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e书小说 -> 武侠修真 -> 凤鉴录

正文 九、胜者的思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见势不妙的各兽群族长率领各部仓皇向后退去,甚至不惜碾压挡在周围的弱小族群,让本以混乱的场面变得更加血腥,耳边响起的各种惨叫和身后恐怖的嚎叫更是让它们闻风而逃。()

    如同大海退潮一般,原本气势汹汹的兽潮,此时已经在大草原上渐渐退去,霆策军只是象征性地追赶了一阵便任由它们奔逃而去。

    站在卷地兽背上的窦老头手搭凉棚,远望着那些四散而逃的兽群,忍不住说道:“真正的如鸟兽散啊!”

    玄霄在半空听见了他的冷笑话,摇了摇头,只是关心道:“宪平师侄,伤势如何?”

    窦宪平忙拱手道:“不过裂了几根骨头而已,托师叔丹药的福,现在已好多了。”其实经过合星脉之后,体内灵气充裕,窦宪平随时保持着护体劲,那只熊形灵兽慌乱中的一击,其实力道并不算很大。

    “那就好,”玄霄点了点头,“等下回去我再帮你检查检查,毕竟那只巨兽实力可不低。”

    “有劳师叔了。”窦宪平再次恭敬的行礼。

    说话间通讯器中传来了老张让大家停止追击,打扫战场的命令,玄霄对各个族长传达了一遍,霆策军便从不紧不慢的追击中停了下来,在玄霄的指挥下,分波开始清扫战场,并留下窦宪平压后,以防出现意外。

    窦老头坐在卷地兽背上,摸了摸鲸囊,掏出许久不曾点过的烟枪,捻了点烟丝塞进去,自言自语地叹道:“掌门确实了不起。”

    卷地兽由衷的赞同道:“太厉害了,不愧是上圣看重的人选。”

    窦老头点燃了烟枪,吧嗒了一口,缓缓说道:“你这态度得改改,掌门才是圣宫真正的主人,那位虽然厉害,但是也要靠掌门才能解决她的问题。”

    卷地兽不敢反驳,应承道:“窦长老说得是。”

    窦老头没有回话,吸了几口旱烟,眼睛死死盯着兽潮退去的方向,大草原上此时狼藉一片,血迹,残肢,死尸犹如退潮时留下的贝壳,垃圾,洒满了这片大地。

    卷地兽在沉默了许久之后,终于开口问道:“窦长老,我们还要守多久?我看它们肯定不敢再来了。”

    一阵躁热的夏风混合着血秽气,焦臭味扑面而来,窦宪平吐出一道浓烟,“再看看。”

    他内心在激动的同时,亦有一丝失落感,他原本以为这将是一场难以忘记的旷世大战,可是战斗结束之后,他的心中就如同消失的兽潮一般,留下了许多遗憾。

    许是最近一段时间都没抽烟,又可能是心中遗憾所致,老头子竟然被烟呛着了,肋骨隐隐作痛,他烦闷地咳了几声,叹道:“走吧,这帮废物肯定不敢杀个回马枪。”

    卷地兽冲着周围的灵兽喊了一声,便纷纷转身离去,窦老头儿那孤寂的背影在阴云之下犹如一尊顽石。

    忽听他那雄浑的嗓子唱道:“伍员在头上换儒巾,乔装改扮往东行。临潼会曾举鼎,我在万马营中显奇能。时来双挂明辅印,运退时衰夜宿在荒村。提起来叫人恨不恨,莫非是五行八个字,我的命生成。”

    一路看着四周荒凉的战场,四处仍然有大火后的余烟,许多灵兽和人类忙碌地清理着,一是怕时间长了引发疫病,二也是为了收集一些炼丹用材料,已经有人带着开始挖大坑,把无法利用的残余纷纷掩埋。

    他不禁深思,今日如果战败,他会不会成为灵兽口中食?掌门等人又会如何?胡思乱想之间,便到了牙守峰下的营地中。

    窦老头辞了卷地兽,又点了一锅旱烟,缓缓走向牙守峰峰顶,一路走来,他看到那些曾经被雷火烧过的枯枝荒地之上,许多脆嫩的绿色正在缓缓生长,营地中一片欢声笑语,都在庆祝今天的大胜。

    走走停停,他心中似有无限感慨,牙守峰的新生仿佛暗示了美好的未来,而今天的胜利,更是奠定了希望的基石。

    他脸上终于挂上了舒心的笑容,虽然战斗不像他想的那般尽兴,但是未来前景却是如此的美好,至于打打杀杀这玩意,难道以后机会还会少?

