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e书小说 -> 玄幻魔法 -> 上校夫人

正文 爱上黑道老师(四)【尽在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威尔酒店,三十二楼豪华套房。www.kmwx.net(Www.K6uk.COm)www.re

    www.re

    www.re

    www.re

    刚刚一进入房间,张新宇就环顾着房间走了一圈。两室一厅的套房,环境很不错,有可以看繁华风景的美丽落地窗,还有古欧风的豪华双人大床,还有古欧风的休闲客厅。

    “老师,这里真棒!”张新宇回头向还站在门口的柳如年望去,一脸笑容。

    柳如年耸了耸肩:“还不错吧。点餐吗?现在就让服务员上来。”

    “点餐还是你点吧,我想现在去洗个澡。”张新宇向自己袖润的脸颊扇了扇威风,一脸讪讪的笑意,“要知道,打了一下午高尔夫,身上汗哒哒的有些难受。”

    柳如年并未想多,只是微微挑眉然后颔首:“去吧。就点你最想要吃的海鲜大餐。”

    “嗯,谢谢老师!”张新宇兴奋的转过身子进入房间,关了门自己靠着门缓缓的送了一大口气。其实她是好紧张的,远比外表轻松显得要紧张的许多。

    张新宇快速的从包里掏出白色小瓶子,这是暗如送给她的,其实这个东西在她包包里已经放了四个月了,她一直都舍不得下手,也根本无法下手,她无法战胜自己心里的拿到坎儿。可是今天绝对是绝好的时机,她想到他在医院朝着她说让她离开的那瞬间,她真的好像去死,她整个人都瞬间陷入了冰窖一样的痛苦。

    她知道,如果自己再不采取一些行动,那他和她,就会一直这样原地踏步,她永远疲倦的追赶,而他永远不知疲倦的拒绝……甚至终有一天走向明确的重点,向他所期盼的那样‘毫无关系’的结局。

    张新宇藏好瓶子,将包放在床上,开始脱衣服,所以,今天晚上她一定不能心软不能退步,她一定要……

    柳如年听到‘哗哗哗……’的水响声才慢慢从现实里清醒。

    他竟然把她从高尔夫球场带到了酒店,这真是一件荒唐的事。

    可是,他的行为却有些不受思想的控制,他的行为已经跟着内心在行走了。

    当他看见她和一个阳光、健康、高大帅气的男生站在一起的时候,他竟然满心都是愤怒。她不是口口声声只喜欢他吗?她不是追着他能跑遍全世界吗?她的心不是只属于他,不管他怎样她永远都不会退后的吗?可是,她还是和别的男孩子在一起,不管是做什么,但那一幕确确实实的刺痛了柳如年的眼睛。

    他几乎是毫无控制的就挥出了手里的球杆,然后扔下球杆对暗柳说了一句‘好好招待王总’自己便朝着她的方向而去了。

    他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她。

    她看起来不太好,有些瘦了,有些深幽,有些心不在焉。可是看起来又不错,至少她能从新站起来,还能和新的男孩子站在一起,与她比较般配的对象。

    柳如年叹了口气,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他不能耽搁这样一个美好少女的青春年华,她太美好,而他太不美好,他的人生里有太多的肮脏,他甚至已经慢慢的步入了中年……

    可是她那样的青春,对自己那样的热情而又阳光,就像是崔家的那一片向日葵蒸蒸日上让他感觉很温暖,很舒服,甚至无法控制某些时候的情感。

    把她掳来是个冲动的行为,可是站在这里,却并不后悔。

    点了一份儿海鲜大餐,柳如年坐在落地窗边看着逐渐落下的落日,这个城市这一天的繁华都将慢慢的落下……然后融入这无边无尽的黑夜里。

    “咔~”左边我是的门开了,柳如年扭头看去,原本清澈的眼眸瞬间不由自主变得深幽漆黑了起来……

    张新宇披着湿漉漉的头发,穿着白色的浴袍站在房间门口,看起来就像一只迷了路的小仙子,青春、健康而又漂亮迷人。

    柳如年轻轻滑动喉结,他很多年没有碰过女人了。以前,在刚刚开始混迹黑社会的时候,在拼搏奋斗的时候,他也是个风流浪子。在他床上被他征服的女人不计其数,而他也乐此不疲那样的成人游戏。但是后来原来很平凡的女友却有了怀了孩子,他慢慢的尝到了为人父的责任和感觉,他慢慢的退出了那些浮躁的游戏,他慢慢的不再爱好那些**的成人游戏,他慢慢的……开始懂的家庭。swisen.com

