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e书小说 -> 武侠修真 -> 凤鉴录

正文 十八、异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巨大的冰刺穿破了一道虚影,玄霄恼怒的再次用神识追捕这几头异豹,不管它们到底是不是会使用隐身之类的术法,原本以为它们只要逃不出神识探查,至少应对起来不会太过麻烦。(手机阅读请访问)

    但是数招过后,他们依然没有抓道异豹的身影,甚至感觉道它们已经杀到了面前,可攻击依然次次落空,让人不得不怀疑是不是神识探查出了问题,还是这些异豹别有神通?

    低沉的吼叫声一直徘徊在众人的周围,而屡次失手亦令人感到压抑,每个人都绷紧了神经,催动神识探查着周围,提防着下一次袭击。

    “仙子,真人,你们说这会不会是某种幻体?”姬王妃挥掌凝出了十多把利刃,划开了空气,分散着冲向灵植丛中,但这一招依然落空。

    “如果是幻体的话,也太灵活了,而且我们并没有受到神识攻击。”子潇对付巨吞时凝聚过幻体,知道操纵幻体没那么简单,还要提前攻击神识,误导对手。

    姬王妃还未回话,身边的窦老头呼啸一声,挥棍跃向守在灵植前的那一只豹子,只听四面传来豹吼声,几道虚影跃出了灵植丛,凶猛地向他扑击而去。

    “水玄镜。”玄霄功法一出,窦宪平身边出现了四道冰镜,哐啷几声脆响,冰镜碎去,窦宪平抓住机会,猛然挥棍扫向左边神识所察觉的异豹。

    灵铁棍夹杂着地火在空中划出一道火光,但依然没有击中的实感,可窦宪平却大喊道:“朝我使用功法!”

    话音未落,他似乎就被虚影击倒在地,窦老头死命抓住了什么东西,大喊道:“快!”

    谁也没想到窦宪平搏命一击竟然是想在豹子攻击他时,抓住一只异豹!恐怕这么搏命的办法也只有他能想的出来,张子潇师徒二人毫不迟疑,雷光和碎冰破空而至。

    周宁雅紧随在后面,用手杖挥出风刃,姬王妃的飞剑亦同时而至,华阳眼中充满了血红色,只听一声怒吼,兽灵附体,仗冲向前去。

    玲珑公主是最后一个出手的,她没想到这位在大比时连克飞云堡的老人,竟然会使用这种同归于尽的方式,更没想到子潇身边的人几乎都会使用功法。

    刺耳的嚎叫声冲进了众人的耳朵,他们终于打中了一只异豹,那只异豹在虚影中逐渐现身,棕黄色的毛皮上充满了血痕,它暴躁地想要挣脱浑身是血,但却死死抓住它两只前爪的窦宪平,低下头猛然向窦老头的喉管咬去。

    可是窦宪平居然比它更快一步,金玄功操纵着灵铁棍及时得挡在了它与窦宪平之间,一口下去,震的那头异豹牙疼齿松。

    窦宪平猛地用脚蹬向异豹柔软的腹部,但抓着前爪的手依然没有松开,灵铁棍在他的操控下猛抽异豹的背部,前后夹击之下,这只异豹的吼声越发痛苦了。

    与此同时第二波属性功法和华阳同时杀到,刹那间三只虚影一晃而至,挡下了这些攻击,一道虚影和华阳撕斗在一起,而另外两只则再次扑向了窦宪平。

    “镜碎。”那些被异豹打破的水玄镜碎片,突然从地面飞射而起,那两只扑向窦宪平的虚影躲避不及,被无数细小的碎片划伤,身影伴随着血痕慢慢显现。

    “噬血冰锋!”异豹身上的血液化作了许多细小的刀剑,不断在异豹的身上割出更多的伤痕,流出来的血液也变了越来越多的刀剑。

    数道天雷亦毫不留情的劈在了三只异豹身上,与华阳纠缠的那只见势不妙,瞬间闪入了灵植丛中,不见了踪影,华阳一剑劈向和窦老头厮打的那只异豹后背,本以为一剑可斩为两端,却在接触到脊骨时,硬生生的弹了出来。

    但大家都没有心思感慨这只异豹的骨头有多硬,此时另外两只异豹正带着无数的血剑匆忙逃窜,为了防止失去它们的踪迹,玄霄等人一直紧追不舍,不过奇怪的是,似乎异豹流血之后就失去了隐身的控制能力,半是虚影半是实体在灵植丛中忽隐忽现,

