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e书小说 -> 玄幻魔法 -> 旺门佳媳

正文 第一百三二回 见义勇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季善并不是为了安慰沈恒,才说自己要种辣椒、做点心送邻居什么的,而是她真有这些打算。

    是以翌日送了沈恒和孟竞出门后,季善便开始在院子里为自己的小菜园子选起址来。

    黄老爷家这个院子比起沈家的院子不算大,搁府城却真不算小了,季善四处看了一圈后,决定就把自己的辣椒种在厨房外那块约莫七八平方的空地上。

    只是怎么挖地,怎么翻土,她却是犯了难,——她压根儿不会啊,便是之前在家里种的那一季辣椒,其实也都是路氏帮的她,她就在一旁看着,打了打下手,知道怎么种而已,但要她独自上手种,却是没那个本事。

    她还不敢浪费自己的种子。

    上次她那一整包种子最后成活的辣椒连二十株都不到,结的辣椒也与后世的有些不同,都是椭圆的,产量极低。

    好在是都辣得不得了,做酸菜鱼水煮肉什么的,加上两三颗晒干的辣椒就够出味儿了,让她得以在留足种子的情况下,还能余下一小包慢慢儿吃,不然她也不会偶尔才做一次,早天天做了!

    不过当初她买到花椒的那家香料铺子的老板曾说他的花椒和辣椒种子,都是在府城的香料铺子进货时进的,想来应该还是能再找到的,她回头且注意一下吧……

    季善正想着出神,就听得杨嫂子叫她,“沈娘子,您站在那儿做什么,晒太阳吗?仔细晒得头晕,还是快上来遮着吧。”

    季善醒过神来,笑道:“这会儿的太阳还不算晒人。对了杨嫂子,杨大哥会挖地种菜吗?我想把这块空地弄出来,种点儿菜回头我们吃,想请他帮下忙。”

    杨嫂子笑道:“哪用得着我当家的,这么小块儿地,我就能挖能种了。不过家里没有工具,得去找邻居借……就是这城里人肯定都不种地的,怕是借也借不来吧?”

    顿了顿,又道:“这么大个院子,要是都翻了土,把什么菘菜啊、葱啊、倭瓜、丝瓜什么的都种上,我们以后指不定都不用买菜了呢!”

    孟夫子的学堂因为学生们中午都有一顿饭的,米面菜的消耗自然都很大,所以学堂里的空地便不是种的花草树木,而大半都种的瓜菜什么的,好歹也能省点儿。

    是故杨嫂子立时想到了,说起来也是极自然,并不觉得如今他们进了府城,就不能怎么样怎么样了。

    季善很是喜欢她这个态度,一听就是个过日子的实在人,只是,“这院子可是黄老爷家的,也一看就是费了心思布置的,咱们总不能都给人家破坏了吧?那黄老爷黄太太还不定得多懊恼把房子租给咱们,还是就翻这一小块儿吧,回头一样可以种一排葱,两棵丝瓜倭瓜什么的,吃个新鲜也就罢了,咱们人本来就不多,买菜也多花不了几个钱。”

    杨嫂子一想也是,道:“那就听沈娘子的,只翻这一块儿吧,不然回头纵黄老爷不生气,万一二少爷和沈相公带个什么同窗友人的回来,看着也不像样儿。那我这就问问邻居们可有锄头镰刀什么的去啊。”

    说完就要出门去。

    “等一下。”让季善给叫住了,“咱们本就初来乍到,是生面孔,还空手上门,人家便有也肯定要说没有,不愿借给咱们的。还是我先做了糕点,给各家都送一点儿,送完了之后再开口借吧,反正这种菜也不急于一天两天的。”

    杨嫂子已知道她又能干又有主意了,笑道:“沈娘子还会做糕点呢?我却是笨手笨脚的,做不来那些精细活儿,只能给您打下手了。”

    季善笑道:“其实很简单,一看就会的,不过家里好像鸡蛋不多了?我们且去买些回来,午饭后开始做吧。”