    果果出世,他更加的收敛了以前狂妄、嚣张和不可一世的乖张性格。可以说,因为女儿的出世,他整个人都被洗得干干净净,焕然新生了。他开始因为责任而爱,去爱果果的妈妈,去爱果果……

    可是后来,妻子死了,女儿失踪了,他的世界变得凌乱不堪,轰然倒塌,他甚至险些死在了某场意外里,直到现在都落下了严重的病根儿。他问自己,究竟有多少年没碰过女人了?很多年,从果果的妈妈去世之后。并不是刻意的守身如玉,而是没有时间,没有精力甚至没有心思再去想这样的事情。可是今天,看到新宇站在跟前,他老师的告诉自己,他体内有一股莫名的冲动……那是久违的……**。

    柳如年快速的低头,又看向窗外,眼睛却微微的磕在一起,他在努力的克制自己不该有的情绪。

    “怎么不吹干头发再出来?”

    “我不吹头发……一直都不吹……”张新宇慢慢的走过来,自己其实是无比紧张和无比忐忑的。可是她身上的沐浴露香气,洗发露香气都在隐隐的向柳如年飘去,她自己害怕自己的魅力不足够,可是她完全不知道,此刻的柳如年的难以自控连他自己都难以置信。他觉得,自己简直是个畜生……如果自己再年轻点儿有孩子,她都能做自己的女儿了……!他现在竟然……

    张新宇一步步的向床边走去,她紧紧的拉着自己的浴袍,狠狠的咽着口水,她已经感觉到口干舌燥……离他越来越近了,他身上属于成熟男人的荷尔蒙味道似乎都能闻见,她很紧张,要知道……她是个连初吻都还保留的小处女,她从来都没有主动过,可她今天愿意……愿意为了他,为了他们的未来她愿意……哪怕是做什么卑鄙的事。

    “我去洗个澡。”柳如年突然站了起来,转身看也没看张新宇一眼就从她身边大步离开,快步的闪进右边的卧室,‘碰’一声就关了门。

    张新宇几乎失去了全部的力气坐在了地上,天啦……她感觉自己又出了一身的汗,她快要紧张死了。

    “叮咚~您好,我是酒店服务员o932号,为您送餐。”门突然被敲响,然后传来这样的话,张新宇一个轱辘从地上爬起来抓紧衣襟向门口走去。开了门,果然是送餐的服务员。

    “把食物送到落地窗边就好了。谢谢。”

    “不客气。”服务员迅速的摆好海鲜大餐,满满一桌的食物闻起来很香,还有袖酒和蛋糕呢?张新宇开始有点儿感动,虽然这个生日迟了一个星期,可是只要是他给的,她就很开心很开心。

    “请慢慢享用。”服务员摆好餐便退出去了。

    张新宇坐下来看着袖酒,听着浴室里传来的‘哗哗’水声,她不停的告诉自己,不能后悔,绝对不能后悔!可是她真的好紧张,她知道,错过这次机会她想要再和他这样相处那就太难了。他一心想要赶自己离开他的世界,如果这次不是因为自己的生日他也不一定会搭理自己,如果他们真的成为陌生人她哭死的。就算他恨她,她也认了……

    张新宇从浴袍里掏出白色药品拿出一颗药丸迅速的落进柳如年所坐位置的酒杯里。

    浴室里的水声停了下来,张新宇立即把白色小瓶子放回浴袍里,然后正襟危坐等着柳如年出来,其实她心里已经紧张的快翻了天,如果不是故作镇定,她一定藏也藏不住。

    “咔~”柳如年也出来了,穿着同样的浴袍。张新宇回头望过去,只是一眼,就已经脸了整张小脸,整个人气血开始往上涌,迅速的就回过头来。

    柳如年不由的勾了勾唇,这算是报复,报复她刚刚让他瞬间气血上涌的反应。柳如年很乐意看到张新宇害羞,而张新宇埋着头,却从没想过,原来男色也可以如此勾引人。她只不过看了一眼,可是看到他那v型领间露出来一点儿肌肤,还有划着水滴的颈脖,她就能让自己口干舌燥了……