    把烟灰一磕,灭了烟,摇头晃脑的又亮嗓唱了一段,“程咬金,骑驴笑颜开,想起了当年的事儿来,自幼儿,家贫穷,少吃缺盖,无计可奈,无田产,难度日,好不悲哀,我只穿破衣草鞋……”

    摇摇晃晃上了峰顶,只见宗门上下都已坐在一张石桌旁,座首张子潇招呼道:“哟,师兄,心情不错呀?”

    “正是,”窦老头还没走出戏段,此言一出,才恍过神来,忙拱手道:“掌门莫怪,老汉刚才唱的入迷,有失礼仪。”

    张子潇笑着摇头道:“行啦,自家人不说两家话,快坐,我们都等着听您这先锋大将的意见呢。”

    窦老头把烟枪往腰上一别,笑呵呵地坐定,朗声道:“不知道掌门想问什么?”

    张子潇回道:“其实我们正在讨论应该留下多少人驻扎这里,以防它们卷土重来,师兄是狩猎队的组织者,又亲身上战场厮杀,肯定对彼此的实力有一定了解,不知道师兄怎么想?”

    “虽然咱们有传送阵,但是后勤补给线并不成熟,何况还要换班来保持体内的雷法,所以怎么驻军,怎么轮流换班,还得多多考虑。”

    窦老头略低头谋思了一阵,才抬头说道:“兵不在多,贵在精,何况牙守峰的地形并太适合驻扎大量部队,有三千左右应该就足够了,五天换一次岗,另外把云狸儿留给我,有它在老汉我省心不少。”

    “这个没问题,现在它去探查那些兽群的动向了,完了我会让它留在师兄身边。”子潇点了点头,又对众人说道:“晚上让大家庆祝一下胜利,天鼓州明天开始正式移植雷火灵树,扩充补给,大家有什么意见?”

    老张抬手道:“我看了掌门你的草图,天鼓州里有四条河流,我们可以考虑优先开发河流边的土地,如果能再搞些鱼类养殖,弄一个小型发电水坝是最好不过的。”

    子潇讶异道:“开发水边的土地确实不错,不过,水坝?张伯伯您总不会想弄挖掘机什么的进来吧?再说咱们也没有那么多人力搞这种大型建筑吧?”

    老张面不改色的说道:“如果掌门能改变他们记忆的话,人力资源我到是可以搞定,何况我们有专门的军用建筑工程队,或者咱们搞一个类型驻疆生产建设军团也是可以的,上面已经在考虑这个问题了。”

    子潇把鬓发一卷,回道:“诶,这么说国家对这里很关心呐,不过这么大的人事调动不可能不被外界所知,还是算了吧,看来当下最重要是培养咱们的地脉师!”

    老张对她的答案并不怎么意外,只是好奇地问道:“地脉师对咱们开拓用处很大?”

    “自然,详细情况让大总管来说。”子潇冲着王亚楠点头示意。

    亚楠面色通红地站起来说道:“地脉师不但可以引导地脉灵力帮助植物生长,也可以改变地形,只是耗费灵气很大,我们在仙岳界的时候亲眼见过地脉师用灵气直接塑造楼宇,我们如果能培养出大量地脉师,开发天鼓州的速度一定会更快。”

    老张把眼镜向上一推,颇感兴趣地说道:“这样的话,确实非常有必要培养地脉师,明天就开始筛查有地灵脉的灵兽和人类如何?”

    王亚楠微微点头,正色道:“可以,优先选择功力高的培养,再让它们带动其他功力低的,便于培养数支地脉师小队,也可以加速恢复牙守峰的恢复。”

    玄霄此时也开口道:“成立地脉师小队可以,但不要急于给予弟子身份,不然会对栖梧部造成冲击,以免造成反弹,我提议直接将它们纳入大总管手下,建立一个类似内府的后勤部门。”

    子潇一边示意亚楠坐下一边说道:“唔,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九爷爷,您不培养炼丹师吗?只凭您一个人,丹药补充量不够吧?”

    玄霄平静地说道:“丹道一途没那么简单,何况我们炼丹的器具也不够,眼下我一个人粗炼些低等丹药问题不大,什么时候和仙岳界开始有了交易后,再慢慢来吧。”

    “好吧,过段时间我也跟着您学学炼丹好了,或者我可以跟垣问问,说不定她能帮上忙呢?雷鼓族虽然没什么炼丹技巧流传,不过咱们这位上圣未必不懂。”说着她抬头看了眼天空,似乎在和垣打招呼。

    “哼,就知道你会算计我。”一声冷哼传来,垣已经出现子潇身后,“炼丹炉我万象楼中确实有一些,我甚至还有专门的炼丹房,玄老头,接着。”

    一张刻有秘纹的石片落在玄霄的手中,只听垣说道:“这是进入我炼丹房的传送纹,你可以在标有火字纹的地方选几个丹炉。”

    “谢过上圣,”玄霄激动地躬身行礼,却又补充道:“上圣既然有炼丹房,不知道可有铸器间?让小子我进去打造几鼎丹炉可好?”