    两人便锁了大门,去了菜场。

    待吃过午饭,就开始做起鸡蛋糕来。

    想着一样点心怕是拿不出手,季善又请杨嫂子做了糍粑,一直忙到沈恒与孟竞都从府学回来了,才算是把点心都做齐了。

    杨嫂子便装了两盘点心,让季善端去先给二人垫垫,“晚饭就我来做吧,沈娘子忙一天了,肯定早累了,我却是忙惯了的,倒还不觉得累。只是我做的菜没您做的好吃,您且凑合凑合吧。”

    季善累倒是不累,却记挂着沈恒第一日上府学不知是什么情况,见杨嫂子说得真诚,也就不与她客气了。

    说了一句:“那就辛苦杨嫂子了。”,端着点心出了厨房。

    就见沈恒与孟竞正在院子里就着才打上来的井水洗脸,季善待二人忙完了,才递上点心,道:“下午忙着做点心,好明儿送给街坊四邻,所以耽搁了做晚饭,孟二哥和相公先吃点儿点心垫垫吧,一会儿就能开饭了。”

    沈恒笑道:“肚子早饿了,正想点心吃呢。”

    接过季善手里的盘子,递了一个给孟竞,便捡了一块鸡蛋糕吃起来。

    孟竞则早已开吃了,接连吃了两块儿咽下,才腾出了嘴巴说话,“今儿看来,府学什么都好,夫子也好,同窗也好,环境更是好,就是中午的伙食实在不怎么样啊!”

    季善忙看沈恒,“中午都吃什么了,是吃不饱,还是……”

    现代食堂的大锅菜吃久了,都会让人难以下咽,何况如今做菜就没几个是舍得放油放作料的,那味道季善简直用脚趾头都能想得到。

    沈恒已笑道:“饱肯定是能吃饱的,就是味道……谁让我的嘴已经被娘子养刁了呢?”

    孟竞接道:“别说你的嘴早让嫂夫人的好手艺养刁了,不习惯,就是我,没被养刁嘴的,也不习惯啊。以前还觉得我们家学堂的饭菜味道不好,如今对比了才知道,我们家的味道已经够好了!”

    说得季善笑起来,“府学的学生听说足足好几百呢?那肯定不能跟孟二哥家的学堂比啊,这大锅饭本来就是人越多,越指望不上味道的,能保证干净卫生,保证煮熟,已经不容易了。”

    顿了顿,“那是大家都必须在学里吃午饭吗,不可以回家吃,或是到外面吃?”

    沈恒道:“倒也不是非得在学里吃,就府学外边儿,便家家都是卖饭卖面卖豆腐脑儿的,不过也不可能天天到外边儿吃吧,比学里的饭菜贵不说,还耽误时间。”

    好吧,也就一年不到的时间,她一个当老师的,便连这些最基本的都给忘了,过阵子岂不得把有关现代的一切都给忘了……季善自嘲着,沉吟道:“那回头要不要我和杨嫂子提前做好了午饭,让杨大哥给你们送去在学里吃?”

    沈恒闻言,先看了孟竞一眼,笑道:“还是不必了,别人一天三顿都在学里吃的人照样过,我们只中午一顿而已,怎么就过不得了?还是不添这个麻烦了。”

    他可舍不得善善再多一件事儿,她只要自己吃好、睡好,照顾好自己就够了。

    孟竞如何不明白沈恒的意思,跟着笑道:“是啊,别人都能过,我们自然也能过,大男人家家的,哪就那么娇气了?”

    季善一想也是,现在可还不到他们享受的时候,如今的苦,都是为了以后长久的甜,何况只是每天凑合吃一顿大锅饭而已,比那些压根儿吃不上饭的人已经好太多了,苦什么苦?

    便不再多说了,只笑道:“那以后晚饭我们尽量吃好一点儿便是了。”

    大家说话间,杨嫂子已经做好了晚饭,遂各自打住,吃饭去了。

    等吃完饭,沈恒又到孟竞房里两人一起看了半日的书,回到房间里,季善这才又问他,“孟二哥之前说今儿人人都去你们学堂看你,肯定对你造成了不小的困扰吧?”