    看来这是一种血脉神通,一直在失血的它们无法完美运用神通,这给了所有人极大的鼓舞,一下可以除掉三只异豹,剩下那两只应该问题不大。

    窦老头和华阳这边,已经杀掉了第一只,纵使异豹的骨头再硬,可肚肠又不是铁做的,华阳一剑刨开异豹的肚皮,温热的血和五脏六腑顿时喷了窦宪平一身。

    窦老头身上那些被异豹抓伤的伤口,被异豹血一冲立刻浑身滚烫无比,他吃着痛松开了手,一脚踢在豹头之上,匆忙取出饮水,往伤口上浇去。

    另外两只也逃不过同样悲惨的命运,无法通过血脉神通隐身的异豹,即使身手再矫健,在冰锋,闪电,风刃和利剑的追捕下,等待它们的只有死路一条。

    然而这并没有让张子潇庆幸,她本能的感觉到了有什么不对,她突然望向守护灵植的那只异豹,刹那间和异豹

    那黑绿色的眼眸撞在了一起,异豹伸出舌头,舔了一圈嘴唇,三只同类的死亡似乎对它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

    一直落后于人的玲珑公主突然向异豹甩出一张符纸,姬王妃惊呼道:“凤炎天符!?小公主,你是要烧光这里的一切吗?”

    玲珑并没有答话,刚才的战斗她根本没发挥出什么力量,对他们这些使用功法的人充满了嫉妒之情,更不愿意给凰乐城丢脸,一咬牙将上后给她的保命宝物拿出一张,只想着不要让他们小瞧了去。

    凤炎天符上的符印被玲珑公主的灵气激活,一股滔天怒火怦然爆发,巨大的爆炸和耀眼的火光令人无法直视,耳朵嗡嗡作响,包含灵气的强力冲击波在草丛上激荡起一波又一波的灵力波纹,四散的火星同时点燃了数不清的灵植。

    玄霄不顾耳中嗡鸣之声,用水玄功扑向余火,他还是很心疼这些灵植的,虽然和异豹争斗难免损坏它们,可是向玲珑公主这样不管不顾的大肆破坏,他实在看不下去。

    火焰与寒冰激起了巨大的雾气,子潇却突然大喊道:“不好,迅速聚拢!它们没事!小雅,快吹散雾气!”

    她的神识中再次发现了四只异豹的动向,周围的雾气也被周宁雅的强风吹散,守护在那株奇异灵植下的异豹看上去毫发无伤,四只异豹在草丛中狂奔而来,眨眼之间便消失在草丛之中!

    玄霄阴沉着脸拉起有些恍神的玲珑公主,迅速和大家汇合,大家再次围成了一个圈,时刻注意着神识中的异豹的踪影。

    窦老头一把扯下上身破烂的衣服,赤红的上身说不出是因为血迹未散还是方才的滚烫所致,他沉声道:“要不让老汉我再来一次吧!这次咱们争取速战速决!”

    “不!”张子潇立刻制止了他的冲动,戒备地看着四周,“这只守护灵兽肯定开启了灵智,我们说什么它肯定可以听明白,而且同样的战术,不一定能发挥同样的效果!”

    “这真的不是幻身吗?”姬王妃再次脱口而出,可她的深眸却没有离开过倒在地上的那三只异豹尸体上,她现在到还真希望这些尸体消失不见。

    “肯定不是!”窦宪平身上的刺痛感仍未褪去,那些异豹血给了他很深的印象。

    忽然玄霄大声吼道:“来了!天水幔。”一罩水壁从土地中竖起,玄霄双臂一张,无数的水珠洒在空中,四只异豹的身影竟隐约可见,不过它们甩去了毛皮上的水滴,向后退了几步,便再次消失。

    张子潇他们也没有赫然出手,一击不成的话她们的队形很容易打散,何况天水幔的效果太小了,玄霄有些惭愧的说道:“没想道它们的血脉神通这么厉害,看来我们必须得另外想办法了。”

    “该死,真不知道它们是怎么突然出现的,小公主,麻烦你下次不要那么冲动!”姬王妃责备的语气让玲珑公主脸上火辣辣得,持剑的手甚至有些微微颤抖。

    “嘛,人有失手,马有失蹄。”子潇耸了耸肩,用一道神念联系了所有人,同伴们的眼睛不禁瞪大不少,都将目光看向守在灵植下的那只异豹。

    子潇想的办法也许真的可行。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