    “贪心!”不过那个石片上立刻出现了第二个秘纹,“不过你们这些臭男人,就是喜欢这种出臭汗的活。”

    “上圣大恩,玄霄代宗门谢过。”说着伏地行了一个大礼,让垣满意得挑了挑眉毛。

    张子潇笑着让出了座位,“垣姐,既然您来了,这个位置就是您的了,说吧,您又有什么安排?”

    “嘁,你们今天一个个这么讨好我,肯定是想再捞点好处吧?”虽然口里这么说,她还是笑着坐下了,窦老头赶紧把自己的椅子给子潇搬了过去。

    王亚楠也忙取出一张椅子,子潇笑着坐了下来,窦老头才不得不归了原位,垣淡然地看了一眼坐在身边的张子潇,一副我什么都知道的样子让她看上去侵略性十足。

    子潇顽皮地眨了眨眼睛,调侃道:“您不愿意给的话,我们也抢不来吗,上圣?”

    “嘁,”垣撇了撇嘴,看了一圈周围的人,恢复了高高在上的样子,说道:“以后你们再这样聚会的时候,提前为我准备好椅子,最好是俗世那种最优质的沙发,当然,你们替我做一张也可以,用灵物做成的一定更舒适。”

    “窦师兄,这个活您做得来吗?”子潇笑着向窦老头招了下手,老头冷着脸回道:“木椅,石椅的到是会做,沙发这玩意,上圣还是另请高明吧。”

    “何必对我这么有敌意,你可是我看好的人才之一,”垣微微一笑,慵懒得靠在椅背上,别有一番风情,“你可要好好辅佐你们的掌门。”

    纵使一句话让众多目光都锁在了他的身上,窦老头却依然是一张臭脸,拱手道:“不劳上圣操心,这本就是老汉份内之事。”

    垣笑着盯着他,一道神念传于子潇,“这一次虽然他虽然没起到什么大作用,但是我能肯定,他能改变你的运势,让情况朝着向你有利的方面改变。”

    “嘛,您不也一样能改变我许多么?我想过了,预言什么的就顺其自然吧,依我看师伯肯定也不想我们太依靠预言,否则不会只写那么几句,人要一直想着什么预言,就会变得束手束脚,反而对成长不利。”

    垣的神色微微一动,只是没有人注意到罢了,子潇的话似乎说道了她的心坎上,她本就是一个只相信自身实力的人,子潇的神念让她很满意。

    “那么就立刻开始好好提升自己的实力吧,这些琐碎的事情让他们自己去做就好了,有了力量,你才能更好的把握自己的命运。”

    “好啊,还请垣姐把你最好的修行室和各种宝贝都给我用用,让我也体会一把举手抬足之间碾压众生的感觉如何?”

    “哼,我说什么来着。”垣收了神念,抬手示意他们继续讨论之前的话题。

    不过她的出现给众人带来了不少压力,又议了一阵关于天鼓州先发展什么样的灵植和作物之后,便匆匆结束了这次会议。

    子潇对她的出现另有看法,垣的举动说明她似乎已经有意参加到天鼓州的发展中,现在唯一让她纠结的是,垣到底是好意,还是别有所图?

    看着垣那似有似无的笑容,她不禁更纠结了。

    庆功宴办的很热闹,牙守峰明亮的篝火在黑夜中格外的显眼,兽鸣亦响彻夜空,酒香肉味飘逸在峰中,窦老头在一个临时搭起来的台子上唱起了京剧,让气氛变得更加活跃。

    大草原,两个瘦弱的人影站在那片充满血腥气息的焦土上,望着牙守峰的火光,其中一人低声道:“他们居然胜利了!这是不是说明我们安全了?”

    另外一个身量较高的身影用低沉的身影回道:“未必,谁知道这些灵兽会不会是另外一群残暴的对手。”

    “那我们应该怎么办?还要迁徙吗?”

    “先回去和大家商量一下,你确定你曾经在那群灵兽中看见过人?”

    “没错,我看到过好多次了。”

    夜幕中没有回音,乌云中突然露出的月光,倏然洒在了这片土地之上,两个匆忙的身影在月光之下无声无息地向着草原深处蹿去。

    那一缕月光的很快被滚滚乌云遮蔽,俩人的身影再次和黑夜融为了一体。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