    案首的名头实在树大招风,还不知道多少人明里暗里羡慕妒忌恨,多少人明里暗里注意着他呢,偏还是半路插班进去的,除了孟竞,与其他人别说交情了,之前压根儿就是素不相识,一开始有多难以融入集体,可想而知。

    关键当初他的案首,还是府台大人压下了两家豪门子弟点的,之前是人没在眼前还罢了,如今人都在眼前了,谁能咽得下那口气的?少不得要找补回来才是!

    沈恒却是笑道:“彦长兄说得也太夸张了,哪有人人都去看我,不过就是其他同窗到我们学堂找自己的友人,瞧得新来了同窗,顺便看一眼,打个招呼而已,他自己其实也一样的,哪里就是所谓的‘争看案首’了?大家如今起点都是一样的,区区一个案首,真算不了什么!”

    季善笑了笑,“没给你造成困扰就好,总归你只专心念你的书,专心提升自己就够了,等你又爬上新的高度了,再回头看如今的一切,便会觉得压根儿算不得什么,只会觉得可笑了。”

    沈恒笑着“嗯”了一声,“其实我知道善善你在担心什么,真的大可不必。府学在我们看来,已经足够好,足够望尘莫及了,对那些大户人家来说,却也算不得什么,所以人家早去省城求学,或是在家里重金请了大儒单独指教,只等秋闱了。哪怕是案首,也做不得官,非得中了举人,才有选官的资格,那现在斗气争强有什么用?压根儿犯不着,在科考这条漫长崎岖的道路上,如今我们这些人,都才刚上了路而已。且好歹不看僧面看佛面,还得顾忌府台大人的颜面不是?”

    顿了顿,“至于其他同窗,都在拼命的用功,等待秋闱,谁顾不上旁的呢?所以我今儿其实还是挺紧张的,不过不是紧张的旁的,是紧张的人人都那么用功,那我势必得付出比之前十倍的努力,才有可能脱颖而出。这也是我不让你做了饭送去学里的原因之一,已经比我底子好,学问好的人都那么的努力了,我实在浪费不起哪怕一丁点儿的时间。”

    季善认真听他说完,才缓缓点头道:“你说得对,别人努力,你得比别人更努力才成,因为越到后面,竞争越大。不过你也别给自己太大压力了,还是得劳逸结合,张弛有度才是,毕竟你还年轻,还有的是机会。”

    看到能考到秀才的,整体素质显然都高一个台阶,尤其秋闱在即,更是顾不得那些蝇营狗苟,当然就最好了。

    沈恒笑着应了,还能开玩笑,“放心吧,我肯定不会再重蹈覆辙了。”

    季善也笑起来,“我方才本来就想说这个话,又怕你听了往心里去,现在听你还能自我解嘲,倒是安心了。时候不早了,打水来我们梳洗了,就早些睡吧。”

    沈恒便应了一声,出门打水去了。

    翌日待沈恒和孟竞去了府学后,季善便与杨嫂子一人提了个篮子,往左右的街坊四邻家都送了些点心去。

    街坊四邻早知道黄家的宅子又有新的租客住进去了,连日也有远远看到过孟竞主仆三个和沈恒季善夫妇的,只不知道是些什么人,贸然不好登门而已。

    如今季善与杨嫂子主动送了点心上门,季善本就长得好,杨嫂子也一看就是个老实本分的,再把沈恒孟竞是府学的学子一说,邻居们便都知道,黄家宅子新的租客是两个秀才了,自然都很是友善。

    以致二人出门时篮子都满满当当还罢了,回家时篮子竟也是满满当当,里边儿装的不是东家回的糕点,就是西家回的果菜。

    自然锄头镰刀什么的,也一并带回了家。

    杨嫂子不由感叹:“还当城里人都是关起门来过日子,跟咱们乡下不一样呢,没想到也是一样的。可我进了城后,就没见过一块田地,怎么隔壁戚太太家竟什么农具都齐全呢?”

    季善笑道:“人都是喜欢热闹的,城里人也好,乡下人也好,不都是人吗?今儿便算是跟左邻右舍都认识了,以后进门出门的都打个招呼,时间久了,见面三分香火情,以后有个什么事儿,好歹也能有个照应,不是老话都说远亲不如近邻吗?”

