灯,自己也躺下睡觉了。

    不过呼噜声太响不容易睡着,这样他便踢了白哥一脚。

    白哥吓醒了,蹲在地上左右转头看了看,没什么发现后它又躺下继续睡,呼噜声迅速又起来了。

    陈松就又踢了它一脚……

    大雨持续到中午时分,雨势说停就停,而且停雨后立马出来太阳了,好像是海风把阴云给吹走了一样。

    安吉丽娜给陈松打了电话,两人骑着自行车在小镇路口汇合。

    “咱们去哪里?”陈松遥望着左右说道。

    这个时间段他的家乡还是滚热天气,冰岛竟然已经隐隐有些天高云淡秋意浓了。

    当然这可能跟刚下完雨有关,海风加上雨后,小镇的温度总是有些低。

    安吉丽娜笑道:“为什么非得找个方向呢?我们就沿着公路随便骑吧,好吗?”

    自行车骑出小镇,他们看到的就是整片田野,颜色很灿烂,各种小花绽放在贫瘠的土地上,长势一般般,可是都在争先恐后的绽放,这让整片土地多了几分活力。

    偶然路边会有一座小屋,这是很普通的农舍,简单但不简陋,屋子是平房,四周全是绿草地,草地上隔着几步就会种有树木,在树木之间放着白色的桌椅,另外在草地尽头还竖起了一个小秋千。

    陈松问道:“这是谁的住处?”

    安吉丽娜说道:“奥格斯格松先生自己建的房屋,他是一位设计师,平时待在雷克雅未克,到了周末或者假期就会来到小镇度假。”

    陈松点头道:“他很有生活格调。”

    安吉丽娜说道:“当然,生活不易,我们总得对自己好点。”

    陈松忍不住腹诽,你一个冰岛人跟自己一个中国人说生活不易?在中国老百姓看来,冰岛老百姓这生活压力就跟没有一样好吧。

    这话只是安吉丽娜随意的一个感慨,很快她蹬着自行车又有了新话题:“文斯,昨天回去我为未来工作做了准备,你的土地怎么样?是不是挺贫瘠的?”

    陈松说道:“当然,我的种植园里所用的土壤全是进口的,这在我们国内是无法想象的,当我把这事告诉我父母的时候,他们惊呆了。”

    安吉丽娜笑道:“这没办法,冰岛有丰富的地热能,却没有肥沃的土壤,上帝很公平。不过上帝关闭一扇门的时候他会打开一扇窗,我觉得这问题是可以解决的,金雀花你知道吗?”

    陈松问道:“抱歉,什么?金雀花?”

    听他这么问,安吉丽娜就明白他的意思了,便直接介绍道:“是的,金雀花,一种豆科植物,它具有根瘤,拥有很好的固氮作用,能给土壤提供天然的养分,你知道的,氮肥是植物生长所必须的肥料对吧?”

    陈松还真是第一次听说这种植物,他饶有兴趣的问道:“冰岛能种植吗?”

    安吉丽娜松开车把打了个响指:“你说到了点子上,冰岛的气候不适合许多种植物生长,但我觉得你可以试试种植金雀花,或许能成功呢?”

    氮肥确实很重要,现在欧洲农业使用的氮肥主要靠化学合成,天然产的氮肥只有硝石之类的东西。

    不过陈松现在可以从沼泽里挖泥晒肥料,这些泥中富含氮元素,可以被植物直接利用。

    安吉丽娜介绍说金雀花不光能固氮,它本身是黄色小花,长出来后也非常漂亮。

    她建议陈松在收获向日葵后种上金雀花试试,如果金雀花能熬过这个冬天,那明年庄园的土地会肥沃许多。

    “即使熬不过也没什么,反正冬天不能种向日葵,就拿它来做个试验好了。”安吉丽娜乐观的说道。

    陈松点头记下了这种作物,他看安吉丽娜在只用一只手扶车把,就想表演一个更有难度的,他双手全给放开了,然后掏出手机给荆伟发信息让他买金雀花种。

    立马,车子一个趔趄冲向路边的沟壑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