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e书小说 -> 历史军事 -> 北宋振兴攻略

正文 第一百四十九章 极品金钟罩防御体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赵桓之所以有此一问,就是因为当初种师道曾经和童贯一起,攻打过大同府。www.83kxs.com(手机阅读)

    虽然以失败告终。

    但是赵桓更相信种师道已经从失败中汲取了教训。

    种师道在大同城战之前,一辈子屡战屡胜,何曾吃过那么大的败仗,没有点总结,怎么可能?

    种师道自然知道新帝指的什么。

    他摇了摇头,说道:“拿下大同就意味着外九州不攻自破。”

    “不管是契丹人也好,还是金人也罢,不可能绕过大同府,进攻其他各州府,否则大同府出兵几千精兵骚扰其粮草补给,北夷就不战自乱。”

    “没有了食物的狮子极为凶残,但是没有粮草的军队,只会做鸟兽散。所以大同府势在必得。”

    “天下九塞,太行八径啊,巍巍万里长城啊!”种师道感慨。

    赵桓知道种师道在感慨什么,天下九塞,太行八径,万里长城是汉人无数代人打造的极品金钟罩一般的防御体系。

    只要能够稍微上点心,打磨一下这套防御体系,北夷在内地没有内乱之时,想要进关?

    那是在痴人说梦!

    但是赵桓也很无奈,没有燕云十六州,自己打磨个屁金钟罩啊!

    万里长城大半段都在燕云十六州内,而抵抗游牧民族最重要的燕山山脉,都不在大宋国境之内,他怎么打磨!

    赵桓每次看大宋堪舆图,都想把石敬瑭的祖坟给刨了,他倒是献了燕云十六州,一时爽了坐了皇帝。

    然后呢?!

    这一儿皇帝的行为,给石晋、刘汉、郭周、赵宋带来了怎么样的灭顶之灾?

    石敬瑭的侄子石重贵推翻了石敬瑭给契丹做儿子的决定,决定不再当契丹儿子,契丹怎么可能失去自己的儿子呢?

    那可是税赋的重要来源!

    契丹从燕云南下!不到三年就灭了石敬瑭的石晋。

    刘汉也是和契丹打来打去,最后打的国破人亡,精兵不在。

    郭周更不必说,赵匡胤怎么在陈桥驿黄袍加身,不就是领兵打契丹吗?

    大宋一朝,更是有赵光义双股中箭得名驴车皇帝,真宗城下之盟缔结澶渊之盟。

    还有现在的危局!

    失去燕云十六州,想想就让人头皮发麻,中原王朝岌岌可危啊。

    种师道看着新帝,说道:“官家,实话实说,大同府靠人力,根本无法攻克。”

    恩?

    赵桓一愣,这说个这么半天,大同府这里重要,那里重要,你给我一个无法攻克的答案?

    这……

    种师道叹气的说道:“辽太祖与李克用会盟云州。辽太宗在大同诏谕降服吴峦,大同府正式归辽。”

    “辽景宗三巡云州,崩于焦山附近,依旧在加固云州。辽圣宗常年驻扎在得胜口。辽兴宗升云州为辽国西京,辽道宗八次巡幸西京大同府。天祚帝多次被迫逃亡大同府。”

    “辽国自拿到云州,也就是大同府之后,没有一日懈怠巩固城防。”

    “无天时,更无地利,也无人和。”

    “大同府周五十余里,二十四道城门,高三丈有余,瓮城无数。精兵悍将更是高达十万之众。”

    “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战之,敌则能分之,少则能守之,不若则能避之。”

    “我大宋军只有区区二十余万,还算上了不少禁军、捷胜军之兵,围城力有未逮。攻城更是不可能拿下。”

    “完颜宗翰骤逢大败,安能出城应敌?”

    赵桓沉默……

    他现在和当初的完颜宗望面对汴京城的时候,一样的局面。

    这点兵马,打不下旧辽西京,就是靠人数堆叠,也拿不下。

    完颜宗翰刚刚吃下完颜宗敏出雁门关被攻破城关的恶果。

    他怎么可能会出城作战?

    凭借李纲给他造的新式投石机?

    大同府又不是没有投石机,而且还是城防投石机,射程更远,现在猛火油洗地这种简单易懂的招数,完颜宗翰没道理学不会。

    这大同府真的如种师道所言,真的是光手抓刺猬,无从下手啊。

    君臣沉默良久,大同府无疑是极为重要的,是保障大宋的国门,家门都在别人手里,他赵桓怎么可能睡得着?

    也不知道历代大宋官家,是怎么睡得着的。赵桓自问没那么大的心脏。

    侧卧之榻岂容他人安睡?

    可是能怎么办?据守雁门关?也只是权宜之计。

    金人还可以兵发大同,绕道朔州、过宁武、娄烦再次兵逼太原府。就是多走几步路而已。

    麻烦啊!

    种师道脸上挂着高深莫测的笑容。

    当初庙算之时,他是新帝奏对的时候,同意了种师中率领三万秦凤军、七万捷胜军兵逼太原城。谋取大同府。

    如果他心里没有办法,怎么可能同意?

    如果他没有办法,怎么会反复强调大同府的重要性?

    如果他没有办法,怎么会不断提及收复燕云十六州呢?

    吊起君王的胃口,而最终无法实现,最后的结果,绝对好不到哪里去。

    他之所以不说,是希望官家能够成长。

    当然他不是希望,官家能在军事上能有什么建树,军事是需要天赋的,没有这个天赋,再多的培养,也是白瞎。

    比如宗泽,就是很有天赋之人。领军至今,进退有据。

    但是官家,显然不是一个有军事天赋之人。

    种师道更多的是想要官家心性的成长。

    两国交兵,生死之际,不过多么阴险的诡计都要想到。

    官家为人太正,做事太过循规蹈矩,又太过宽仁。

    出格的事,就是砍了个李擢和吴敏的脑袋。

    这还是李擢为四万人命担责,吴敏意图谋反之下做的决定。

    如果放在天下太平之时,比如仁宗朝一代,那绝对是天下期盼已久的明君,但是现在国破之际,官家的种种宽仁,在有些事上,就会力不从心。

    比如太上皇赵佶。

    比如皇弟赵构。

    比如这注定拿不下的大同府。

    种师道是正经进士第出身,文官转的武官,其思维,岂是年轻的赵桓,所能对抗的?

    大忽悠之名,又岂是白叫的?

    与王重阳谈为官之道,训沈从义子,和现在忽悠赵桓,都是一个路数。

    在赵桓没有防备的情况下,果然上套了。

    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