    杨嫂子赞道:“沈娘子年纪轻轻,却比上了年纪的人还要会说话处事,又能干贤惠,不怪沈相公那般爱重您呢!”

    相比之下,自家那个二小姐连提都不要提!

    “哪有,杨嫂子太过奖了。”

    二人说着话儿,到厨房把邻居们回的点心果菜都放好,杨嫂子便要翻地去,“早些翻好了,让我当家的再弄些肥料回来渥渥,瓜菜才能长得好,结得多。”

    季善却是笑道:“下午再翻吧,我们还得去一趟黄太太家,回头让黄太太知道我们给街坊四邻都送了点心,偏没给她家送,心里怎么想?且翻了人家的院子,总得给人家说一声才是,不然回头忽然过来瞧见了,嘴上不好说什么,心里肯定要不高兴的。”

    “这话很是,那趁这会儿时辰还早,我们快去吧。”杨嫂子便放了锄头,待季善码好剩余的鸡蛋糕和糍粑后,随季善再次出了门。

    黄太太听见季善来拜访,很是高兴,不但一口就同意了她们在院子里种菜,“反正空着也是空着,沈娘子只管自便,我们家厨房外也种了好些葱,搭了个丝瓜架子,油都在锅里烧热了,再现摘菜都来得及,多方便!”

    还要留季善吃饭:“上次来想着家里还忙,沈娘子与两位相公坚持要回去,我们也不好硬留便罢了,今儿却是没什么事儿了,沈娘子若还不肯赏脸留下吃顿便饭,我就真要伤心了。”

    话说到这个地步,季善还能说什么?

    只能留在黄家,由黄太太和她的两个儿媳作陪,吃了一顿丰盛的‘便饭’。

    然后由黄太太的陪嫁妈妈一路送了回去,一路上遇见人打招呼,就笑眯眯的给人介绍季善是今年府试案首的太太,他们家还住了位今科的禀生。

    府学旁边的住家户们对案首、禀生这些词便堪称耳熟能详了,自然一听就明白回头沈恒与孟竞必定前程远大了。

    之后都打着回礼的名号,上门又给季善和杨嫂子回了一回礼,各家媳妇儿聊天做针线时,也渐渐会叫上季善;等到沈恒与孟竞休沐时,左右邻居又凑了个东道,请二人吃了一回酒。

    一来二去的,两家人自然而然便在茶园巷站稳了脚跟。

    自然季善的辣椒在此期间也种下了,只是要等它们都生根发芽,开花结果,显然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季善急也急不来,便除了每日都去看看,适当浇点儿水施点儿肥以外,把心思都放在了旁的事上。

    这日,季善约了杨嫂子一起上街去,一来想去府城的聚丰楼瞧瞧,看能不能见到叶大掌柜。

    之前沈恒休沐时,他们曾去过一趟聚丰楼,可惜聚丰楼的人说叶大掌柜见他们东家去了,沈恒与季善总不能一直等着,只得先回了家。

    可谁能保证下次沈恒休沐时,就能见到叶大掌柜呢?

    所以季善打算今儿自己去碰碰运气,一直没当面向叶大掌柜道谢,她心里委实过意不去;再就是,她还想看看能不能再与叶大掌柜做一笔生意,天天都是只出不进,她心里委实有点儿慌。

    除了想见叶大掌柜一面,季善上街还有一个目的,便是去布庄取她和沈恒的新衣裳了,——黄太太给介绍的那家布庄正好离聚丰楼不远,出一趟门,便能办好两桩事,多好!

    杨嫂子在家闲着也是闲着,孟竞是个善心的主子,许了杨大闲暇时可以去做短工挣点工钱,那杨嫂子便不能再得寸进尺,自己也去外边儿挣钱了,只能每日忙完了自己分内的事,便干闲着。

    听得季善约她陪伴上街,自是欣然前往。

    于是两人锁了门,到巷口叫了个马车,便径自出发,去了聚丰楼,毕竟府城真的挺大,光靠她们走路想走到聚丰楼,怎么也得大半个时辰,季善心里再想省钱,也不至连这个钱都省。

    可惜一路到了聚丰楼,季善还是没能见到叶大掌柜,柜台的小二倒是很热情,“叶掌柜不是咱们这里的掌柜,主要还是负责天泉县聚丰楼的一应事宜,便偶尔来府城,也待不了几日,所以前两日就回天泉去了。这位娘子是有什么急事儿吗,那要不留个口信儿给叶掌柜,等他下次来府城时,小的转告他吧?”