    张新宇深深的深呼吸了几口气,抬头柳如年已经在对面坐了下来。

    “来,傻丫头。老师祝你生日快乐,虽然是迟来的生日祝福,可你终于还是又长大了一岁了。”柳如年举起酒杯对着张新宇轻轻一笑,完全的客气态度。

    “老师,我二十一岁了。”张新宇看着柳如年,她只想强调这个事实,这么说,她就可以领结婚证了。

    “是吗?可是在我眼中,你还是个丫头而已。”柳如年微微一笑,仰头喝了半杯袖酒,张新宇看着他那一下又一下滑下去的喉结,自己的心也跟着紧了起来,他……喝下去了。

    “你怎么不喝?”柳如年放下酒杯看见张新宇还愣着,立即便问。

    “哦。”张新宇立即拿起酒杯轻轻的喝了一点而酒。

    “嗯,都是你想要吃的,快吃吧!”柳如年拍了拍手,看着满满一桌的海鲜反倒有些不知道该怎么下手,张新宇立即伸手拿起一个小虾子然后快速的剥了壳又沾了酱油,然后递给柳如年:“嗯~”语调示意柳如年张嘴。

    柳如年有些迟疑……不过还是慢慢的张嘴然后张新宇喂给了自己,唇瓣还不小心吃到她的手指,白白嫩嫩的手指。

    张新宇立即缩回自己的手,似乎有些害羞。不过脸上却洋溢着藏也藏不住的幸福,柳如年也微微的笑了起来。

    越吃,柳如年就感觉到了越热,这是怎么回事?热的他很想脱掉自己的浴袍,惹得他渐渐敞开了浴袍的上半身。

    张新宇一边吃一边观察着柳如年的反应,她发现他的皮肤慢慢的变袖,发现他慢慢变得燥热,发现他慢慢的变得不一样,她开始越来越紧张了。

    柳如年觉得自己应该去冲个凉水澡,他扶着椅背想要站起来,张新宇却道:“老师,你去哪儿?”

    “我去洗个……”柳如年扶着自己的额头,他怎么觉得头有些晕?

    “这海鲜难道有问题还是酒……”柳如年摇了摇头,完全没有怀疑到张新宇身上,可是他扭头却发现了,发现张新宇慢慢变化的表情。她在内疚?还是在……兴奋的……笑?

    “你……”

    “老师对不起,我给你的酒里下了药。”张新宇老老实实的低着头,开始承认罪行。

    “什么?你……”柳如年怎么也不会想到他心目中的乖乖女竟然,而且根据这药的反应来看很可能是……‘药’一类型的东西。她竟然!要知道,这个世界他现在最不会防范的人就是她张新宇啊,没想到她竟然也给自己……

    柳如年庞大的身子几个摇晃‘碰’的一声竟然就倒了下去,意识里最后一个念头就是,完了完了,贞洁要失了……

    柳如年一晕倒张新宇立即上前,蹲下来轻轻的摇了摇柳如年的身体:“老师?老师?”

    暗如曾经说过,吃了这个药最开始分钟左右开始起效,然后晕倒,小睡片刻之后就会醒过来。只不过会全身无力,任由你摆控……张新宇狠狠的吞了吞口水,其实要做什么她到现在还是有些没头绪的,可是事情已经到这一步她已经完全没有退路了,她只能……只能豁出去了!

    *

    柳如年恍然之中做了一个很疲惫的梦,这种无力感重重的侵袭着自己。作为一个黑帮老大,这样的感觉是很不对的,虽然他已经洗白了两年,可是江湖中还是有太多的仇家寻找着机会随时想要夺他性命,所以他时时刻刻都在以万分的精力警惕着,就算是病倒。

    可是现在,这种无力感从脚趾头到头顶的蔓延,他知道那是因为自己服用了药物的原因,全身最有力量的地方早已经集中在某一点,而且让他毫不痛苦的时……它昂然耸立!

    柳如年睁开眼睛,虽然很没力气却还是挣扎了两下。

    两只手竟然被枕头套子绑在了床头灯上,脚也绑在了床尾……

    “**……”就连骂声都变得无气无力,柳如年挫败了,“新宇……新宇……你出来……”

    “老师,我在!”一直蹲在床边的张新宇立即直起身子看向柳如年。

    柳如年被她吓了一跳,却很快又痛苦的皱着眉,无力的动着手腕挣扎着:“你快把我放了……别做糊涂事……”

    “老师,我是下定决心了的。我……我要把自己交给你……”

    “你别糊涂了!你以为……这样我就会……对你负责任……就会和你在一起吗……”

    “我知道不可能。可是我必须一试,至少……让我属于你。老师,现在你醒了,我要开始咯……”张新宇开始爬上床,因为床很大,所以完全不显拥挤,而她一上来就直接坐在他的腰间,伸手一拔,就把他的浴袍给拔到了两边。

    “新宇,别乱来啊……老师会恨你的……”

    “恨,总比连爱也没有好。”张新宇轻轻的流下眼泪看着柳如年,这句话说得让柳如年一怔,从心底疼到了心尖儿。她竟然不在乎他的恨?她竟然想要他恨他?

    “你就……这么的……爱我?”柳如年干涩着唇瓣,轻声质问。

    张新宇点了点头,弯下腰趴在柳如年的脸上轻轻的吻了吻他的脸颊,又轻轻的来到他的唇角落下一吻。

    “老师,我知道你不爱我,我知道你拒绝我,我知道你觉得我们年龄、健康都有差距,可是新宇要的很简单,也很少,只是想要和你在一起,哪怕你不爱我也没关系,新宇只想要你……你明白吗?”

    他不明白。这个世界上,哪里有这样纯粹的爱。可是她似乎真的……就这样的爱着自己……

    “新宇别……千万别……老师不能玷污你知道吗?”柳如年还在用最后的意识想要唤醒她,她真的不能这么糊涂,她那样美好不能给了自己……

    可是张新宇唇轻轻一偏就印上了他的嘴。

    她试探性的伸出小舌头轻轻的划过他的唇线,可是她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做,她根本没有接过吻,所以仅此一下就缩了回去就要起身结束这个吻。

    柳如年却在她离开的那瞬间忽然仰头重重的吸住她的唇瓣,大舌头直闯入她的唇齿内,缠住她的小舌头……这个火热的吻他根本就控制不住,他完全受不了她的半点儿勾引,哪怕只是浅尝一下的勾引……却能让他发狂。他不知道究竟是那药物的作用,还是她的原因……

    张新宇也根本没想到他会回应自己,抬起头一脸欣喜的望着他,张新宇几乎又哭了出来:“老师,你其实也是想要……”

    “屁!是你给我吃了药!你快放开我!你个傻丫头,快放开!”柳如年真是悔的肠子都清了,虽然他的身体痛的快要爆炸了,可是他还有一丝丝的离职存在……

    “不!”张新宇却固执的看着柳如年,摇着头,“既然开始了,就不能结束,不能!”她倔强的抿着唇,更何况他刚刚的回应无疑是给了她最好的鼓励!让她顿时变得信心满满,让她更加相信……只要吃了他,他们之间就不会结束!

    张新宇的嘴来到柳如年的脖子上,她轻轻的吻了吻那滑动的喉结,柳如年却发出一声低沉的吼叫,张新宇吓了一跳,她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吼,可是她听着……却已经脸袖了……

    她继续行动着……这场游戏从一开始,她就没想过要停下来……

    *

    张新宇倒在柳如年的身上,她已经被抽去了所有的力量。

    这是她的第一次,很痛,很糊涂的第一次。她完全不知道该做什么,怎么做,步骤,可是她胡来,乱来,却终于,终于还是成功了。

    想到那个瞬间,想到床单上的血迹,她已经不想再去回忆,事实就是,她终于完成了任务,而现在她趴在柳如年的身上是因为他也彻底的虚弱垮塌了……

    “好累……好累……这种事情好累……”张新宇摇着头,她不想再做了,以后都不要在做了,她整个人身体都要散架了,要知道要她一个新人来主导这一切,几乎是种折磨。

    “你觉得完了?哼,岂是那么容易!”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恢复了力气自己解开了手脚的柳如年一个翻身,在张新宇根本未曾料及的情况下就反被为主的将她压在了身下。

    “你……”张新宇本本没想到他这么快就恢复了体力,而且看他血袖的眼睛……似乎对于她的所作所为很生气……

    “老师……”张新宇狠狠的咽了咽口水,想到刚刚在她主导一切的时候,他眼眸飞离的迷乱,他不停喊着‘快’却奈何她体力有限时的那种纠结……张新宇狠狠的咽了口口水,“我、我错了……我……我很痛……我……我想回家……”

    “想回家?呵,小姑娘,这个时候你想回家,已经晚了……”柳如年摇了摇头,眼里露出一种狼性的危险。

    张新宇狠狠的咽着口水,她觉得好害怕……可是骨子里,却有一股兴奋好像潜藏在心底……就快要爆发出来了……她不知道他要对自己做什么,可是她却有些期待。

    柳如年的药性其实并未过,可是已经醒了一半,不然他没有力气挣脱。但是他就是不想轻易的饶了她,刚刚她那痛苦的煎熬已经足够了,接下来他要让她知道,什么叫……zuo爱!

    柳如年低头重重的吻上张新宇的小嘴,他真的很渴望再吻一吻她,很渴望……将她狠狠的揉进自己的骨头里,让他好好疼爱一番!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