    季善不防叶大掌柜竟已回了天泉去,不由暗暗懊恼上次同沈恒来时,为何不留个口信或是地址,也好让叶大掌柜知道是他们要见他。

    只得道:“既然叶大掌柜已经回了天泉,那便罢了,就不给小二哥添麻烦了。”

    又再次向店小二道了谢,才与杨嫂子出了聚丰楼。

    却是刚出门就想到了叶大掌柜曾说过,因为当初他们做的皮蛋得了东家老太太的喜欢,他们家大爷不但赏了他们银子,还许了他们的长子进府城的聚丰楼,那想来见不到叶大掌柜,要见他儿子应该还是不难的。

    不过也就一瞬间,季善已打消了念头。

    她与叶大掌柜的儿子素不相识,真找到他,他以礼相待还罢了,万一觉得她另有所图,不冷不热的,岂非自讨没趣?到底与他们夫妇有交情的是叶大掌柜,就算是他的亲儿子,两者也不能混为一谈。

    遂与杨嫂子继续往前走,很快便远离了聚丰楼,上了大街。

    一时到得布庄,布庄的小二忙忙满脸是笑的迎了出来,“两位娘子是要买料子,还是做衣裳……哟,是沈娘子呢,瞧小的这眼力价儿,沈娘子这般俊俏的人儿,小的该见过一次便记得牢牢的才是。沈娘子可是来取您做的衣裳的?”

    季善笑着点头:“是来取衣裳的,做好了吗?”

    小二忙笑道:“做好了,做好了,小的马上让我们掌柜的出来给您取啊,您请先坐会儿吧。”

    殷勤的招呼季善与杨嫂子坐了,又上了茶来请二人吃着后,才往后头叫他家掌柜去了。

    因此一耽搁,季善与杨嫂子拿了做好的衣裳出了布庄时,已是午正,家家户户吃饭的时间了。

    季善便笑着与杨嫂子商量,“这会儿赶回家去再做饭吃,不定什么时候了,不如中午我们就在外边儿吃,我请杨嫂子吧。”

    杨嫂子忙笑道:“如何能让沈娘子破费,您已经请了我坐车了,午饭还是我请您、请您吃面吧?”

    贵了她请不起,可不请心里又过不去,吃面倒是正好了。

    季善却是摆手,“杨嫂子纯粹是陪我才上街这一趟的,那我请你坐车吃饭本来就是该的,不然你也不用大热天儿的陪我东街走到西街,西街走到东街了,就别跟我客气了……那家店瞧着生意还不错,不如我们就去那里吃吧?好像是吃鱼片面线的,我正想面线吃呢,就他们家了!”

    说完不由分说拉了杨嫂子过去。

    杨嫂子推辞不过,只得随她一路进了那家店铺,一人点了一碗鱼片面线。

    只是让季善说,既不麻辣也不酸香的鱼片面线就跟没有灵魂一样,实在不合她的胃口,只勉强吃了一半,便吃不下了,杨嫂子倒是把一碗都吃了。

    季善待杨嫂子吃毕,便付了钱,两人再次上了大街,打算就近叫个车或是轿子回去。

    却是刚走出没多远,就听得身后传来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还伴随着一阵阵惊慌的喊叫声:“让开,都快让开——”

    季善下意识回头看去,就见一辆马车正发了疯似的在街道上狂奔,弄得两边好些摊贩的货架子都受了祸害,不是被直接掀翻,就是被间接殃及,当真是走一路,乱一路。

    季善忙拉了杨嫂子要提前躲开。

    冷不防却见街道的中央站了个小女孩儿,似是被吓傻了般,站在原地动也不动,至于她家的大人,更是不知去向。

    季善犹豫了一瞬,见周围的人都只顾着自己躲避,压根儿没人上去将小女孩儿弄开,只能暗叹一口气,将手里的衣裳都塞给杨嫂子,“麻烦杨嫂子给我拿一下。”

    然后飞快冲上去,抱住了那个小女孩儿。

    却已然迟了一步,马儿已近在眼前,巨大的冲力只是余波带了季善一下,依然让她站立不稳,只能抱着小女孩儿接连在地上打了几个滚,才堪堪躲过了被马儿踩个正着,被马车压个正着。

    但也足够季善难受了,浑身简直无一处不是立时火辣辣的痛。

    所幸小女孩儿在她怀里应该没什么大碍,毕竟她的哭声听起来可谓中气十足,想来至多应该只受了些皮外伤;也所幸那马车经此一打岔,竟慢慢稳住,停了下来,至少周围的摊贩和行人们不用再遭殃了。

    季善这才浑身卸了力,将小女孩儿松开,整个儿瘫到地上,根本爬不起来了。

    一旁杨嫂子早已惊得魂飞天外了,还是听得方才都下意识跟着惊呼惊叫:“天哪——”、“完了完了——”的人们都改了口,个个儿叫着:“真是好险!”、“当真是老天爷保佑!”

    方回过了神来,忙冲上前将季善半身抱了起来,急道:“沈娘子,您还好吧,没事儿吧?”

    季善浑身都已痛木了,还有些恶心想吐,有气无力的对杨嫂子道:“我还好,倒是这小姑娘家的大人在哪里,杨嫂子帮我问一问吧,好让他们家大人尽快抱了她去医馆瞧瞧,万一摔坏了呢?”

    杨嫂子急得眼睛都红了:“您自己都这么严重了,还管别人呢……早知道方才我就该拉着您了,您这要是有个什么好歹,我回头可怎么向沈相公交代!”

    好在周围的人也听见了季善的话,都七嘴八舌喊起来:“孩子家的大人呢,大人去哪儿了?你家孩子刚才差点儿命都没了,大人跑哪里去了,就这样还当什么爹妈呢……”

    总算见一个妇人慌慌张张从旁边的绣庄里出来了,“呀,怎么回事儿,谁欺负我家囡囡了……囡囡,囡囡,别哭,别怕,娘来了,你告诉娘是谁欺负了你,娘一定饶不了她!”

    见杨嫂子半抱着季善,只当是她们欺负了自己女儿,怒目而视,“是不是你们欺负了我家囡囡,两个大人欺负一个孩子好意思吗?”

    不用季善和杨嫂子开口,周围的人先看不下去了,纷纷道:“你这妇人好不晓事,人家救了你女儿,你不感谢人家就算了,还说是人家欺负了你女儿!”

    “就是,方才有惊了马的马车路过,喏,还在前面呢,周围的人都没注意到你女儿竟站在道路中间的,傻了一样,见马儿都要到眼前了,也不知道动不知道躲的。要不是这位小娘子飞扑上前,抱开了你女儿,你女儿这会儿指不定小命都不在了,还怪人家!”

    “人家小娘子都摔得动不了了,就为了救你女儿,结果换来的就是你这个女儿有危险时,根本不知道在哪里的娘说人家欺负你女儿,早知道还不如不救呢!”

    “人家自己都生得这般单弱,风吹就倒了,还能见义勇为,想着救你女儿,你这是什么态度……”

    妇人这才知道自己误会了,立时羞愧得满脸通红,忙给季善赔不是,“对不住娘子,都是我太着急,误会了,还请您千万别跟我一般见识。”

    季善无力的摆摆手,“没事儿,我知道你也是爱女心切,可以理解。你快带了你女儿去医馆瞧瞧,又没有摔坏哪里吧,就算没摔坏,她估计也吓坏了……”

    妇人听怀里的女儿的确哭得凄惨,担心得很,便也顾不得与季善多说了,抱起女儿就要往医馆跑。

    跑出几步,却又顿住了,“娘子也随我一起去医馆瞧瞧吧,您看样子也摔得不轻。您放心,您是为救我家囡囡才伤了的,您的医药费我家一定会全出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